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步學會用手機拍出張力感
2017年12月20日07:02

  本文來自佳友在線

  當今社會,手機幾乎進化成了人類身體上的一個“器官”而被隨身攜帶。用手機攝影也跟吃飯、睡覺、走路一樣成為一個人的日常。許多小夥伴會聽過這樣一句話:“這樣拍會顯得畫面更有‘張力’。。。。。。balabala”。

  就手機攝影而言,張力是讓一幅攝影作品在視覺上出效果的重要“內力”。此外“張力”還被廣泛應用在點評一段演唱,一幅畫,一次表演。。。。。。大家似乎都能感受“張力”的意境,卻又似乎不能參透它的意思,今天小編與大家分享一篇關於用手機拍出照片張力的乾貨。

  追根溯源:“張力”到底是什麼?

  關於“張力”有很多略顯深奧的解釋。筆者認為下面這種解釋較為通俗,同時與攝影有一些關聯:互補物、相反物和對立物之間的衝突或摩擦。。。。。。一般而論,凡是存在著對立而又相互聯繫的力量、衝動或意義的地方,都存在著張力。(轉引自楊果〈隱藏的視點:中西‘張力’範疇再辨〉,《江漢學術》,2013年10月)

  儘管這段話不是針對攝影,甚至不是針對視覺藝術而寫的,但是卻很好解釋了張力一詞。“張力”(tension)由“內涵”(intension)和“外延”(extension)二詞而來。其實它在物理學上的意思便是其在美學上意義的絕佳比喻。

  那麼便可以粗淺感受一下“張力”在一張照片(或者說任何一種視覺藝術)中表達的是什麼了:它通常表示一幅照片中對立而又統一的相互作用,這種作用通常產生緊張感、拉扯感,產生一種繁複的韻味。力的暗示、不平衡、斷裂、突發等效果都屬於張力範疇。舉個極其通俗的例子。如果用圖片表達“跨欄”,如下圖所示。

  這張“沒有張力”,因為常規、平衡、穩定。

  這張“有張力”,因為誇張,不平衡。

  當談論“張力”的時候,人們在談論什麼?

  當說一張照片的“張力”時,更多表達的是照片給人們帶來的主觀感受。通常情況下,一張“有張力”的照片背後蘊含著這樣的特質:

  ■拉扯感

  即可以感覺到“力量的存在”,似乎被某種力量拉扯著。這是再直白不過的張力了。

  以拍街頭行人為例,“奔跑”“轉向”或其他肢體較為誇張的動作和表情通常能讓人們體會到力量。人的潛意識總是會傾向於試著讓一些看起來沒有達到穩態的東西趨向於達到穩態,誇張的動作同時也暗示著那些行人“將要跨出下一步”“將要轉過去”“將會拉扯肌肉”等。

  ▲韓鬆 / 攝

  ◎ iPhone 7 Plus

  ◎俄羅斯莫斯科

  奔跑的人

  ▲韓鬆 / 攝

  ◎ iPhone 6

  ◎土耳其馬爾丁

  孩子的表情較為誇張,能感受到肌肉 的拉扯,畫面感染力較強

  ▲韓鬆 / 攝

  ◎ iPhone 6

  ◎土耳其馬爾丁

  同樣是人物照,這張就畫面張力略顯單薄

  ▲韓鬆 / 攝

  ◎ iPhone 7 Plus

  ◎俄羅斯莫斯科

  行走的人

  而另一種拉扯感來自所拍攝的元素的形態本身。例如夕陽下被拉長的影子,具有縱深感的空間,誇張尖銳的幾何形態等。它們都會讓人們有被拖拽、被虹吸、被纏繞等感覺。

  ■衝突

  製造各種對比與衝突。例如強烈的色相對比,陰影和高光的影調對比等。這無不用畫面的色彩擊中我們的眼球。再如一切能造成衝擊力的題材:如抽像和具象,虛幻和真實,細膩與粗糙,動態與靜態等。

  ▲韓鬆 / 攝

  ◎ iPhone 6

  ◎中國香港

  紅衣人物和綠色牆面的“撞色”

