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進入“佛系”增長期
2019年03月25日18:05

  3月21日,騰訊發了一份堪稱“佛系”的財報:收入同比增長27.9%至849億元;非通用會計準則淨利潤同比增長13%至197億元。考慮到當前的各種大環境,這個業績還算不錯。但對於習慣了長期高增長的騰訊投資者來說,又覺得不太過癮。

  所謂佛系,即“都行、可以、沒關係”。從財報中騰訊的幾個業務條線來看,都堪稱佛系狀態:

  遊戲——最熱遊戲‘吃雞’的版號也許能拿到;

  數字內容——“騰愛優大戰”(騰訊視頻、愛奇藝和優酷)之下,扭虧為盈也要看緣分;

  產業互聯網——從C端往B端進發,深耕才能出價值;

  投資——700多家公司究竟能獲得怎樣的回報?也許只是時間知道;金融——成為巨頭之前還需曆經備付金、國際化、監管的考驗。

  佛系遊戲,吃雞版號和國際化

  由於遊戲的重心逐漸從PC過渡到手機(導致遊戲毛利下滑),所以騰訊的遊戲業務,我們只看手遊即可。

  可喜的是,遊戲商業化許可證(版號)從去年12月重啟審批,騰訊共有8款遊戲(7款是手遊)獲批。

  但遺憾的是,跟王者榮耀在用戶方面一個量級的“吃雞”(刺Guild Wars場)還沒拿到版號,去年12月這兩款遊戲MAU(月活躍用戶)分別為1.64億和1.59億。業績會QA環節,管理層回答很佛系:

  “《絕地求生》作為一個戰略競技遊戲,這個類別實際上在中國也可以看到一些其他遊戲公司拿到版號、得到批準。版號我們在積極溝通,沒有新的進展,但是我們還是會努力的,可能未來也會對這些遊戲進行各種各樣的修改或申請,看能不能拿到。”

  另外值得一說的是,騰訊39款遊戲已經升級健康遊戲系統,未成年人遊戲時長大大減少,收入從邏輯上看也會減少。

  所以在2018Q4,騰訊的手遊收入同比增長12%至190億元,這塊業務只能說是一般般。

  當然,手遊業務除了國內放開版號,爆款遊戲能變現外,還有另外一個增長點——國際化。

  當前,騰訊憑藉投資和海外運營,試水遊戲國際化之路,有了一個不錯的開局。例如2018年12月supercell全球發行的《荒野亂鬥》,成為50個市場下載次數最多的遊戲;刺Guild Wars場的海外版《PUBG MOBILE》取得突破性的成績,按月活計算已經成全球最受歡迎遊戲。

  但我們也應該看到,遊戲在海外的收入整體占比還很小,比如《PUBG MOBILE》收入也就手遊板塊的百分之一。海外國家與我們文化差異大,需要深度運營摸清各地情況,這又需要一個過程。

  佛系長視頻,“騰愛優大戰”下的盈利前景

  我們先來看一組數據:

  愛奇藝訂閱用戶同比增長72%至8700萬,騰訊視頻訂閱用戶同比增長58%至8900萬。

  愛奇藝增長來自超強的自製劇,《延禧攻略》、《偶像練習生》、《熱血街舞團》都爆紅;騰訊視頻增長有流量源泉支持,IP資源協同(閱文),還財大氣粗的合作40多個頂級國際體育IP,比如騰訊視頻獨播NBA。

  2018年愛奇藝內容成本為211億元,虧損91億元;同期騰訊整個體系內容成本為391億元,騰訊視頻具體虧損多少未披露,想來不會比愛奇藝少。

  雖然騰訊視頻的資源更強,但愛奇藝與其距離逐漸拉近,看訂閱增速都有超過的跡象。這一塊業務,兩三年內盈利的希望不大,即使是行業向好的情形下:

  剛剛過去的2018年,影視行業相關的稅務話題甚囂塵上,並產生連鎖反應,間接讓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這三家公司未來的成本大幅下降。

