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燒殺搶掠幾十年 中國在“恐怖之海”幹件大事
2018年12月31日07:24

  原標題:海盜橫行其間大肆燒殺搶掠幾十年,中國在“恐怖之海”幹的這件事有多重要?

  來源:瞭望智庫

  中國海軍亞丁灣護航10年的意義有多重大?庫叔慢慢跟你說。

  文 | 一業

  始於1986年的索馬里戰火綿延至今,燒得亞丁灣再無寧日——失去束縛的海盜日漸猖獗,趁亂橫行其間大肆燒殺搶掠,各國商船深受其害,這片素有“國際黃金水道”之稱的海域成了“恐怖之海”。

  2008年12月26日,應國際社會要求,根據聯合國安理會相關決議,在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的號令下,導彈驅逐艦武漢艦、海口艦及綜合補給艦微山湖艦從海南三亞起航,拉開了中國海軍索馬里護航的序幕。

圖為武漢艦、海口艦及微山湖艦
圖為武漢艦、海口艦及微山湖艦

  在此後的10年里,中國海軍先後派出31批護航編隊、100艘次艦艇、67駕艦載直升機、26000餘名官兵,執行護航任務1198批次,安全護送了6600餘艘中外船舶,成功解救、接護和救助了70餘艘遇險中外船舶……

  最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取得了顯著的成績——給全世界交出了兩個“百分之百”的“答卷”:

  *一個是百分百的護航成功,凡是由中國海軍艦艇護航的商船沒有一艘受到海盜的威脅;

  *還有一個百分之百是我們護航艦艇本身沒有遭遇任何攻擊,保障了整個護航兵力的安全。

  要知道,拿到兩個“百分之百”是很不容易的,這表明中國海軍在兵力運用上取得了曆史性的跨越。

  此次護航的成功經驗對中國海軍意味著什麼呢?庫叔認為,可以從以下四個方面進行分析。

  1

  在戰略上,海軍應該如何使用?

  在這個時代如何用兵?對中國這個傳統的大陸型國家來說是一個挑戰,必須進行深入思考。

  必須承認,人民海軍建軍近70年,此前主要用作本土防禦,即自己海域、海疆的防衛。在海外,除了很少的接送、解救僑民的行動之外,基本上沒有使用過海軍兵力,基本上可以說是零。

  隨著中國逐步走向世界,逐步成為具有世界性影響的大國,中國需要承擔更多的國際責任。索馬里護航可以看做中國海軍第一次在海外,即公海以外的廣闊海域遂行兵力行動。

  雖然不是直接的軍事行動,但是畢竟帶有實戰背景,是人民海軍首次走出國門的一次用兵,其開創性意義是不言而喻的。索馬裡海域的護航實踐為我們解決海軍如何使用的問題提供了非常寶貴的一個經驗,或者說走出了第一步。

  不過到目前為止,儘管護航了這麼長時間,但真正地使用武器打擊敵人,還是沒有的。那麼,以後如果面臨著更嚴峻的、更緊迫的、威脅更大的恐怖襲擊或海盜襲擊,我們如何使用武器?像這樣的問題,已經擺在我們面前了,這也是通過護航必需要研究和解決的問題。

圖為第二十批護航編隊
圖為第二十批護航編隊

  註:第二十批護航編隊曆時309天、航程5.23萬海里,創造了人民海軍艦艇編隊一次執行任務時間最長、航經海域最廣、總航程最遠、訪問國家最多、中外聯演最多等多項紀錄。

  2

  國際合作為什麼重要?

  過去,我們對國際合作的重視程度不太夠,往往把軍事力量用於自身防衛,在如何維護國際安全方面實踐很少。

  索馬里護航是一次具有深遠國際影響的國際合作行動,它是國際海域護航合作的成功案例,也是中國海軍對國際安全作出的一項突出貢獻。

  在整個護航的行動過程中,有各種各樣的方式,比如分區護航,也有像我們講“發班車式”的伴隨護航。中國海軍在整個護航過程中主要採取伴隨護航的方式。以後,在更廣闊、更多的海域內如何實行護航?我們還要繼續探索。

中國海軍撤僑行動
中國海軍撤僑行動

  大家看《紅海行動》、《戰狼2》非常振奮,都覺得中國海軍建設成就斐然,對軍人的那種“血性”有了非常大的信任。這些都是正面的。但是,從護航這個問題本身來看,我們的經驗還不僅僅是撤僑。

  儘管撤僑是中國海軍義不容辭的任務,我們必須要做而且要做好。但是,隨著國際形勢的發展,我們下一步的軍事工作重點、必須要研究的問題或者說戰略性課題是如何不撤僑。

  我們要通過發展軍事合作,廣泛開展國際軍事、國際安全合作,為整個世界的發展締造一個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這才是中國海軍未來必須要解決好的戰略性課題。

  在國際關係中,對於這樣的國際事務,只有參與才能贏得尊重,如果不參與只能贏得“禮遇”。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以後人民海軍必然會更多地參與這樣的國際行動,在更廣闊的海域隨行戰略使命任務,這也是我們從護航行動中可以得出來的重要啟示。

  3

  短板如何補齊?

  過去,我們主要都是在自己家門口遂行作戰任務,這樣的保障依託本土、依託大陸都可以進行。但是,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如何完成這種遠距離、遠海的保障,特別是持續時間很長的保障任務。這對我們來講很難,因為沒有成功的經驗。

  在剛開始執行這個任務的時候,很多同誌對此顧慮重重:沒有海外基地、沒有這種經驗、缺少對法規、對形勢等各個方面的瞭解。

  那麼,這場行動能不能夠遂行?很多同誌都面臨著很大壓力。

  事實證明我們可以完成,也完成得很好。但到現在為止,我們遠海護航行動主要還得靠本土派去的大型補給艦伴隨保障。

  儘管後來我們在相鄰的港口開設了臨時補給點、就近補給。但總體而言,沒有海外基地的短板已經越來越明顯。

  4

  裝備和保障能力如何發展?

圖為綜合補給艦青海湖艦
圖為綜合補給艦青海湖艦

  一方面,從我們自身發展來看,遠海行動既對海軍裝備和保障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檢驗著二者的發展水平。

  過去,經濟發展水平比較低的時候,我們很難造出大量大型艦艇,隨著綜合國力大幅提高,我們有了造艦的經濟基礎。而護航這種遠海行動在中國海軍裝備發展上發揮了很大的牽引作用,從近岸海域走向遠洋的任務恰恰需要大量的大型艦艇。

  10年前剛剛開始執行護航任務時,海軍兵力非常緊張。在護航這10年里,我們的戰艦逐步地增加,護衛艦也達到了4000噸級以上的水平,艦船的遠海適航能力、自持能力、抗風浪能力水平都得到了提高。

  當然,我們不會為護航專門發展裝備。裝備發展都是按照總體戰略需求和海軍發展大目標、按照最高技術水平要求來的。我們的基本方法應該是“向高看齊,向低兼容”,也就是瞄準最高最先進的水平,同時也要能兼顧這種低強度、低烈度的軍事任務,比如護航及簡單的作戰。

  另一方面,怎樣能通過更好地開展國際合作來保障我們自己的補給,這對我們海軍而言也是一個比較新的課題。

  護航行動雖然行動週期比較長、海域比較大,但是其頻率、使用強度、作戰烈度還是比較低的。

  中國自然不會以低烈度軍事行動的標準來建設海軍。我們海軍是瞄準著世界最先進水平來發展的。這是中國國家現代化的一個必要組成部分,也是我們國防現代化的基本內容之一。

  (本文圖片均來源於公號“當代海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