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在線鑒定之謎 仿古瓷器被鑒定為真品
2018年03月14日02:09

  來源:北京商報

  在從不缺乏假貨、贗品的古玩圈內,自古以來鑒定靠的都是專家、行家的眼力。在互聯網技術廣泛應用的今天,各類集資訊、銷售、專家鑒定為一體的收藏類App不斷湧現,這些平台推出的在線免費或低價鑒定等業務也在短時間內吸引了大量藏友。但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很多平台只是抓住了用戶關注“真偽”的心態,將在線鑒定作為引客噱頭從而開展其他交易。而某些平台則將售價僅為64元的仿古瓷器鑒定為價值10萬元的“真品”,還有平台更是將一些從未參與在線鑒定的知名專家堂而皇之地掛在平台的“專家組”內……此外,這些在線鑒定平台還存在著服務滯後,商戶準入門檻低、評論注水、缺乏權威性等問題。

  64元仿古瓷器被鑒定為真品

  隨著收藏熱的不斷髮酵,文物藝術品市場魚龍混雜,在利益的驅使下,造假團夥的造假水平也越來越“高明”。從被原故宮博物院的5位專家估值為24億元的兩件“金縷玉衣”再到南宋官窯博物館“壺王”受質疑的“宋瓷門”事件,古玩圈從不缺少以假亂真、專家“打眼”的故事,儘管一些專家在斷代、胎釉以及書畫的繪畫風格上已經有了相對成熟的經驗積累,但近幾年來專家“打眼”事件依然頻頻出現,文物鑒定面臨著嚴重的信任危機。

  而近年來互聯網技術的廣泛應用,在線鑒定的出現打破了時間與空間的距離,使得藏家足不出戶就能為自己的藏品進行鑒定。北京商報記者在瀏覽一款名為“收藏聯盟”的App時發現,該款最初以錢幣收藏為主要內容的App因為兼具內容資訊、搭建買賣橋樑以及免費鑒定等功能引起了眾多藏家的關注,藏家可以將想要鑒定的藏品拍照後放在平台上請專家進行鑒定,經鑒定後,專家會給出“真品”或是“打眼”的鑒定結果,對藏品所屬的年代等做出詳解,並給出參考價格。

  北京商報記者發現,鑒定板塊中的一件“大清康熙年製”款瓷器也引發了用戶的熱烈討論。這件帶著“康熙”款識的瓷器被平台專家鑒定為真品,在專家給出的詳解中寫到:依據圖片判斷本藏品為:青花瓷碗大清康熙年製(真品),市場參考價格為10萬元左右。在該件藏品的用戶評論中,原本是一片叫好的評論區中幾個質疑的聲音顯得格外醒目,有藏友稱是晚清仿製品,值1000元左右,還有網友稱圖片是淘寶店家的銷售圖。

  隨後,北京商報記者在該電商平台上的確找到了與該鑒定圖一模一樣的銷售圖。賣家給出的商品說明為“景德鎮仿古青花瓷器”,售價為64元。即便此類情況在收藏聯盟平台上並不常見,但就是這樣一件仿古製品竟被平台專家鑒定為價值10萬元的真品,不得不讓人再次對收藏聯盟平台的鑒定水平產生質疑。

  面對這樣的質疑,收藏聯盟App創始人李春標表示,“一般我們是不接受從網上摳圖來放到平台上鑒定的,通常看到此類情況我們會否決掉,像這樣的烏龍事件還是十分少見的,後期我們也會逐步完善”。本身就是資深錢幣收藏愛好者的李春標也坦言,相比錢幣鑒定,瓷器的鑒定更為複雜。

  看圖鑒定不靠譜

  眾所周知,文物藝術品的鑒定講究的是上手鑒定,只有看實物、上手觸摸才能更加準確地判斷真假,不僅收藏聯盟App如此,目前市面上幾乎所有的App都是依靠用戶所發佈的圖片來鑒定。有業內人士認為,只靠圖片來鑒定在古玩圈中是十分避諱的,因為依靠圖片就能辨別真假的概率僅為50%-60%,所以真正的內行人是不會僅依靠圖片就來判斷真假的,要想做出真假的結論還需要上手看實物。

  然而,中國收藏家協會互聯網+收藏委員會主任劉彤卻提出了不同的觀點,他表示,看圖片鑒定並不是線上鑒定問題的根本,因為古玩行本身講究的就是收藏者的眼力和交易雙方的信任度,照片鑒定並不影響平台本身的交易,像國外一些做得比較好的收藏品電商平台,也是靠圖片來交易,因為賣家有著良好的信譽和完善的背書,仍能獲得較好的交易額,但就目前國內收藏品市場的現狀這種信任的建立尚需時日。