  2018年6月,幾大“部局”聯合印發《通知》強調,每部電影、電視劇、網絡視聽節目全部演員、嘉賓的總片酬不得超過製作總成本的40%,主要演員片酬不得超過總片酬的70%。

  2018年8月,三大在線視頻平台和六大製作公司響應上述號召,聯合發佈《關於抑製不合理片酬,抵製行業不正之風的聯合聲明》。除上述片酬百分比限額,還進一步擬定演員單集片酬不超過100萬元,總片酬不超過5,000萬元,要知道頂級演員以前一部劇的片酬能超過1.5億。

  目前少部分頂級演員已經接受5,000萬元,大部分觀望者最後可能是:要麼接收降薪,要麼接受“過氣”,就是這麼現實。還記得《甲方乙方》里那個想過普通人生活的女演員嗎?一不小心就過氣,成為真正的普通人了。

  一般來說,平台度過了頭幾年百分之幾百的黃金髮展期,不再害怕突然掉隊,定價權(話語權)自然就會提升。就像秀場直播和遊戲直播,現在主播換平台帶走千萬粉絲不存在的。

  在線視頻平台就處於這麼一個階段,顯現其定價能力的不只是演員限薪,還在於版權採購。採購版權的成本已經從1,500萬一集下降到800萬元一集。

  這一塊,我們就拭目以待,看騰訊視頻是否能超出我們的預期。

  佛系產業互聯網,B端賺不了快錢

  4年前騰訊就提出了產業互聯網,但把這個事真正上升到戰略高度,還是架構調整——新成立CSIG(雲與智慧產業事業群),整合內部騰訊雲、互聯網+、智慧零售、教育、醫療、安全和LBS等行業解決方案之後。

  騰訊產業互聯網的本質,是用數字化手段改造傳統企業。誰先迭代、先上“雲”、先找到精確觸達目標消費者的方法,誰就將在管理成本、銷售成本、人力成本、軟硬件成本上取得巨大的節省,而產生競爭力。

  在信息時代,如果傳統企業不順著這個趨勢來,很可能就被物競天擇自然淘汰了,所以這塊肯定是有價值的。目前騰訊產業互聯網方面越來越清晰,金融、醫療、教育等領域發展的比較成熟。

  但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產業互聯網終歸是個B端生意,它的增長曲線可能不想C端爆品那麼陡峭,不可能像王者榮耀那樣一天賺一個億,還是高毛利又網絡效應的一個億。

  To B的生意慢在這幾個地方:

  需要找準目標及需求。請注意:目標不是公司,而是拍板的那個人。這個人可能是老闆,可能是業務負責人,也可是某職能部門的老大。而且要摸清楚他們的需求,除企業主以外的需求,可能還要摻雜個人及部門的因素。

  需要經得起比較。企業採購遠沒有個人消費那麼衝動,除了性價比要考慮,還需要考慮安全等問題。比如把數據放在雲上,企業就要比較騰訊雲和阿里雲誰出的事多,誰更嚴重。

  需要克服企業內部的阻力,有可能公司銷售人員不愛用你的系統,抵製導致你這套東西收效甚微。有可能財務大姐說,這東西沒以前的好用,雖然她連熟悉都沒有熟悉就定論。突破大部分企業的慣性是很難的。

  還是那麼結論,我們認為產業互聯網很有價值,但它的增長可能沒有消費互聯網那麼爆炸。所以說,這一塊的增長,短期也非常的佛系。

  佛系投資,標的還沒走到盈利那一步

  除了發展核心業務,騰訊亦投資各行業最優秀的公司(包含文學等IP類組合、垂直平台、O2O、智慧零售等),把握垂直領域的機遇。騰訊年報顯示,其累計投資了逾700家公司,超過100家成為獨角獸(估值10億美元),其中60多家已經上市。

  依我們的理解,大多數的公司的發展路徑,其實都比較相似:

  第一階段,構建基礎的商業邏輯和場景;

  第二階段,流量和數據的積累(騰訊在這一步有極大的助力);

  第三階段,爆炸式的收入增長;

