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家長柳傳誌
2018年05月16日23:05

  來源:微信公眾號首席人物觀

  作者:江嶽

  壹

  74歲的柳傳誌熬過很多艱難時刻。

  40歲那年,他趴在深圳一家8塊錢一晚、蟑螂滿地爬的招待所里,含淚寫下一封長信。信中細數了聯想創業的很多小事:自己如何被人拒之門外、40多歲的中年男人如何給小夥子拍馬屁、慳錢的同事在機場捨不得坐出租,雨天走路趕公交,結果失足掉進窯井差點送命……

  他試圖用這封信打動香港的合作方――那年,新成立的聯想公司剛開始做IBM PC 代理生意,找了香港中銀合作。生意很好,但最後結算利潤分成時,對方少算了2萬美元。

  柳傳誌想去要錢,又苦於沒資格過關,只能寫信交涉。講完苦情故事後,他發出感慨:“大家這樣節衣縮食,拚死拚活,連尊嚴都不要了,還不是為了公司這點利潤嗎?”

  收到信件的香港人有些不相信,80年代的香港與內地在經濟上有著幾十年的差距。調查發現屬實後,他們很快把錢付給了柳傳誌。

  創業維艱。對於這位出生書香門第、少年夢想成為空軍飛行員的中年人來說,困難只是故事的序幕。

  1994年到1997年的柳傳誌日子過得也不太舒心――一方面,京港兩地奔波透支了他的身體,同時,他與時任聯想總工程師倪光南的分歧日益明顯,楊元慶、郭為等接班人又難當大任。此外,1994年在香港上市的聯想,1995年、1996年兩年虧損了2.5億港元。

  那段時間,柳傳誌在書桌上掛出了“勿躁”兩個字。

圖:1994年聯想集團在香港成功上市
圖:1994年聯想集團在香港成功上市

  但聯想出身特殊,在市場經濟尚屬早期的90年代,財報里的這些數字對柳傳誌又意味著額外的壓力。

  媒體人段鋼在1996年夏天見過他,在那場媒體人的小型飯局上,柳傳誌大談北京聯想的業務如何賺錢,未來可以如何支援香港聯想,聽得段鋼有點發懵:當時媒體的關注點都是香港聯想在95年的虧損,為何柳傳誌避而不談?

  散場時,柳傳誌單獨留下段鋼,道出了那番飯局發言的真實用意:

  “國家鼓勵企業到香港上市融資是一個好政策。尤其是對於缺少資金技術的國企更重要,而且上市之後可以提高管理水平。我不希望因為聯想在香港遇到一點困難,影響到國家這個政策!”

  “產業報國”一直是柳傳誌的標籤。他出身紅色家庭,軍校畢業,曾被外媒形容“銜著紅色銀勺子出生”。相比同時期發家的那批南方企業家,柳傳誌身上的家國情懷是負擔,也是驕傲。

  貳

  聯想不是家族式企業――柳傳誌的一雙兒女都沒有在聯想公司任職,但不可否認的是,時至今日,柳傳誌依然是聯想的靈魂人物,也是超級家長。

  他曾經這樣表述自己的角色:

  “我作為聯想的第一把手,是一個大的發動機。我希望把我的副手們都培養成同步的小發動機,而不是齒輪。”

  小發動機動力不夠時,退休的大發動機必然會啟動。這樣的情況在2009年曾經出現。當時,聯想集團併購IBM PC 業務後陷入困境,財報很難看,坐在聯想集團董事長位置上的楊元慶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楊元慶當時駐紮在紐約,煩躁時偶爾會去酒吧喝悶酒。不管是在管理還是業務層面,這樁“蛇吞象”的併購都遠比想像中的複雜。從2008年年底開始,“楊元慶下課、柳傳誌復出”的傳聞逐漸在坊間流傳。

  “楊元慶有學習能力,也非常努力。但他挺倔,併購IBM PC 之後出了一些問題,就是因為他在業務上非常熟悉,但是在跟美國人合作上還是有些生澀”,柳傳誌多年後如此評價。

圖:曾任聯想CEO的阿梅利奧與董事長楊元慶
圖:曾任聯想CEO的阿梅利奧與董事長楊元慶

  最終,楊元慶在2009年2月把掌舵權交還給柳傳誌:柳傳誌出任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改任CEO。