  雖然業內對圖片鑒定的方式褒貶不一,但目前由平台上的專家進行圖片鑒定依舊是各大在線收藏平台主要的鑒定方式。那麼,這些參與在線鑒定的都有哪些專家呢?收藏聯盟App中的“專家”欄目顯示,專家組共有26位帶有姓名及介紹的專家,多數均為不同領域的專家或鑒定師,除此之外,還有3個負責不同領域的“收藏聯盟專家組”和一個負責資訊內容的“收藏聯盟”。然而,在鑒定板塊中,給出鑒定結果的落款均為“收藏聯盟專家組”,並未見上述26位專家。為此,北京商報記者向該平台上的一位專家進行求證,該專家表示只是在平台上發表文章,沒有參與鑒定。這不禁令人生疑,這個名為“收藏聯盟專家組”的專家組不參與平台鑒定,又在承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當談及平台上列出的知名專家為何沒有參與鑒定時,李春標表示,這些專家只是沒有與用戶互動,實際上,根據照片進行鑒定,很多專家在眼力上仍有所欠缺,不如長期在市場上實踐的專家,一般長期在市場一線的專家一眼就能辨別出藏品的真假。“比如我們每天會收到300多個鑒定請求,我們會根據用戶藏品種類的不同分發給不同的專家,他們大多都是在業內有著多年市場經驗的資深人士。”

  其實,目前國內文物造假已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產業鏈,這條產業鏈擁有超過30萬從業人口,每年收入超百億元,鑒定已經成為造假產業鏈中十分重要的一環。中國文物學會會員、雲古玩公眾號創始人劉嘉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正是因為造假團夥對專家鑒定的方式和視角過於瞭解,因此只要造假者規避掉這些鑒定方式就可以將贗品仿得滴水不漏。雖然依靠經驗鑒定是古玩行自古以來的傳統,但無論是專家鑒定還是民間鑒定都有一定的缺陷,對於專家鑒定來說,國營文博機構的專家過手的大多為真品,其知識儲備多來源於過去的傳承,在造假技術日新月異的今天,僅依靠文獻知識來鑒定必然會出現一定的偏差。況且,根據國家鑒定委員會的相關規定,不允許國營文博機構的專家為社會鑒定。而民間群體的鑒定就更為複雜,商人、收藏家、愛好者混雜其中,他們的鑒定最終目的都是為了金錢,因此這樣的鑒定一定不夠客觀”。

  不被承認的鑒定證書

  除了在線收藏平台看圖鑒定不靠譜之外,還有一些平台則用可開具鑒定證書來吸引眼球。北京商報記者在瀏覽一家名為“鑒寶網”的網站時發現,該網站有償提供鑒定業務,並在鑒定後針對真品出具相關鑒定證書,據該網站出據《鑒定證書》收費標準及原則顯示,出據《文物鑒定證書》必須有三名鑒定專家鑒定後簽名,三名鑒定專家必須背對背地鑒定,並在出據《文物鑒定證書》“確認書”上籤字;出據《鑒定評估證書》必須有兩名專家鑒定後簽名,兩名鑒定專家必須背對背地鑒定,並在出據《鑒定評估證書》“確認書”上籤字;出據《藝術品鑒定證書》必須有兩名專家鑒定後簽名,兩名鑒定專家必須背對背地鑒定,並在出據《藝術品鑒定證書》“確認書”上籤字。三名專家鑒定費由藏品持有者自己承擔(每名鑒定專家費約:600-3000元不等)。

  而該平台出具的鑒定證書也同樣需要收費,根據該網站的收費標準顯示,《文物鑒定證書》每個證書收費5萬元,系“中國文物信息諮詢中心文物鑒定研究室”出據。北京商報記者在中國文物信息諮詢中心官網查詢發現,該機構並沒有“文物鑒定研究室”這一機構,與之名稱相近的僅有“研究室”,而“研究室”的職責主要包括文博事業信息化發展規劃和專項規劃製定;文博信息技術研發推廣;文物信息資源開發和利用;文物保護和信息化培訓;博物館陳列展覽設計;行業諮詢。並沒有“文物鑒定”的相關職責。而《鑒定評估證書》每個證書收費為8000元,系“中國國際書畫藝術研究會鑒定評估專業委員會”出據。記者也在中國國際書畫藝術研究會官網上查詢發現,該機構並沒有設立“鑒定評估專業委員會”,只有“鑒定藝術專業委員會”。

