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賄2000萬的項俊波還謀取個人政治利益
2018年06月14日20:17

  受賄2000萬的項俊波還謀取個人政治利益

  作者:高樓

  來源:長安街知事

  今日,原中央委員、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在江蘇常州過堂。檢察機關指控,項俊波直接或通過特定關係人楊光,收受相關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942萬餘元。

  據報導,楊光是項俊波的妻子,二人結婚、離婚,後又複婚,他們所受賄賂中,最大一筆達到700餘萬元。楊光現已被另案處理。此外,中紀委曾通報,項俊波違反生活紀律,搞權色交易。

  雖然受賄數額特別巨大,但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項俊波並不只是為了錢。

項俊波受審
項俊波受審

  項俊波落馬後,“反圍獵”成為反腐廉政工作的熱門關鍵詞。保監會在反思時強調,要始終堅持乾淨純粹,不被金融大鱷和被監管對象“圍獵”,不被違法違規者拖下水,不做內外勾結之事。

  圍獵項俊波的是哪些人?毫無疑問是那些有求於他的商人、老闆,其中以保險業大鱷為主。在項俊波執掌保監會期間,保險業準入門檻大幅降低,民營資本開始大舉進軍保險業。

  據《經濟觀察報》報導,安邦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與項俊波交往甚多,“吳小暉屬於到項俊波辦公室,(無需預約、通報)推門即可進的那類。”吳小暉還自誇,對保監會“從主席到保安無不認識”。

吳小暉
吳小暉

  此外,生命人壽實際控製人張峻也是項俊波的“好友”。據報導,張峻是項俊波到深圳必見的一個人。2012年,保監會單獨特批給生命人壽一項特殊政策,張峻拿到僅有一頁紙的文件後,稱之為“無價之寶”。

  在十八大後落馬的部級官員中,項俊波1942萬的受賄金額並不算最高,但仍稱得上是一筆巨款。根據“兩高”的解釋,貪汙或者受賄數額在三百萬元以上的,就應當認定為“數額特別巨大”。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發現,項俊波送出了“無價之寶”,自己卻只收了不到2000萬,這存在兩方面原因:

  其一,大鱷們的“圍獵術”非常高超。據中紀委通報,項俊波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接受宴請。我們知道,宴請吃飯花的錢,是很難計算入行賄受賄金額中的。

  其二,項俊波自己別有用心。中紀委指出,項俊波為謀取個人政治利益,濫用審批權和監管權,而且政績觀扭曲。可見,對項來說,經濟收益並非最重要的。

  就在今天,中紀委官網刊登評論《持續保持反腐敗高壓態勢》,其中提到:當前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特別是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區域性腐敗和領域性腐敗交織、用人腐敗和用權腐敗交織、“圍獵”和甘於被“圍獵”交織等問題依然突出。

  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圍獵”和甘於被“圍獵”交織,這幾乎是在給項俊波“畫像”了。

  項俊波受賄的時間跨度為2005年至2017年,12年間他擔任了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中國農業銀行黨委書記、行長、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中國保監會黨委書記、主席。

  2004年7月,項俊波卸任審計署副審計長,來到央行工作,第二年就開始收錢。在此之前,他是審計尖兵,創作了國內第一部審計反腐劇《人民不會忘記》;在此之後,他成了被大鱷們圍獵的高官,忘卻了自己當初的筆名――純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