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古型男】他對英超時尚潮流有何影響?
2019年03月11日15:59

頭髮染成粉紅色,代言名牌內褲,費爾迪-龍格堡是阿仙奴的大衛碧咸,在世紀之交,瑞典人在高貝利球場是如此特別。行星足球為您評論龍格堡的粉紅頭髮為球壇美學帶來的影響...

2008年,阿仙奴的賓特拿因為穿著粉色球靴登上了各大報紙頭條,丹麥人的審美情趣在彼時遭到了很多譏笑。「我愛我的粉色球鞋,」賓特拿表示,「我小時候就穿這個顏色,我覺得這很獨特。」

而從彼時再往前倒退十年,球員們幾乎都是清一色的黑色球鞋。並不是英超缺乏個性球員,但大家展現風格的方式還非常有限。埃里克-簡東拿是彼時英超中最經典的性情中人,他展現自己桀驁不馴的方式也就是豎起衣領。而大衛-大衛碧咸則充分利用了自己逆天的顏值,常常用不同的髮型引領風潮。

回到如今,看看現在的綠茵場,感覺不染頭髮,不露紋身簡直就是裸奔,黑色的球鞋再也難見,一場比賽球鞋的顏色可以拚出一個彩虹,甚至還有兩隻腳上穿不同顏色的。

就髮型來論,阿仙奴曾經的另一位斯堪的納維亞人突破了1990年代末的美學荒原,成為了「頭可斷,髮型絕不能亂」的超級英雄,瑞典中場龍格堡在阿仙奴9年的時光裡兩奪英超冠軍,三擒足總盃冠軍。

1998年,阿仙奴用300萬鎊的「白菜價」將龍格堡帶到了高貝利球場,瑞典人傳停帶射樣樣精通,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他那一頭粉紅色的頭髮。

2002年,阿仙奴在足總盃中2比0擊敗車路士奪冠,龍格堡成為了場上的主角。瑞典中場25碼外一腳勁射。幫助阿仙奴在第80分鐘鎖定勝局,並在賽後當選了全場最佳球員。但是除了入球,那天的千年球場充滿了將頭髮中間染成紅條紋的球迷,以此支持龍格堡的畫面成為了永恒經典。

一個勁地稱讚龍格堡的長相可能顯得浮誇,瑞典人在場上也絕對是有兩把刷子。能量十足,技術精湛,平均沒四場就收穫一粒入球,比後來的前鋒賓特拿效率高多了。他也是雲格的阿仙奴時代「上半場」輝煌的核心代表之一。

除了長相,龍格堡跟大衛碧咸的確擁有許多相似之處。無人懷疑大衛碧咸的球技,同時,碧咸的名人效應和潮流格調改變了人們對足球運動員的看法,也改變了球員這個群體的美學認識。

龍格堡是阿仙奴的大衛碧咸,儘管粉紅色的頭髮對於場上的閃轉騰挪幫助並無太多,但足球運動更是一種文化,在2000年初,龍格堡成為了一名出色的球員和一個典型的文化符號。就像大衛碧咸,瑞典人展示了英超球員可以使用自己的影響力來左右文化潮流。

作為有著文藝複興範兒的男人,阿仙奴中場可以在一秒鍾內脫下自己的紅色波衫,穿上CK的內褲走上T台,而兩種生活都為他的名氣和金錢添磚加瓦。

一些人並不認同這種風尚,他們認為過於在意外表的球員在場上的專注力會下降。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很好的駕馭時尚,比如沒有龍格堡帥的馬田-基昂,同樣染了頭髮,但卻沒有成為經典形象。

最終,龍格堡對於綠茵場美學方面的引領在長期看來是有益無害的。因為我們不難去想像為何粉色戰靴會被如此嘲笑,事實上,龍格堡自己也常常被懷疑是同性戀,而瑞典人會用很好的幽默感去為自己澄清。

阿仙奴傳奇可能有些自負,但他繼續著自己時尚達人的身份,並且以己之身打碎一個個對此不公正的偏見。

(楊槍槍)

【來源: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