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稷華:憶香港回歸交接儀式背後的中英博弈
2017年06月30日12:25
香港會展中心外景  圖:視覺中國
香港會展中心外景 圖:視覺中國

文:趙稷華(時任外交部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首席代表)

香港回歸祖國已經二十周年了。回首自己四十餘年的外交生涯,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是參與香港、澳門的回歸工作。其中,出任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首席代表(第三任)的三年最難忘懷。

當年,為了保證香港這顆「東方明珠」能順利回歸,落實「一國兩制」以保持其長期繁榮穩定,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了一個相當長的過渡期,並決定設立一個常設的外交渠道,即中英聯合聯絡小組,通過磋商、談判作出具體的過渡安排。

在漫長的十二年過渡時期,聯絡小組共召開了四十輪正式會議,議題多達三十餘項,涉及香港的政治、軍事、經濟、法律、社會、民生等多個領域。許多議題具有很強的政治性、專業性和技術性,處理起來相當費時費力。為此,中英雙方先後成立了處理專項議題的約二十個專家組。不少重大的議題往往要磋商多年才得到解決,如:設立終審法院、軍事用地和防務安排。有的更是幾乎從頭談到尾,如:香港的國際權利和義務、參加國際組織的安排等。

小組從成立到結束,中方先後有五位大使出任首席代表,他們分別是:柯在鑠、郭豐民、趙稷華、王桂生和吳紅波(可惜柯、郭兩位已作古)。還有近二十位參贊級外交官或其他部門官員出任小組成員。更有眾多的來自有關部門的專家和顧問參與了難以計數的專家組會晤。

專家組一般由雙方各指定一位小組代表任組長。只有一個專家組是由雙方首席代表親自主持的,那就是討論、安排香港回歸祖國交接儀式的專家組。而且這是唯一的由中英兩國外長商定設立、其所達成的協議須提交兩國外長審議並予以公佈的專家組。可見,交接儀式是中英雙方高度重視的一項議題。

我本人出任中方首席代表恰好是香港回歸前的最後三年,有幸直接參與了交接儀式的談判工作。多少年過去了,這項談判是我任期內給我留下最深印象和最多感觸的一段經歷。

如上所述,聯絡小組的議題眾多,談判過程往往都很長,它們各有一段曲折的「故事」,難以一一詳述。而交接儀式的談判可以說是小組整個工作的一個典型縮影,它集中反映了談判雙方從交鋒、博弈開始,通過溝通、理解、磨合,最終達成合作共贏的過程。這裡,我想專門回憶、追述一下這個談判過程,以期起一點「存史」的作用。

關於香港回歸交接儀式,現在人們印象深刻並津津樂道的往往是儀式上降、升旗的準確安排、旗幟如何能在室內飄揚,以及軍事儀仗隊的表演等精彩細節。但是,最後呈現在世人眼前的完美儀式背後有一個頗為曲折的談判博弈過程。

由中英兩國外長商定設立的香港交接儀式專家組於 1995 年 12 月開始工作,至 1996 年 3 月共召開了三次正式全體會議。由於雙方政治考慮的不同以及意識形態、理念的差異,談判一開始就步履維艱、進展緩慢,在儀式的指導思想以及與之直接相關的儀式場地這些根本問題上形成「頂牛」狀態。三輪談判過後陷入僵局,不得不中斷下來。港英總督彭定康甚至公開揚言,如談不成,就各搞各的儀式,可以不搞共同儀式。這顯然是一種「走邊緣」的策略手法,中方不為所動。

香港回歸時任港督彭定康(右) 圖:AFP
香港回歸時任港督彭定康(右) 圖:AFP

這樣拖了三個月後,雙方又開始接觸、磋商,但未再開正式的專家會,而是由雙方首席代表攜幾位助手舉行一系列非正式會晤,比較「務實」地探討解決分歧的辦法。這樣又談了三個月,終於在1996年9月達成了原則協議,簽署並經兩國外長確認後公佈了一份「關於香港交接儀式會談紀要」。文件解決了儀式的總體原則、地點、主要內容、出席人員、新聞報道和安全保衞工作等基本問題。此後到1997年6月底,雙方人員根據協議緊張工作,就大量細節作出了妥善安排,包括:儀式程序、會場佈局、嘉賓邀請等等。這仍然是雙方不同想法、理念的磨合過程,雙方既密切合作,也不時發生激烈爭論。最後階段,又成立了處理禮賓安排、傳媒報道和安保措施的三個專家組,由中英雙方和香港有關部門的官員組成。回想那幾個月的日日夜夜,我們參加工作的所有人員不辭辛勞、團結協作,都為能參加籌備這一盛事感到由衷的自豪。在整個為時一年半的磋商過程中,主要涉及以下幾個方面的實質性問題。

儀式的「總體原則」,也就是指導思想

起初,中英雙方各自心目中對儀式的設想相距甚遠。英方提出,儀式應是「盛大」而「體面」(或「尊嚴」)的,意在顯示英方在香港留下了「光輝業績」,並十分關注自己是否能體面、尊嚴地離去。中方則強調,儀式應是「莊嚴」而「簡樸」的,突出展示中國收回香港、洗刷百年國恥的嚴肅政治含義,但規模不宜過大。所以在協議文本中「總體原則」一節對儀式的界定(兩個形容詞)上爭執不下。中方提出的「莊嚴」一詞,英方沒有理由反對;而英方提出的「體面」一詞明顯是從英方角度說的,中方不接受。最後中方提出了折中的「得體」一詞,照顧了英方的關注,從而達成了妥協。協議文本中就採取了「莊嚴」和「得體」這樣兩個定語。這種界定當然還是比較抽象的,在談到具體的儀式地點問題時,雙方的不同指導思想又發生了激烈交鋒。

