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航備降客機玻璃脫落前已發現裂紋
2018年05月17日01:17

  川航備降客機玻璃脫落前已發現裂紋

  5月16日,劉傳健(左)回答記者提問。當日,四川航空舉行媒體見面會,通報14日因機械故障備降成都的3U8633重慶至拉薩航班相關情況。 新華社發

  據新華社電 昨日,四川航空舉行媒體見面會,通報14日因機械故障備降成都的3U8633重慶―拉薩航班相關情況。機長劉傳健表示,自己飛過上百次該航線,對當時出現故障的飛機狀況較有把握,做出決定非常果斷。此外,目前川航已對所有同型號飛機的風擋玻璃進行排查,未發現問題。

  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石祖義通報稱,空中險情發生後,機組第一時間通過飛機應答機應急裝置(7700)向空管部門宣佈緊急狀態;成都空管部門在接到緊急情況後,立即啟動應急處置程序,迅速指揮空中其他飛機避讓並為該機提供專用航道,優先安排該機降落。

  該航班共運輸旅客119名,7時40分左右航班安全備降至成都後,部分旅客改簽至成都―拉薩航班,於當日下午飛抵拉薩。27名感覺不適的旅客就診後未見明顯異常,目前已全部結束觀察離開醫院。另有兩名機組成員受傷,仍在接受治療。

  15日中國民航局發佈消息稱,根據目前掌握的調查信息,脫落的右側風擋玻璃為該機原裝件,自2011年7月26日新機投入運營至事發前,未有任何故障記錄,也未進行過任何更換維修工作。

  目前,事件原因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 講述

  機長:巡航過程中看到風擋玻璃呈網狀破裂

  3U8633航班於14日6時27分從重慶起飛,在成都區域巡航階段,駕駛艙右座前風擋玻璃破裂脫落,機組實施緊急下降。劉傳健表示,巡航過程中,他看到駕駛艙右座前風擋玻璃呈網狀破裂,機組立即向空管部門報告:“飛機出現故障,準備返航。”“報告後不到一秒鍾,聽到‘砰’的一聲巨響,轉頭看到副駕駛半個身子飛出窗外,隨之飛機開始下落、速度增加。”劉傳健說。

  劉傳健說,風擋玻璃破裂脫落後,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缺氧和寒冷,當時機艙外的溫度約為-40℃,時速約為800公里,飛機必須盡快下降到最低高度。“但是下落得快,速度就會增加,衝擊力就會更大。面對這種‘兩難’,我們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選擇適當的速度下降到安全高度。”劉傳健說。

  ■ 回顧

  空軍為川航航班備降“保駕護航”

  戰機緊急避讓、空管協同保障,空軍和民航密切協同,為川航航班安全備降“保駕護航”,上演了一場動人心魄的天地接力。

  5月14日四川航空公司3U8633航班因機械故障備降成都雙流機場。這一過程中,西部戰區空軍作戰指揮控製中心在第一時間發現險情,提供了高效安全的空管保障。指控中心戰勤人員16日接受記者採訪,回顧了驚險一幕。

  發現異常空情,立即啟動處置程序

  “7時8分發現偏航,7時10分發現了機械故障代碼告警。”西部戰區空軍作戰指揮控製中心值班參謀關健克說,他們發現異常空情,立即啟動處置程序。

  值班參謀李東波向記者出示了航管系統關於3U8633的完整飛行記錄:3U8633航班發出機械故障代碼告警後,飛行高度從9400米急速下降。

  空軍雷達某旅隨即接到指控中心指令,增開雷達,嚴密跟蹤監視航班實時動態,精測密報航班高度等信息。

  “把雙流機場北部空域釋放出來”

  7時12分,雷達顯示飛機左轉下降高度至海拔7200米。

  “我們一直嚴密關注著飛行航跡,飛機急速下降時,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關健克說。

  7時15分,指控中心接到通報:3U8633風擋玻璃脫落,需緊急備降成都雙流機場。

  指控中心航空管製值班員辛鑫,成了備降過程的“空中交警”。“一方面,要把雙流機場北部空域釋放出來,按照3U8633備降的最便捷航跡,動態調控相關區域活動,保證其他航班無條件讓道。”辛鑫說,“另一方面,要保證機場跑道上沒有影響備降的其他活動。”

  十多架戰機中止起飛程序

  而此時,附近的空軍某機場,十多架戰機正蓄勢待飛。按照原計劃,它們將於7時15分升空訓練。接到命令後,十多架戰機中止起飛程序,在地面待命。

  7時17分,空域釋放完畢。7時20分,辛鑫再次接到民航西南空管局的消息,與3U8633取得了間歇性聯繫。此時,雙流機場已做好備降準備。

  7時42分,指控中心接到好消息:3U8633成功備降!

  “這次為了川航航班安全備降,30多分鍾內為故障飛機提供了高效安全的空管保障,提供了最好的空中通道,確保飛機在最短時間成功著陸。”西部戰區空軍參謀部航空管製處處長李正軍說。

  據新華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