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著|貓島,熱鬧的無人之境
2019年02月19日22:06

原標題:睡不著|貓島,熱鬧的無人之境

編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著”,歡迎繼續閱讀。這裏或許有個文藝片,這裏或許有個驚悚片。不知道你會悶到睡著,還是嚇得更睡不著。今晚的作品適合貓奴。

有人穿過半個中國去睡人,有人漂洋過海去擼貓。

日本愛媛縣大洲市的青島是聞名全球的吸貓聖地,因為僅有0.49平方公里的小島上生活著210隻貓(2018年數據),所以又被叫做貓島。

貓咪圍在船邊等漁人投魚。圖片來自青島twitter

貓島出名是因為2013年著名貓咪攝影師岩合光昭在社交媒體上的推介,在此之前這座小島逐年冷清,沒有車、沒有商店,只剩下16位平均年齡72歲的老人留守。

2014年,愛媛電視台製作了60分鍾的紀錄片《俺是貓,歡迎來俺家玩》(又名:貓的樂園),講述了突然上岸的擼貓客與衰老的島民之間的摩擦。

碼頭上迎接遊客的貓咪們。紀錄片截圖

青島是距離長濱港13.5公里的離島,漁業衰退後整座島滑入養老軌道,隨處可見被空置乃至倒塌的房屋,沿海的路上爬滿了海蟑螂,居民們所有的供給都靠往來本島的早晚兩班船。

而那上百隻野貓(影片拍攝時數據),原本從物資緊張的人類那能獲得的,只有一些小魚、碎肉、剩飯。為了爭食,貓咪們練了一身的功夫,經常十多隻貓為了一條魚混戰一片,其實魚可能早被眼明手快的叼走了。

當然,貓咪們也很聰(lai)明(pi),會聚集在特別照顧貓的老人家院子裡,也接受被戴上項圈,大概是想明白了,有搶吃的這工夫不如用來討好人類。

主動跳上人身上的貓。紀錄片截圖

2013年開始,從本島來的船上每天都坐滿了遊客,雖然一次登島可能才20人,但足以讓這座小島聒噪起來。

想像下成群的日本少女對著貓尖叫“卡哇伊~~”的場景,甚至還有沒輕沒重地會跟著貓擅闖民宅,把老太太們嚇得心驚肉跳。

島上老太太的日常閑坐。紀錄片截圖

遊客們帶來貓糧一路撒,貓咪們哪見過這個,跟在人屁股後面一路追,一路叫。後來演變到貓咪們跟“失足婦女”似的,就排排蹲在碼頭等船來。

貓咪在碼頭等遊客。圖片來自青島twitter

看見下客,貓咪們會主動迎上前喵喵騷叫要吃的——人類哪見過這個?

來自日本各地,乃至全球的遊客齊齊發出愉快的嗷嗷亂叫,抱貓拍照。很多遊客來了一趟都沒見過一個島民,可不是麼,這島上人才幾個?那麼多外人在,老太太們都躲屋裡了。

島上貓比人多許多。紀錄片截圖

船長石井京司在青島-長濱航線上開了三十餘年船,他出生在島上,曾以捕魚為生,但隨著魚價跌落、無人合夥,他跟大多數年輕人一樣早早離開故鄉,只是休息日回來捕魚解悶。

他表示,雖然遊客有點吵,但現在回島上過節的人都很少了,再過幾年島上人越來越少,如果借貓的光能熱鬧些也好。

石井京司。紀錄片截圖

然而熱情的遊客們帶來了貓糧與垃圾、愛心與麻煩。

青島從硬件來講,沒有成為觀光地的條件與必要。為了調節陡增的遊客與居民生活的平衡,市里屢次派人來與島民開會,希望能夠動員島民參與維護貓咪觀光,然而居民年歲太大,也並非所有人都喜歡貓,難以達成一致意見。