  ▲韓鬆 / 攝

  ◎ iPhone 6

  ◎葡萄牙里斯本

  行人和影子

  ■構圖

  誇張的構圖也能產生張力。斜線構圖通常更有張力,因為它誇張而強烈。但斜線構圖是需要磨練的,有時候“為了斜線而斜線”會顯得矯揉造作(前文建議大家先從擺正,拍平開始)。

  ▲譚淩飛 / 攝

  ◎ iPhone 6

  ◎葡萄牙里斯本

  斜射的影子讓不起眼的場景有了張力

  不遵從“三分法”“對稱”“平衡”等原則,而又在某種意義上很精妙的構圖,有時候也能造成張力。這種構圖的本質是打破平衡感,擾動人們潛意識里的平衡球。元素極大和極小的對比,大量留白和極度撐滿,以及一些“莫名其妙”的誇張形式,都有可能成為視覺張力的發力點。

  ▲韓鬆 / 攝

  ◎ iPhone 6s

  ◎中國北京

  ▲韓鬆 / 攝

  ◎ iPhone 6s

  ◎日本豐島

  “極大”的場景和“極小”的人物,拉開了 尺度的差距,產生了張力

  ▲韓鬆 / 攝

  ◎ iPhone 7 Plus

  ◎俄羅斯莫斯科

  雕塑和觀眾的比例及顏色對比形成張力, 然而他們的動作又有一些聯繫

  怎樣拍出張力?

  ■手機外置廣角或魚眼鏡頭

  手機定焦鏡頭較為平和,如果加上外置的廣角或魚眼鏡頭能夠拍一些較有衝擊力的照片。廣角,顧名思義是有很寬廣的視角,能夠將近距離、比較寬的場景元素都拉扯在一起,讓斜線、曲線都更為誇張。

  ■勇敢面對那些“不舒服”的素材

  其實“不舒服”的本質還是在於不平衡。擁擠的、窺視的、抖動的、不穩定的、轉瞬即逝的,這些畫面都讓人感覺不太舒服,但又常常因此形成視覺上的動感。擁擠人群中的一瞥,從奇特角度窺探人物的活動、快速運動的騎車的人,匆匆而過的行人汽車等,讓我們感到“有絲不安”,卻也預示著“這不是穩態”,是“矛盾而拉扯”著的。

  ▲韓鬆 / 攝

  ◎ iPhone 7 Plus

  ◎捷克布拉格

  擁擠的人群

  ▲韓鬆 / 攝

  ◎ iPhone 7 Plus

  ◎中國內蒙古額爾古納

  透過草原上的野草看唱歌的歌手

  ▲譚淩飛 / 攝

  ◎ iPhone 6s

  ◎法國巴黎

  差點被遮住的鐵塔

  ■不平衡的構圖

  諸如:對角線構圖、誇張的引導線構圖,螺旋線構圖,撐滿畫面的構圖,那些找不到幾何中心而又精妙的構圖。

  ■拍攝運動物體

  跑步的人,快走的人,跳躍的人,快速通過的車。

  ▲韓鬆 / 攝

  ◎ iPhone 7 Plus

  ◎日本

  螺旋線

  ▲韓鬆 / 攝

  ◎ iPhone 6s

  ◎土耳其伊斯坦堡

  撐傘的人走過

  ▲韓鬆 / 攝

  ◎ iPhone 7 Plus

  ◎俄羅斯莫斯科

  拉手風琴的人與匆匆而過的行人

  ■後期

  通過調高飽和度等參數強化色相的對比等。不得不承認,張力還是一個比較抽像的概念,人們從來不會以拍出“張力” 為目的去拍一張照片,更多的時候,人們是無意識地被“有張力”的場景所吸引。同時,人們也具有從一堆原片中甄選出“有張力的照片”的能力。其實,重要的是會在取景框中通過構圖的運用來製造畫面的張力。

  ▲韓鬆 / 攝

  ◎ iPhone 7 Plus

  ◎日本

  後期調高了飽和度,強化了人物和背景的顏色對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