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03一代”僅剩5人:除了詹姆斯韋德,他們也在堅持
2018年12月27日12:25

原標題:NBA“03一代”僅剩5人:除了詹姆斯韋德,他們也在堅持

聖誕大戰詹姆斯傷退離場。 本文圖片 視覺中國 東方IC

NBA聖誕大戰,一身鋼筋鐵骨的詹姆斯倒下了,在我們的記憶中,皇帝如同天神下凡,但他確也34歲了。

而他的老兄弟韋德和安東尼,一個即將跳完最後一支舞,和這個聯盟就此作別,一個連未來都不知道在何處……

“NBA03白金一代”,過往就在眼前,卻也即將遠去。在回憶的列車里,“水貨”榜眼米利西奇早早歸鄉經營農場享受詩和遠方,“法國魔術師”迪奧轉場去追求浪漫的藝術人生,“龍王”波什肺部血凝塊職業生涯戛然而止……

那個時代,竟只剩下詹姆斯、韋德、安東尼、科沃爾和紮紮·帕楚里亞五人“抱團取暖”。

“新生”時的詹姆斯、韋德、安東尼。

小人物的堅持

“天選之子”詹姆斯只有一個,但NBA最不缺的,就是普通小人物苦苦支撐的故事。

數據統計顯示,NBA球員平均職業生涯長度不過4.8個賽季。他們,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和艱辛。

“我的經紀人告訴我2002年是選秀大年,所以決定等一年,2003年或許會更容易一些,”紮紮·帕楚里亞最近在接受採訪時如此回憶。

但事實證明經紀人和他都錯了。

2003年的選秀大會上,首輪一個個球員在被唸到名字後的笑容亮眼,刺痛了紮紮的心。

直到第二輪第42順位被奧蘭多魔術選中,在當時的聯盟副總裁亞當·蕭華面前,紮紮努力讓自己擠出一絲微笑,但在心裡,“那個時刻彷彿世界末日降臨。”

從此,紮紮帶著不甘流浪了6支球隊,帶著他的勤勉踏實、墊腳絕技和一片罵聲,在金州勇士加冕總冠軍。

紮紮在金州勇士拿到總冠軍。

而全明星球員科沃爾那時的心情不比紮紮好多少。

選秀前期去不同的球隊試訓的經曆已經擊垮了科沃爾的信心,“球隊一遍一遍地讓我和當時最好的球員對抗,看我是否可以防守他們,到最後,我的信心……我已經不知道了。”

科沃爾甚至沒有去選秀大會的現場,他和朋友窩在宿舍里看直播,“第2輪第51順位,新澤西籃網隊選擇科沃爾”,他看著自己的名字在屏幕下方一閃而過,然後緊接著就被交易去了費城。

如今科沃爾再去回憶起那時候的心情,“我猜大家都會想,如果落選了該怎麼辦?”

好在76人隊給了他機會,有艾弗森在身邊吸引包夾,科沃爾獲得了大量的外線出手機會,他成為了那一代球員、乃至後來整個聯盟中最好的投手之一。

“那一切對我來說還是如美夢一般,”科沃爾說,“隨著我在聯賽中的時間越長,我越來越知道最初的數字並不意味著什麼。只要你不遲到、努力訓練、不吸毒,這個聯盟終究會有你的一方天地。”

“我現在會覺得有一點自豪感,特別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嘿,我們還在做這件事’。”現在,科沃爾拿過了總冠軍,來到爵士繼續投著他的三分。

熱火三巨頭所向披靡。

一個人抵禦歲月

現在的紮紮喜歡在比賽前輕輕地啜飲一杯濃縮咖啡,慢慢享受生活,他曾在自己出戰1000場比賽前算著,“每天一杯咖啡,到那時候已經是很多很多咖啡了。”

他依舊保持著對比賽的忠誠與熱情,“秘訣非常簡單,就是熱愛。”

紮紮坦承自己不會為了保持身體狀態花太多錢——每年超過一百萬美元,他做不到,但有一個人可以做到,那就是詹姆斯。

“他就是一個奇蹟,”科沃爾評價,“很少有人能做到他那樣,每天的肌肉拉伸、鍛鍊核心力量、節食,日複一日。”

詹姆斯和韋德的偉大友情。

太多太多的球員在進入聯盟5-7年內就銷聲匿跡,但這顯然不包括“香蕉船兄弟”詹姆斯、韋德和安東尼,只是韋德即將跳完最後一支舞,安東尼前途未卜,而詹姆斯卻將自己的身體開發到了極致,彷彿從未老去。

無論是曾經的選秀狀元,還是現在的聯盟第一人,一切早在選秀前夕與韋德初次見面後“分道揚鑣”就已命中註定。

那是2003年的春天,韋德正在訓練營等待醫生檢查,詹姆斯走了進來。

當時房間里只有詹姆斯和韋德,兩個年輕人相互介紹彼此,聊籃球、聊即將到來的選秀,短暫的談話因為詹姆斯被喊去先做測試而打斷,留下韋德一個人在房間里繼續等待。

韋德說,他能感覺到他和詹姆斯的關係從那一刻開始便建立起來,但留下韋德獨自等待就好像是一種預兆,預示著詹姆斯才是他們當中最好的那一個,日後擁有在聯盟中絕對的統治地位。

即便20歲左右的詹姆斯也曾經“荒唐”,不做放鬆熱身就上場打球,但現在的他正盡力規避身體的風險,延長自己的職業生涯,“我再也不能沒有好好保護身體就空耗一天了。”

“NBA03白金一代”的球員名單一個一個在減少,詹姆斯能夠做的,便是一人抵禦歲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