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胞姊批評:AED機得個擺字
2019年01月17日03:00

【星島日報報道】死因庭就四年前首次参加「渣馬」暈倒猝死年輕見習工程師召開研訊,死因裁判官昨裁定死於自然。死者胞姊吳頴瑜在庭外指出最可以接觸到傷者的醫療輔助隊「無認真做好呢個角色」,又強調案中的AED機是救命關鍵,但隊方「根本無諗住用,AED機得個擺字」,並指「如果喺卓諭呢件事之後佢哋有想認真作出改善,一七同一八年暈倒嘅跑手可能唔需要死。」她又哽咽道,面對英年早逝的弟弟無法釋懷,表示「佢嘅人生太短暫」。

吳批評醫療輔助隊沒有充分擔當好其角色,輔助隊的高級行動及訓練主任將統籌工作包裝得十分美好,但當前線人員作供,所有的安排不當都原形畢露。前線人員作供指當日並沒有獲分配對講機,不清楚AED機的位置,前線的工作人員根本不會接觸到AED機,直指「買幾多部AED機都係得物無所用」。她表示「渣馬」作為一個號稱國際體壇盛事的香港政府急救隊伍,發生意外時竟只靠用電話逐一通知隊員,質疑輔助隊的前高級行動及訓練主任無做好指引工作。而對主任稱資料不足,吳稱不相信香港政府會買不起對講機,直言「資源不足只係一個比統籌人士得過且過嘅藉口。」

吳強調AED機是救命關鍵,以藝人余德丞早前運動時暈倒,及上周日舉行的香港街馬參賽者為例,由於兩者皆有懂得運用AED機的救護人員在場,余和賽事中的二十八歲男跑手才得以保命,重申第一線的救治十分重要,但其弟最少等了十分鐘,專業的救護員到場才得到AED機作救治。

死者家屬曾入稟控告香港業餘田徑總會和醫療輔助隊,並向田總和政府索償,但後來發現入稟無助他們了解事件,死因庭召開研訊後已撤銷申索。被問有否釋懷,胞姊哽咽落淚「我唔知咩叫釋懷,總之我哋每一日、每一晚,諗返起卓諭,佢嘅人生太短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