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情人節遇上春運,他們這樣送玫瑰花
2018年02月15日00:10

  新華社合肥2月14日電(記者汪奧娜)情人節見不到面,怎麼送玫瑰花?對於鐵路夫妻或情侶來說,春運時相聚難是常事,但情人節該有的浪漫不能少。記者採訪了三對因工作班製不同而沒法一起過節的鐵路雙職工,發現他們想了各種招數為另一半送去玫瑰花,濃濃的愛意在鐵軌上流淌。

  招數一:藏在工具包里

  作為合肥供電段的一名接觸網工,張恒平時夜班多,負責維護高鐵列車的架空供電線。妻子童隨靜是他的大學同學,倆人一同入路,現在是合肥客運段的一名列車員。

  按照原先的工作班製,情人節這天張恒和童隨靜夫妻倆同時休班。平時半個月才能見面一次,這下好了,張恒偷偷預定了鮮花,準備上演一出“浪漫大戲”。沒想到的是,由於增開列車,童隨靜的乘務交路發生變化,張恒則需要在工區連續值守7天,今天他們都要上班。

  於是,張恒讓商家把花送到了單位。“下午她的車會經過我們工區,遠遠地給她看看,也算過節了。”張恒說著,抽出一支玫瑰放進了自己的工具包,想著妻子值乘的列車經過時,能看到自己的心意。“我有禮物要送你呢,路過我們工區的時候,你一定要抬頭看!”張恒提前打電話給妻子預告。

  下午1點,張恒所在的隊伍在合肥雙墩練兵場進行練兵作業,童隨靜所在的K92次列車很快就要駛來。在6米多高的接觸網上,張恒剛一看到列車頭,就拿出了放在工具包中的玫瑰花,朝著列車的方向不停地揮舞。

  招數二:放在床頭

  “廚房油煙大,別只知道幹活,有空記得多喝水。”合肥客運段安京車隊乘務員邵紅娟在視頻中叮囑愛人徐鳴。徐鳴是一名餐車廚師,與邵紅娟同在一個車隊,同跑一趟車。但為了照顧2歲的女兒,兩口子選擇了對班,一個人上班,另一個下班。兩人能碰面的時間,僅有在合肥站交接班的短短30分鍾。

  “每四天我倆可以在站台上碰一次面,但也沒法在一起吃頓飯。”邵紅娟說,“他雖然不太會說話,但感情細膩。”結婚10年,只要她去上班,徐鳴總是將一個熱水袋、一包感冒藥和一把雨傘塞進她的乘務包里。

  10年來,兩人在一起過的情人節只有1次。“為給我一個驚喜,有一年情人節他讓安慶站值班員把玫瑰花轉交給我。”邵紅娟笑著說。

  今年夫妻倆還是沒法在一起過節,邵紅娟12日上班,要到年三十才下班。她不知道的是,心細的徐鳴在上班前,已將買好的一束玫瑰花、一盒巧克力放在床頭,等她回家就能看到。

  招數三:悄悄送上列車

  早上8點22分,從合肥南站開往黃山北站的G7401發車。合肥客運段動車隊學習列車長謝微巡視完車廂後,坐在餐車的列車辦公席開始整理客運台賬。突然,背後遞出一束花來,轉身一看,原來是今天休班的男友盧俊,正傻笑地看著自己:“情人節快樂!”

  “本來想從背後矇住她的眼睛的,但有點緊張。”盧俊邊笑邊說。盧俊是合肥客運段動車隊的列車員,昨晚下班到家已經快1點,可為了給謝微一個驚喜,今早還是5點不到就起床了。“情人節比較特殊,而且已經三天沒見到她了。”盧俊準備隨車到黃山北再回程,跟謝微一起下班。

  去年6月份,為參加上海鐵路局組織的職業技能競賽,兩人作為選手在一起學習規章製度。謝微的業務能力數一數二,人也長得漂亮、愛笑,盧俊因此傾心。2個月後,盧俊畫了份全國鐵路示意圖,偷偷塞到了謝微的乘務箱里,在背面寫著“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在謝微看來,他們都熱愛這份共同的職業,都愛學習業務。“好多人說,千萬別找個鐵路人,不方便互相照顧。可認識他之後,我覺得我們有好多共同話題,還能一起進步,多好啊。”謝微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