  這樣的結果似乎並不令人意外。柳傳誌當時表態:

  “我作為聯想的創始人,應該講聯想就是我的命,在這種情況下,需要我的時候我出來,應該也是我義不容辭的事情。”

  市場對此的反應很明確――人事變動宣佈的第二天,聯想股價大漲11%,此後兩天保持持續上漲,聯想得以“止血”。7個月後,聯想發佈2009年第二財季業績,稱該季度實現淨利潤5308萬美元,結束了三個季度的連續虧損。

  柳傳誌出山時的承諾“一年內實現扭虧為盈”就此提前實現。

  事實上,作為超級家長的柳傳誌,即使在回歸董事長職務之前,在聯想內部也具備著超級影響力。

  IBM PC 併入聯想後,阿梅里奧曾經擔任聯想CEO,與董事長楊元慶搭檔。一個饒有意味的細節是,阿梅里奧在主持內部會議遇到不確定的問題時,表示要請示一下自己的Boss。

  “不是Boss Yang嗎?”有人問。

  這位耿直的美國人答道:“Boss liu”。

  叁

  超級家長也會享受退休的日子。

  事實上,在今天聯想集團這封署名柳傳誌、楊元慶、朱立南的聯合聲明發佈之前,柳傳誌已經多年不參與聯想集團的具體事務了。他喜歡打高爾夫球、慢跑、游泳和瑜伽,又在去年等到了46歲兒子的婚禮。

  聯想這艘大船的命運已然交到楊元慶手裡。

  儘管這幾年聯想的PC和手機業務持續疲軟,股價在過去5年里下滑56%,近期又被恒生指數剔除,但處在風口浪尖飽受批評的人物始終是楊元慶――當年柳傳誌親手挑選的那位接班人。

  更多時候,柳傳誌只是擔任了吉祥物、鼓勵師的角色,比如在今年3月的聯想之星創業CEO 特訓班第十期開學典禮上,他會給學員們講講過去的事情;今年2月的聯想“春晚”上,他又會給員工鼓勁:聯想是一支拖不垮、打不爛的隊伍。

  不過,超級家長註定沒有真正退休的時候。

  當危機出現時,他們肯定會選擇挺身而出,傾盡全力完成使命,這是只有身為家長才會真正懂得的心境――出於同樣的理由,76歲的中興創始人侯為貴最近也再度出山,試圖力挽狂瀾。

  於是,在今天,74歲柳傳誌的憤怒隨著音頻的流出為更多人所感知。

  音頻中,他承認聯想手機業務做得不好,值得檢討,但言語間更多的是對“故意潑髒水、扣‘賣國’帽子”等行為的怒斥。末了,他呼籲聯想員工――

  “聯想的幹部要積極行動起來,全體同仁要積極獻計獻策,萬眾一心,同仇敵愾,誓死打贏這場聯想榮譽保衛戰!”

  有人唏噓,有人感動,有人詫異。更有細心人發現,在這次聯想5G標準投票的舊事風波里,作為現任聯想掌門人的楊元慶早就發表過聲明,但影響力寥寥,一如聯想手機如今在國內的地位。而此前,當聯想財報落入下滑通道後,很多媒體曾經質疑:楊元慶或許不是合格的接班人。

  對於這個問題,柳傳誌不可能沒有答案。

  精明的孫宏斌曾是柳傳誌心中的理想接班人,但這位狂妄之徒最終在1990年以入獄結束了聯想生涯。而楊元慶最終被選中,心態和品質起了重要作用。

  一個被媒體記載的細節是:90年代初,柳傳誌想安排楊元慶去夏威夷參加會議,當時出國機會並不多,這樣的公差相當於福利。但楊元慶拒絕了:“最近銷售的事情特別多,如果實在忙不過來,能不能換具體管業務的楊一兵去?”

  在柳傳誌掌管之下,楊元慶確實為聯想立下了汗馬功勞。但真正接棒的這幾年,他顯然沒能延續聯想在上個時代的輝煌,也遠遠沒有達到前者的個人影響力。

  這或許是轉型期的陣痛,也可能是個人能力與時勢共同作用的結果。但對於柳傳誌這位超級家長來說,昔日聯想的光環是成功,如今聯想的暗淡,又何嚐不是挫敗?

  畢竟,74歲老人還在扮演“關鍵先生”的角色,也是怪叫人疼惜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