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麻將館 今日“黃金屋”
2018年02月14日14:38

  新華社長春2月14日電? 題:昔日麻將館 今日“黃金屋”

  新華社記者李雙溪

  農曆廿八,在吉林通榆縣烏蘭花村的張德新家,三個村民一邊吃著花生糖果、一邊讀書,這個不足30平方米的地方成了村里人的閱讀室。2個月前,這裏還是遠近聞名的麻將館,村民每天在這裏吞雲吐霧,十轉九空,現在搓牌聲不見了,每年2萬多元的抽紅錢也沒有了,但張德新的心裡卻踏實多了。

  初中畢業的張德新將近不惑之年,曾經在吉林市開翻鬥車,每年能賺到4萬-5萬元,8年前為了照顧父母回到村里,在家裡開了一家小超市。2015年12月張德新的“二孩”齊刷刷落地,當護士告訴他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時,嚇得張德新坐到地上。

  烏蘭花村位於大興安嶺南麓集中連片貧困地區,當地流行一句順口溜:“風沙乾旱堿,誰幹誰打臉!”由於環境惡劣,廣種薄收,80%的村民身上都有“饑荒”。張德新也不例外。

  一對雙胞胎生下來吃不上母乳,張德新每個月的奶粉錢就要上千元,那一年,他欠了5萬元的外債。無奈之下,湊錢買了3台麻將機,在東廂房開起了麻將館。農閑時節,村民三五結夥湊在他家打麻將,他每年抽紅能剩2萬多元。但富了腰包,卻窮了鄉親。很多人“辛辛苦苦幹一年,一夜回到溫飽前。”

  張德新也害怕了,兩個兒子一天天長大,在麻將館里耳濡目染,不到兩歲就認識了麻將幺雞、五餅,東南西北風!

  貧窮和無知也是一對孿生子,村里很多百姓,想致富沒技術。一次張德新從村里的農家書屋,借了幾本種植技術的書籍,不出兩天都被鄰居借走了。“大家還是想學習新知識致富的。”張德新尋思著。

  他找到駐村第一書記王學範,想把麻將館改成村民學習的小書屋。王學範聽完拍手叫好,給他聯繫了縣圖書館和附近村屯的500冊圖書,送到家中。

  張德新把麻將桌蒙上蓋子,改成學習桌,不收村民一分錢,來家裡看書還提供茶水瓜子。每人借書登記在案,啥時候看完啥時候歸還。“最受歡迎的是養殖種植技術,其次是小說,村里的孩子們也喜歡來這看畫冊。”張德新翻著登記本說。

  有村民逗張德新說,一年少賺好幾萬元,還得倒搭茶水錢,你圖個啥啊?張德新哈哈一笑,也不反駁。在他看來,他家的圖書館就是“黃金屋”。“不是說書中自有黃金屋嘛,只要富了腦袋,就能裝滿口袋。”他說。

  他今年蓋了2棟香瓜大棚,新年前也不閑著,一邊學習香瓜栽培技術,一邊苦讀水果推銷技巧。“來年這兩棟大棚,就能剩(賺)2萬元,學會了技術還能帶動大夥致富。”

點擊查看專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