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徒手法 層出不窮 歐錦棠
2017年03月22日12:01

這個大題,是歐錦棠要求起的。皆因他形容自己是個很難捉摸的怪人,任何人只要埋到他身,便會知道瀨?。

「同我相處得耐,就會頂我唔順,因為我最叻激到人發癲,然後我會陪佢癲埋一份!同埋最好唔好觸到我?痛處或底線,我真係可以即刻反面,由零去到發火,我可以係Turbo,零秒!」

其實數年前跟他做訪問時,他已說過自己很易勞氣,開工時會鬧人不在話下,日常生活也會真我個性盡露,遇?沒家教、沒禮貌的人,他會毫不客氣對你藐嘴藐舌,再寸爆你。

「我唔係好人??!我呢?咁衰?性格,入行第一日開始已經係咁!八九年劉天蘭(在亞視訓練學院)train我?時,佢已經同我講過,我?性格係唔適合呢行?!但係我到&#134513家都咁多年(廿七年)咯,我咪話畀佢知,亦都話畀大家知,我呢?性格係唔適合,(在這行打滾)係冇咁好,但,我依然係有我自己條路行?!」

話雖如此,但這天我們在他的劇團「劇道場」裏進行訪問時,作為主人家的他,拍照要移動??嗎?他即幫手搬搬抬抬;要更換衣服嗎?他又會耐性地為你又穿又除,一直表現得友善又合作啊。「係?!我外表可以咁平易近人,但其實我係一個騙子??!」說罷,他展露出一絲奸笑。

我開始疑惑,開版相這兩個歐錦棠,到底哪個才是騙子。

撰文☆周彩霞 攝影☆何國豪 場地☆劇道場 設計☆吳俊彪

低劣到咁

歐錦棠是九○年亞視訓練學院的第一屆畢業生,效力至九九年才離開,怎說也是有感情的,故談起去年四月一日的熄機事件,他至今依然氣憤難平。

「?晚我同大姐明(林建明)?某個媒體度睇直播,見證(熄機)呢一刻,我本來諗住佢?衰衰?,都會整番句『後會有期』、『多謝支持』,跟住我?幾個應該會眼淚流不住,點知個last shot,竟然係羅霖講講??,『噗!』一聲就冇晒畫面!我?當時睇到O晒嘴!一滴眼淚都榨唔到出?!

「咁樣?結尾,我真係好嬲!好嬲!你有冇得再衰?呀?乜?人???連一?有少少體面??都做唔到?我諗真係冇人會估到,佢?會夠膽咁樣去停播囉!低劣到咁?」

嬲爆,只因他經歷過亞視從前那些美好的時光。「我入去?時候,係林伯(林百欣當老闆),?十年八載,亞視係做到好多好成績出?,對我?講,係亞視最好?日子!

「跟住不斷轉??老細,我唔知佢?有乜目的、有幾多水畀佢?cap,定還是係想借個台?發展另外一?生意,總之個個都唔係?搞好個電視台,或有心做電視!然後仲要唔出糧呀、廣管局要求?air time,佢?又冇做足呀……喂!咁有乜理由唔執呀?

「一間咁有歷史?電視台,咪就係咁壞?一班咁?人身上囉!」

?條婆娘

○一年,他入了無?後,便已經備受重用,幾年間劇接劇拍個不停,忙到甩轆,殊不知卻被○三年新加入的樂易玲,說他有「亞視味」。

「?條婆娘!我?『無記』早過佢,佢入?,循例上都叫我上去見?面、打個招呼。佢話:『歐錦棠,你忍?啦!』喂?你叫我見你,一?就叫我忍乜?呀?『因為你?亞視味仲好重呀!』喂!我入??無?幾年,你同我講呢句??憑乜?覺得我亞視味好重呀?『你都有做?舞台劇,有做?導演喎……』?陣我都未做過舞台劇導演,我咪話:『冇呀!』『有!我見過你呀,我睇過?單張……』『冇呀!我只係演員?咋!』喂!唔好知??,?度???吹水啦!anyway,咁就已經知佢係個乜?人!」

接?,歐錦棠想起了○九年,陳鴻烈拍《畢打自己人》期間,突然心臟病發離世的事。「當年我睇住陳鴻烈過身,入院送?佢終。我??急症室臨出去(見記者),佢(樂小姐)仲要同我?講:『個個出到去,都唔可以講烈哥走?呀!』點解呀?因為要等佢自己講,佢要做發言人呀嘛!仆佢個X!你呢??都要??爭?我話之你死,出到去,記者問到我,我照講:『走?啦!』

