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作樂 影像發聲
2017年01月27日03:00
《Bj rk的音樂宇宙》

【星島日報報道】縱使本地各大小電影節愈辦愈多,甚至多得叫觀眾有點觀影疲勞,但好電影其實從來都不嫌多。文藝復興基金會將聯合UA CineHub、青年社會企業「人人映像」,舉辦《唱出自己的歌:音樂電影節2017》,放映六部關於獨立音樂的紀錄片,顧名思義以音樂為招徠,這類主題的電影節在香港的確少見,成了樂迷、影迷農曆新年後的一大活動。

「香港有很多電影節、有很多戲睇,其實是很幸福的,值得珍惜。」文藝復興基金會總幹事柴子文笑着說,香港還有一批愛電影的人,又認為本地的音樂、電影多元化,觀眾質素很高。然而,電影節雖然多,但不乏以商業片、新片掛帥,作為愛電影的觀眾,又是否真的有那麼多選擇?「香港既沒有二輪戲院,也欠缺藝術戲院,為了掙錢,戲院唯有放映最Hit的新片,文藝片、藝術片較難排期上映。」好像《唱出自己的歌:音樂電影節2017》那樣有主題策劃、有文化觀點的電影節,來得不容易。

文藝復興基金會已不是首次辦電影節,於二○一二年成立同年,即在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舉辦《文藝復興2012電影節》,去年也辦《他們在島嶼寫作2:文學電影節2016》,放映七部鏡頭對準劉以鬯、西西、也斯、白先勇、洛夫等本地及台灣作家的紀錄片,成功辦了約一百場Full House,也設校園場次,一時間引起文化界、文學界關注和討論,今年便再接再厲,但電影題材不再聚焦文學,而是音樂。

「這也是文藝復興基金會的理念──跨界,無論是文字、音樂、影像,抑或其他藝術形式。」他續說,現在是一個影像的年代,紀錄片、獨立電影在港也愈來愈獲接受和重視,這兩年間,他們便敲定以電影作為媒界推廣文學和音樂,他甚至以「夢想成真」來形容今年舉行音樂電影節,又不諱言音樂是他們其中一個強項。「怎樣去欣賞音樂?除了現場演出、講座,還有影像。去戲院聽歌,配合很好的影像,我們想Present一下。」

這個音樂電影節,以「唱出自己的歌」為響亮題旨,地域上主要選了冰島和台灣,前者有Sigur Rós(《謎之音》)和Bj rk(《Bj rk的音樂宇宙》),均是國際樂壇上的名牌,還有講述一位七十歲開始在家中客廳作曲錄歌出碟、在七年間推出五十九張個人大碟的冰島婆婆的《住家阿婆愛作歌》;台灣方面,侯季然導演新作《四十年》,把台灣民歌運動四十年面貌映入影像中,《那魯灣》則講原住民音樂。該電影節另有一套《Cobain:拼貼搖滾》,描述重點為在事業如日中天之際自殺身亡的Nirvana主音Kurt Cobain。

何謂唱出自己的歌?「音樂人通過音樂去表達、在自己的文化土壤里找到的身分認同,而非外在的政權、社會、國家強加諸於你的。我們這次選出的影片,都有這種訊息。」還有特別放映《少年心氣:中國搖滾三十年訪談錄》,於二月二十七日(一)在香港大學黃麗松講堂舉行的座談會《唱出自己的歌——中國搖滾三十vs台灣民歌四十》前播放,屆時《少年心氣:中國搖滾三十年訪談錄》策劃兼樂評人彭洪武,以及侯季然,將出任嘉賓,並由廖偉棠主持。

既有台灣,也有內地,有沒有想過把香港音樂的紀錄片,都放進電影節里?「我們都希望有,但找不到,事實上講香港音樂的紀錄片不多,新拍攝的更是欠奉。」說起來,麥海珊執導,拍攝My Little Airport、The Pancakes和迷你噪音的《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已是二○一二年的事了。「又例如Beyond、張國榮、梅艷芳等等,他們音樂的影響力仍在,只是沒有人去總結。希望有天香港會有這些紀錄片。」他又提到,還看中了Bob Dylan、David Bowie等紀錄片,可惜最終無法取得放映權,否則將成電影節另一亮點。

電影是媒界,跨界才是本質,文學、音樂以外,柴子文笑說,文藝復興基金會正在籌辦詩歌電影節,「說不定還有漫畫、設計、劇場的電影節。」

文: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mocasting.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