遊客打開行李箱拿貓糧。紀錄片截圖

2014年,“擼貓島規”出台:遊客只能在指定地點給貓投食;垃圾自理;不得進入民居。

此外,有4位居民組成了“青島貓守護會”,擔起照顧貓的責任。其中時年64歲的紙本直子因為最為年輕,負責平日喂貓糧、清理消毒,沒多久,貓們就巴結上她了。

貓島受到的關注漸漸帶來爭議,許多網友質疑貓咪的健康問題,表示“貓咪太瘦了好可憐”“衛生太差了”。這些意見都被轉向了紙本直子,這位在島上住了一輩子的老太太無奈又委屈:“那你們要我怎麼做嘛,我也不知道啊。”

紙本直子。紀錄片截圖

網絡的力量對這座閉鎖的小島來說太大了。

2016年,由熱心網友為貓島建立的社交賬戶上發佈了一則求助消息,說:島上沒有商舖賣東西,貓糧儲備不足,冬天船隻也要停使了,請大家幫忙。

不久後,40大箱貓糧紛紛寄到島上,貓島賬戶不得不趕緊再度發文請網友停止寄糧。這事件還一度受到質疑,認為貓島管理不力。

但是,老人家們每天記得吃藥就不錯了,哪管得過來這些?

網友寄來的貓糧堆在遊客碼頭裡。圖片來自青島twitter

另外方面,島上的生殖力似乎全都轉移到了貓身上,母貓混著帶幼崽,而小貓三週就開始到處亂跑。遊客帶來充沛的食物助長了貓的生殖,每年能有二三十隻小貓咪誕生。為貓咪做絕育,似乎成了抑製貓咪過剩與居民生活的唯一方式。

母貓在喂養小貓。圖片來自青島twitter

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2014年開始陸續有貓被送出島實施去勢手術,但受限於經費,數量並不大。

影片外,愛心人士不斷介入資助貓咪節育,截止至2017年底,共絕育55只母貓1只公貓,並剪耳作為標記。

島上的剪耳貓。圖片來自青島twitter

這件“小島大事”在2018年獲得了“解決”,公益組織“動物基金”捐出40萬日幣(合2.48萬元人民幣)承擔全部島貓的節育費用。

10月17日,“拆蛋部隊”登島,三個醫生輪流施行手術,當天共絕育了97只公貓、75只母貓,從此貓島上將再無幼貓誕生。

值得提一句的是,截至發稿前,青島上共有貓210只,而常住人口只剩下了6個。這樣一部紀錄片說了“貓洪”,其實也說了人口寒冬。

近年來,隨著老人的離開,越來越少人回鄉,被評定為縣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昔日青島驕傲“盂蘭盆舞會”,也早已因為沒人跳取消了。

人口老齡化在該片中的呈現因為貓,多了些浪漫與修飾,而同樣的問題發生在中國就成了“老人村”現象。

此前已有媒體報導,寧波市奉化區大堰鎮嚴家田村,只剩10來個人,但狗倒有12條還在不斷繁殖,變得越來越像個“狗村”。附近大量的村莊也面臨常住人口銳減,老年人占比高,尤其空巢老人占比高的窘境,村子跟人一樣逐年老去。

最讓人痛心的必然趨勢是,這些“老人村”漸漸會零落成“空村”,曆史的訴說將在某處失聲。

去年,在紀錄片結束拍攝的四年後,紙本直子已經67歲,她透露當年島上居民對推行觀光的疑慮。大部分認為遊客帶來人氣是好的,為此島上要加設自動售貨機等配套也是好的,但誰來打理呢?大家年紀都大了,萬一貓咪熱潮退去了呢?誰來維護這些機器與貓?與其那樣,不如像現在這樣照舊過日子。

如今,島上的貓均已絕育,數量因自然死亡在逐漸減少。紙本直子坦言:“雖然貓咪消失會覺得寂寞,但像我們這樣的老人看病住院時必須離島,以後島上沒有居民了渡船可能也停航了,現實很殘酷,也許這些貓被有能力的人領養更好。”

看來,“貓咪天堂”在人間應該不會太久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