  第四階段,躍過盈虧平衡點後顯著的盈利能力。

  騰訊投的公司,只有少數處於第四階段,能有顯著的盈利能力。大多數還是二三階段,快速積累流量和數據,或者是收入爆炸式增長,但虧得都不要不要的(就像滴滴和美團)。

  經曆了2018年互聯網企業赴港赴美上市潮,就算看紙面盈利,當前騰訊投資這一塊也不太好。2015年-2018年,騰訊來自投資公司的收益(主要是上市灘薄帶來的紙面收益),分別為40億元,78億元,181億元、327億元。而2018年投資部分的資產為3630億元,這部分紙面收益為9%。

  我確信這700家公司不少會有盈利前景,騰訊的投資絕對不會虧,這是肯定的。

  但是你不能指望它們短期內能大批量盈利,甚至從分紅上反哺騰訊(互聯網公司分紅敢瞭解一下嗎)。假如有人問南山高盛(騰訊金融部諢號),“你投資的標的怎麼樣?”他只能答“未來可能不錯。”

  所以說,投資也是佛系的。

  佛系金融,成為巨頭前的三次曆練

  比起另外兩塊業務,騰訊財報中的“其他”反而顯得更加亮眼。2018年騰訊的其他業務收入高達780億元,主要是金融科技和雲服務收入增長所致。其中雲服務收入為91億元,也就是說另外689億元收入主要來自金融科技,尤其是支付和理財通。

  支付業務2018年日均交易量超過10億次,商業支付占50%以上且收入同比增長逾一倍。支付平台連接數以千萬計的商戶,Q4的月活躍用戶增長逾80%。理財通平台管理的資產超6000億人民幣,累計用戶達1億。

  無論是外界還是騰訊自己,當下對騰訊金融科技這塊,都寄予了厚望。從現階段看,這部分業務或許可以在當下成為騰訊財報的希望,但要想成為帶動騰訊走出佛系增長的力量,還稍顯不足。

  希望在於空間很大,騰訊在用戶側有得天獨厚的稟賦。

  挑戰則來自三方面:

  首先是如何突破支付業務本身的低利潤瓶頸。個人和商戶使用支付是不收錢或者費率很低的,這一塊的商業模式過去是通過用戶的備付金(比如微信錢包里的零錢)產生的利息盈利。但是央行規定2019年1月14日前撤銷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備付金,原來一年幾十上百億的利息收入沒有了。

  理財通的跨越式發展,其實也有一些應對備付金取消的意思。騰訊推出零錢通,讓用戶拿微信里的零錢投資基金,讓原來拿用戶的錢生息模式,變成了用戶買基金收手續費的模式。

  但這塊損失是存在的,直到絕大部分用戶都把零錢拿去買理財買基金才能彌補。目前微信支付有8億綁卡用戶,但是理財通累計用戶是1億。

  其次是國際化方面。與支付寶的國際化相比,微信支付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全球四大電子錢包(支付寶、微信支付、PayPal、paytm),支付寶獨家兩席位。2015年支付寶收購了印度的paytm,近期又收購了英國WorldFirst。

  由於之前更專注在國內市場,微信近期也開始發力國際市場。2018年8月,微信支付在馬來西亞推出,用於充話費、機票、超市購物等交易;10月,微信支付於香港首次推出跨境移動支付。

  其三,騰訊的金融板塊還面臨監管趨嚴的問題。

  目前包括螞蟻金服在內的幾家公司已經“享受”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的監管待遇,而騰訊金融板塊因為散佈在不同業務中,還沒有被監管嚴加照看。隨著穿透式監管漸行漸行,無論騰訊金融拆分與否,未來都可能被納入整個監管體系,並對其資本金等提出更高要求,屆時對騰訊金融板塊又是一次大考。

  度過了這三方面的挑戰,騰訊金融板塊才有可能進化成互聯網金融巨頭。

  小結

  目前的騰訊,雖然遊戲、長視頻、產業互聯網、投資、金融等業務可能前景都不錯,但近期是看不到什麼爆炸性的發展,所以我們稱之為騰訊的佛系增長期。

  來源:鈦媒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