「然後,佢仲同記者講:『當時阿烈哥唔舒服,歐錦棠就畀?杯水佢飲……』我頂你啦!你睇番隻眼(閉路電視),我幾時有遞過杯水佢飲呀?你?度作呢???」

1╱歐錦棠說,○九年陳鴻烈心臟病發離世時,有某高層在醫院要搶?當代言人。「呢件事,我忍?幾年,忍到&#134513家先講咋!」

2╱歐錦棠和烈哥在《畢打自己人》中,飾演「大閆生」和「小閆生」兩父子,私底下,二人亦十分熟絡,歐錦棠當年受浸為基督徒時,烈哥也有到場觀禮。

無味文化

方丈份人不嬲XX,還以為上述內容,是off the record,他卻理直氣壯地說:「我講得出?,真係驚你有牙呀?我忍?幾年啦!」但「婆娘」這個字眼……「我唔話佢八婆,都好畀面佢啦!『婆娘』係乜?一回事??你有咁上下年資,就係?啦!」

忽然想起,他過往其實已曾透露過融不入無?的文化。「我係唔承認佢??種文化?!你話我有亞視味,我夠可以話你?『無味』咯,係咪先?無?呀嘛,你?班友咪『無味』囉!

「(效力無?)?陣好得意?,台慶咪要影相:『做到最好!Yeah!』呢?死人老土???佢?就係會用你排第幾行,?分你係第幾線?!?陣好多人都問我?:『阿棠,你乜?線呀?』我話:『你死??問呢??無??嘛!』要分?咩?話明無?,咪無線囉!

「有藝員親口同我講,話佢??經理人,叫佢?唔好同其他同事講?,最多只係點?頭就算!呢?乜家教???咁樣咪搞到班藝員,以為自己好勁囉!你?出面,算係乜呀?你有本事,咪叫邵氏開套戲畀你囉!

「我就係因為接受唔到呢種文化,我先選擇離開咋嘛,離開?,咪好囉!」

3╱因為舞台劇《科學怪人》,他跟王宗堯這數個月來為了劇中角色,幾乎改變了自己的生活習慣和性情。「呢齣每句台詞,都可以寫到論文!好勁!」

4╱為了《科》劇開場的數分鐘戲,歐錦棠十二月初專誠到了英國跟形體老師上堂。「呢場戲,真係不容有失?!」

5╱歐錦棠(左二)年前跟王宗堯(右二)合作過港台劇集後,便對他的工作態度和演技,印象難忘。「我一諗到搵宗堯演『科學家Victor』時,先發覺原來我冇佢電話!哈哈!」

正常人生

就這樣,歐錦棠便脫離了電視界近四年。「我係刻意脫離?!我覺得我已經經歷過電視最好?階段,又拍過唔止一部好認真?好製作,但我唔係因為咁覺得滿足喎,反而係因為我見唔到,甚至乎跟住都唔會再見到(認真製作)呀!」

然後,這幾年來,他主力客串電影,間中拍拍港台劇集、為有線電視主持節目,曝光率當然沒有在無?時期高。「?人成日都認為,入到屋同搵到錢,係掛??嘛!我冇計過我呢幾年搵多?,定搵少?喎,總之依然有人搵我做?囉!我唔係清高,我係恨錢?!但問題係:係咪要將搵錢放?首位呢?值唔值得因為搵錢,冇晒你正常?人生呢?」

所以,他花更多時間,在他一○年跟太太萬斯敏創立的劇團「劇道場」裏。「搞劇團,我認為係一項商業活動:如果冇觀眾買飛入場睇,你搞乜?戲劇同藝術??不過呢度並唔係我搵食?地方,只係我真正想表達我諗法、發展我其中一個好大理想?地方,要搵食,我永遠都係出面搵!所以,我從來冇當劇團係一盤生意。

「生活同生存我都要兼顧,?個平衡點先係最重要。你唔好同我講藝術,就唔講商業囉,咁係冇可能?!唔使食飯咩?」

其實歐錦棠,一點也不怪。

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訪問刊登之時,歐錦棠主演的舞台劇《科學怪人:誰主創造》剛圓滿落幕,演出叫好又叫座,總算是當事人踏足劇場界廿周年紀念一個很好的交代。

「其實我只係睇完NT Live(National Threatre Live英國國家劇院現場),Benedict Cumberbatch演?套《Frankenstein》覺得好震撼,先諗住要?個版權,做個廣東話版。到我?到版權之後,先醒起自己原來??踏入劇場界廿周年。」

而為了這齣劇,他除了為申請版權,花了半年時間跟日本有關方面交涉外,更為了開場頭數分鐘的場口,專誠飛到倫敦學肢體形態。「成個製作都只係六位數字?,不過就算滿晒座都好,我都係翻唔到本,只係睇我蝕幾多。可能你會話:『歐錦棠,你係咪傻??』係?,都有??!

「呢個劇,我預?係燒銀紙,我唔打算刀仔鋸大樹,我只係想做一?好?劇場出?,畀更多觀眾入場睇,希望不斷有新?客源,好彩我?呢幾年都達到呢個目的?。」

如果,你認為一個本來應該可以賺更多錢的演員,如此花錢、精神和時間去推動藝術,確是個怪人的話,相信歐錦棠亦不會介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