  此外,該網站上還顯示,“凡出具證書者,該藏品自動進入《民間珍藏文物登記認證系統》”,而這一“民間珍藏文物登記認證系統”也只是這家網站自行設立的一個系統。對此,劉嘉表示,雖然在工商註冊時,公司可以開展文物鑒定的相關業務,但是目前所有面向民間文物的鑒定都是不被國家認可的。而且,不僅“民間珍藏文物登記認證系統”的權威性讓人備受質疑,僅憑三位專家的意見就納入系統顯然也是片面的。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北京商報記者瀏覽“鑒寶網”專家組時發現,該網站的專家不乏“馬未都”、“賈文忠”、“張如蘭”等業內知名專家,為了求證這些專家是否真的參與該網站的在線鑒定業務,北京商報記者致電觀複博物館相關負責人,該負責人表示,觀複博物館每個月會開展一到兩次鑒定,馬未都只在觀複博物館進行現場鑒定,從未參與過線上平台的鑒定活動。而且鑒定時只根據實物進行鑒定,也僅鑒定藏品的真偽和年代,不進行估價以及其他交易。

  隨後北京商報記者在該網站首頁上發現一條寫有“即日起中華鑒寶網‘網上鑒定’服務暫停,給各位藏友帶來的不便敬請諒解”。為了求證該網站暫停“在線鑒定”業務的原因,記者多次致電鑒寶網,但電話均無人接聽。

  有業內人士表示,在線鑒定本來就是一個很尷尬的存在,真正的高仿藝術品很難通過圖片分出真偽,而是要上手。而普通的贗品往往沒有鑒定的必要和價值。

  低價鑒定只是噱頭

  無論鑒定結果是否準確,這類鑒定+銷售的在線收藏平台都很好地抓住了多數初級收藏愛好者對鑒定的需求,使得平台能夠在短時間內吸引大量用戶。據李春標介紹,收藏聯盟App每月交易額為100萬元左右,當談及目前這種不收費的形式是否會繼續延續時,李春標表示,“雖然現在的活躍度還不錯,但整體來說還未達到預想的程度,用戶數量以及板塊內容都需要完善,如果收取用戶的會費卻不能為用戶帶來價值,這未必是件好事”。

  不得不承認的是,近年來天價拍品頻現拍場,鑒寶節目中的高估價讓不少藏家想當然地認為能從各種渠道中淘到“國寶”、撿漏從中獲利。對於藏品的持有者來說,藏品的“真偽”是他們關注的重點,正是基於這種贗品當道和收藏心態的浮躁造成的心理,才讓一些鑒定平台有了可乘之機,鑒定亂象也更加猖獗。

  北京商報記者在採訪中發現,藏品的真偽性往往是大多數藏家的關注焦點,談及對於在線鑒定的看法,藏家張先生表示,雖然自己也覺得僅靠圖片鑒定是片面的,但如果鑒定免費或是價格不高的話,自己仍願意嚐試。不難發現,在線鑒定板塊已經成為許多收藏網站或收藏類App引客的重要渠道,而在其背後除了希望藏家能夠參與平台交易外,還存在一些不法行騙行為。諸如一些免費鑒定被鑒定為真品後,平台會引導藏家參與拍賣活動,以製作圖錄為由,收取費用,還有一些平台的負責人表示,在線鑒定是希望通過鑒定的契機擴展線下的培訓業務。

  在西城區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清華大學特聘講師,古陶瓷收藏鑒賞家汪幫宏看來,“民間收藏助力心態已經成為民間收藏亂象頻生的重要原因,花錢買證書、亂收鑒定費更是民間收藏中常見的事件。”他表示,一方面鑒定活動的開展對民間收藏起到了積極地宣傳作用,另一方面,如今的鑒定活動不乏一些盈利行為,這需要加強規範和製約。

  其實,除了依靠照片鑒定存在誤差和鑒定證書不靠譜外,在線收藏平台還面臨著諸多問題,比如有用戶反映平台服務滯後,鑒定的藏品幾天都未獲得回應,以及準入門檻較低的現象,在鑒定板塊中,不難發現一些用戶發佈網絡上的圖片要求專家進行鑒定的情況,這都嚴重攪亂了平台的鑒定秩序。此外,準入門檻較低幾乎是所有在線收藏平台的通病,北京商報記者在一款名為“四川銅幣”的App上發現,該平台所推薦的幾家公司中有多家公司都在國家企業信用公示系統上被列入了經營異常名錄。

  對於在線收藏平台的未來發展,劉彤表示,電商的銷售模式更適合標準化,能夠被重複購買的商品。而對於藝術品收藏這類商品來說,需要買傢俱有一定的專業基礎,因此不建議沒有古玩基礎,只是為了某些經濟利益的收藏小白在互聯網上交易。但是互聯網的確搭建了一個買賣的橋樑和交流溝通的渠道,而要想良性運作也對收藏平台能否運用好互聯網思維實現線上與線下的結合和提高信譽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北京商報記者 馬嘉會 宗泳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