夜思 | 女博士婚禮致辭:我為什麼要和楊帆博士結婚?
2018年02月14日21:35

小年說:

愛情是很多人能走在一起的基礎,但是在這個社會,光有愛情夠嗎?

今天分享一篇舊文,作為博士的作者認為,能讓兩個人在一起長遠的,是對彼此價值觀的尊重、認同和欣賞,以及為同一個目標共同前進的決心。

推薦給你,靜夜思。

一份帶有“女性主義”元素的婚禮發言稿

來源 | 公眾號manandsuperman?

作者 |?懶洋洋在雲端?沈洋

首先謝謝各位遠道而來的親朋好友,謝謝親戚還有伴娘伴郎為我們忙前忙後。曾經我覺得旅行結婚就可以了,希望能一切從簡。現在發覺走這一趟婚禮流程是很有意思的體驗,使我聯想到不少社會學和人類學的理論。自己的身份既是參與者,也是觀察者。澎湃新聞的英文版已經跟我約稿,讓我寫寫婚禮體驗。舉行婚禮之餘還能賺稿費,一舉兩得。

今天我想借這個難得的機會簡單談一下我為什麼要結婚,以及為什麼要和楊帆博士結婚。

有幾位朋友聽到我要結婚的消息挺驚訝的,他們問我,作為女權主義者,你為什麼要結婚?也有好朋友問我,你回國沒多久,這麼快就結婚啦,是不是年齡大,恨嫁,所以隨便找個人結婚啦?

18歲的時候我幻想自己22歲可以結婚,22歲的時候覺得28歲應該結婚了吧?但是30歲的時候博士畢業,已經做好了單身一輩子的心理準備。因為一旦體驗過獨居生活的自由自在,就很難去妥協適應有另外一個人的生活。也因為我理解在男權社會中,婚姻製度對於女性的束縛。2010年第三期全國婦女社會地位調查顯示,未婚女性比已婚女性對於生活的滿意度更高。既然不結婚對生活更加滿意,那麼為什麼要結婚呢?

我的母校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校訓是to understand the causes of things,大意是去理解事物的緣起,這點我很認同。如果說我的人生有什麼目標或者理想的話,那就是更好地理解自身,理解世界,並且能為世界變得更加美好盡一點綿薄之力。因此結婚生子並不是我的人生必須。此外,看多了幸福的和不幸福的婚姻,對於自己想找個什麼樣的伴侶也有自己的想法,不會輕易去改變標準。

在這樣的心態下,我碰到了楊帆。為了加深對他的瞭解,我找了個藉口,說是想瞭解男性學者的性別觀念,我對他做了一次訪談。在訪談中他說他是女權主義者,他說大一時候看了Bell Hooks的Feminism is foreverybody,中文翻譯是《激情的政治》,影響他很深。他說對於弱勢群體的同情都是共通的。如果你對有些女性的處境感到同情,你很可能也會同情窮人,以及少數族裔。當時我覺得他說得很好,對他心生好感,就自然而然在一起了。

為什麼會結婚?愛情當然是我們能走在一起的基礎。但是愛情在這個消費社會是被高估的。光有愛情遠遠不夠。能讓我們走得長遠的,是對彼此價值觀的尊重、認同和欣賞,以及為同一個目標共同前進的決心。

楊帆做的研究,無論是老年人抑鬱,社會救助與低保戶,還是受虐兒童以及學校霸淩,都非常接地氣,具有實用價值。這和我做的研究很不同。我更加關注性別、權力關係,關注人的情感和經曆,並且試圖用理論來解釋人的情感和行為。雖然我們做的研究很不一樣,但對於生活,我們都有超越柴米油鹽的關切與超越個人利益的考量。

為什麼會結婚?除了愛情和三觀相符合之外,我們想用實際行動去構建一個性別平等的兩人共產主義小社會。在中國,很多女性經曆著“喪偶式育兒”,很多家庭遵循著“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楊帆他重視家庭,願意主動承擔各種家務,喜歡買菜、做飯。他之前跟我說:“如果生孩子的話,我沒有辦法替你分擔,要讓你受苦了,但是撫養的話我會盡力的。”所以無論大環境如何,我們希望能構建一個平等的兩人共產主義小社會。

我一直覺得婚禮並不是人生的轉折點,而只是一個契機,給個人、雙方、以及雙方家庭走過的人生做個簡短的回顧,並對未來做個展望。談到未來,我們將會遇到很多未知的挑戰。但我們有同理心,有反省能力,有信仰,對世界有好奇心。相信這樣的我們有能力攜手面對人生的春夏秋冬。

我就說到這裏,謝謝!

新郎回應致辭:

沈洋博士發表了婚禮發言稿後,引起不小反響。有朋友問沈博士,想瞭解新郎當時說了什麼。新郎楊帆當時是脫稿即興發言的。他根據回憶,整理了當時的發言,詳見下文。

下面我在沈老師發言的基礎上再補充幾句,以使我們的故事顯得更加完整和自洽。如沈老師所言,她會時不時對我進行精神層面的“解剖”,從學理和情懷的角度瞭解我。但我還要說,在那次確立我們關係的深談後,她還把我的生辰八字要了去,為我們的關係算了一卦。除搞搞算命外,她還對潛水、劇本寫作、禪修等等感興趣,她把這些都寫在自己的簡曆里。我在第一次見她前,先看了她的簡曆,覺得她很有趣,想著要是這人做我老婆就很好。所以說,“有趣”是沈老師吸引我的重要原因。人生不過百年,要抓緊時間跟有趣的人在一起,自己也要過得有趣。活得有趣比活得偉大更實惠。

但我想我和沈老師都不會僅僅滿足於個人活得有趣。我們作為“社會人”,最重要的是要有同理心。剛剛沈老師說我們都有超越柴米油鹽的誌趣,但我覺得我們還得回歸到“柴米油鹽”中來。只要有空,我早上都會去法華鎮路買菜,跟攤主們聊天,聽他們講故事、說自己的不如意和怨氣。觀察著在“五違四必”下,這個城市的街區及其中小人物們的生活所發生的變化,正所謂見微知著,我們也在反思,反思自己與這座城市的關係、與社會共同體的關係,以便更好的前行。

我們當前還特別需要把這種同理心發散給我們的家人:尊重他們的經曆、尊重他們的選擇、理解他們的痛苦,並給予他們最大的愛。

最後的最後,我還要說,在很多個深夜裡我們一起伏案寫文章,我算著算著模型,就會很喪氣地跟沈老師說我的研究發現,“胖羊,我感覺很不好,我收的數據顯示將近60%的農村留守兒童都有偶爾或經常吃不飽飯的經曆,這顯著影響了他們的行為和心理健康。”這個時候,沈老師就會感同身受,耐心聽我講我的研究,並表達對我研究的弱勢群體的關切。每念及此,我就能感受到這個世界對我最大的善意,那就是有沈老師和我在一起。所以,在這裏我必須要說,沈老師,我愛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