儀式的場地

英方強烈要求,選擇位於港島東添馬艦的一片露天廣場臨時搭建一個會場,舉行一個上萬人的「盛大」儀式,並以香港中環高樓大廈五光十色的夜景作為會場背景,向世人展示「東方明珠」一片繁榮的景象。

中方則強調,儀式的安保工作必須做到「萬無一失」,露天場地顯然不利於此;且香港六、七月為多雨季節,屆時如果遇雨就很難操作,所以堅決不同意搞露天儀式。根據當時香港的場地條件,中方建議在維多利亞灣邊的一個叫「大會堂」的禮堂(1200個座位)舉行一個較為「簡樸」的儀式。英方反對這個提議,認為它太狹小,結構也不符合安排盛大儀式的要求。雙方談判初期,就在地點問題上陷入僵局,並導致談判中斷。

後來,隨着其他實質性問題的進展,作為「一攬子」解決的一部分,在地點問題上雙方立場也逐步接近,終於各讓一步:英方同意在室內搞,中方也同意適當擴大儀式規模(4000人左右),便共同選擇了當時還在興建中的新會展中心前廳(但需要提前工程完工日期,並修改部分設計,時間十分緊迫)。最後的實踐表明,儀式舉行前後香港果然連降大雨,如在露天將遇到很大麻煩。

俯瞰港島一景  圖:視覺中國
俯瞰港島一景 圖:視覺中國

儀式的內容

香港的「交接」應以什麼樣的具體行動來體現?這是最主要的實質性問題,雙方都十分重視。

(一)起初中方設想在兩個地方同時舉行政權交接和防務交接兩個儀式(防務交接在香港英軍總部大樓舉行)。英方表示,從出席官員的安排、傳媒報道等具體操作的角度看,同時搞兩個儀式很困難。雙方很快同意搞「二合一」,用一個整體的儀式表現政權和防務兩方面的交接。具體的形式,除雙方主持儀式官員中包括軍官,雙方代表團團長致辭,降、升國旗、奏國歌外,還可以安排雙方軍事儀仗隊的敬禮儀式和軍樂團的演奏,以體現防務交接。

(二)中方開始時設想在儀式上交接一份書面的「交接書」,以更形象地體現「交接」之舉。英方認為,時間已經很緊迫,雙方再開始談判一個新文件的措辭,按照以往經驗,可能十分費時;況且,從法律上說,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生效已實現了香港政權回歸中國,故不必再搞一個「交接」文件。中方接受了英方的意見。

(三)按計劃,交接儀式之後,中方將馬上舉行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和特區政府官員宣誓就職大會。中方認為,交接儀式是中英兩國之間的事,而特區成立大會是中方自己的事,故在交接儀式上只降、升兩國國旗,特區成立大會上才升特區旗。英方堅持認為,交接儀式應包括特區成立的內容:中方致辭中應宣佈特區成立;降、升國旗時要同時降、升原香港旗和特區旗。其理由是,中英聯合聲明規定的英國交還香港,中國收回香港、恢復行使主權並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是雙方的一個整體承諾,交接儀式應完整地標誌出這些內容。中方覺得這個意見有道理,雙方較快地達成了一致。後來交接儀式上就出現了引人注目的兩組不同高度的旗杆,同時降、升國旗和區旗。

儀式會場的佈局

佈局涉及許多具體安排,其中主要一點是主席台上如何安排。英方原設想把應邀前來參加儀式的各國政要嘉賓安排在主席台上就座,以「見證」這一歷史時刻。中方當然也很歡迎多國嘉賓來祝賀這一盛事,但基於香港問題是中英雙方之間的事,不能「國際化」的一貫立場,認為不宜安排他們上台,而宜坐在台下會場內觀禮,以避免給人「國際監督」的印象。最後是按中方意見辦的。

新聞傳媒的釆訪

英方強調,各方新聞傳媒都應可「自由報道」儀式,對提出採訪要求的各方新聞人士不能進行「政治審查」,應按「國際慣例」進行身份鑒定。這些對中方來說沒有什麼困難,便都寫入了雙方達成的「紀要」,並順利得到落實。

香港回歸漫長歷程的終點定格在1997年6月30日午夜舉行的這個堪稱完美的交接儀式上。當時的情景舉世矚目,長留人心,並載入史冊。這是由於儀式體現了獨特而豐富的歷史內涵:兩個社會制度不同的國家,通過和平談判移交一個地區,並用「一國兩制」的方針永遠保持其繁榮和穩定,這在世界外交史上是史無前例的。

(本文摘自《紫荊花開映香江——香港回歸二十周年親歷記》,由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授權轉載。)

文:橙新聞

本圖文為與橙新聞合作之內容,本文內容獲橙新聞授權刊登。

更多橙新聞回歸20年專題內容可點擊此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