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下偏見,看看女星們的嚴肅作品閱讀
2019年04月15日16:31

原標題:拋下偏見,看看女星們的嚴肅作品閱讀

在3月參加巴黎時裝周時,超模貝拉·哈迪德表示自己整整一星期沉浸在斯蒂芬·金的最新恐怖懸疑小說The Outsider里 ,不僅曬出一眾名牌手袋間櫻桃紅封面的小說,在到達巴黎,步出戴高樂機場時,還機智地用這本書遮住臉部以阻擋狗仔隊的拍攝。而她的姐姐吉吉·哈迪德似乎有更好的文學品位,在出席米蘭時裝周時,本該是拎著名牌手包的右手則是阿爾貝·加繆的《局外人》,這部總是在現代文學經典書單出現的作品。

但尷尬的是,明星們,尤其是女明星們,常常會因為社交媒體上的閱讀形象招來酸言酸語,被認為是在博版面、吸流量。比如《紐約郵報》一篇名為《哈迪德姐妹讓書籍成為2019最火時尚單品》

(Bella and Gigi Hadid make books the hot new accessory of 2019)

,同時還不忘挖苦另外一位愛讀書的明星——艾瑪·溫斯頓。

《外來者》(The Outsider),作者:(美)斯蒂芬·金(Stephen King ),出版社: 斯克里布納(Scribner ),2018年5月22日

《局外人》(L’Étranger),作者: (法)阿爾貝·加繆 (Albert Camus),譯者: 柳鳴九,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2013年8月

當然,目前這對文藝姐妹還沒有分享過她們關於這兩本書的感想,但是她們社交賬號上的大量粉絲卻給出版商帶來甜頭。此外,在公眾視角中,有著愛讀書人設的名人還有我們熟悉的影星艾瑪·沃森、瑞茜·威瑟斯彭和名嘴奧普拉·溫福妮,她們通常會定期舉辦讀書會並貼文分享讀後感,談論使她們沉浸其中的小說和傳記文學。

當然,對於名流而言,貼出閱讀照片不僅僅是在傳達和維護自己的公眾形象:看!我在閱讀,我很有品位,我很優雅!她們常常是為了表達自己在行業內的專業度或者自己的政治訴求。比如瑞茜·威瑟斯彭作為著名演員兼製片人,通過發佈相關作品的理解,往往為自己的新片宣傳造勢。而影星艾瑪·沃森,亦常常作為女權主義者出現在公眾視野中,所以會釋放出女性主義的訴求,比如之前社交媒體上發佈的艾瑪最喜歡讀的21本書,大部分都是女性作家和女權主義者的作品。其中第一名就是美國著名的劇作家、表演藝術家也是女權主義者伊芙·恩斯勒

(Eve Ensler)

的大作——《陰道獨白》

(The Vagina Monologues)

,第二名則是美國女詩人克拉麗莎·平克拉·埃斯蒂斯

(Clarissa Pinkola Estés)

的《與狼共奔的女人》

(Women Who Run With Wolves)

艾瑪·沃森正在閱讀《陰道獨白》,傳達出女權主義的立場。圖片來源:https://www.elle.com/culture/books/news/g29702/emma-watson-book-list/。

要說女星讀書的照片,瑪麗蓮·夢露閱讀《尤利西斯》的鏡頭可不能跳過。對於許多文學愛好者而言,詹姆斯·喬伊斯毫無疑問是20世紀最偉大的小說家,他的《都柏林人》、《一個青年藝術家的畫像》也許你早已欣賞過,但是作為意識流經典的《尤利西斯》卻常常成為難以克服的高峰,其怪誕的內容、灰色淩亂的意識流敘事,讓你常常沒讀幾頁就敗下陣來,但是它卻是夢露喜歡的作品之一。

1955年的布魯姆日

(布魯姆日,英文Bloomsday——每年的6月16日,為紀念20世紀愛爾蘭小說家詹姆斯·喬伊斯巨著《尤利西斯》而產生,此日是《尤利西斯》的主人公利奧波德·布魯姆在愛爾蘭街頭遊蕩的日子。)

,夢露和攝影家伊芙·阿諾德

(Eve Arnold)

去拜訪住在長島的詩人諾曼·羅斯頓

(Norman Rosten)

,出發之前,伊芙提出拍攝一些夢露日常閱讀的鏡頭,夢露就帶了《尤利西斯》,在路上的一個小遊樂場,夢露停下來閱讀。在拍攝的瞬間夢露大聲朗讀起來,後來據她自己說,當時自己是深深地沉浸其中,而非一章一章地機械閱讀,情不自禁,就讀出了聲。後來這種閱讀方法成為研究《尤利西斯》的學者和熱情的讀者們最喜歡的一種。帶著“性感女神”、“金髮傻妞”標籤的夢露身著泳衣閱讀著被認為最晦澀難讀的經典,成為攝影師伊芙·阿諾德

(Eve Arnold)

的經典作品之一。

但是也有不少人認為是在擺拍:開什麼玩笑,穿著泳衣,還是《尤利西斯》?但為什麼閱讀就不能穿泳衣,金髮美女就不能讀嚴肅文學嗎?夢露一生收藏的圖書甚多,根據1991年夢露藏書的拍賣清單來看,她生前藏書有四百多種,而且許多都有鉛筆劃線和註解,其中還有《了不起的蓋茨比》、《看不見的人》、《在路上》等許多嚴肅文學,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夢露是一位熱愛閱讀的人。

瑪麗蓮·夢露在閱讀《尤利西斯》,攝於1955年,紐約長島,伊芙·阿諾德攝。圖片來源:http://time.com/3809940/marilyn-monroe-james-joyce-photo/

《尤利西斯》(Ulysses),作者: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出版社: 企鵝出版社( Penguin),2011年11月

也許一些老書蟲們不禁哀歎,書籍已經淪為資本時尚的附庸點綴了嗎?但是,早在約翰遜博士時代,書籍就已經是學者呈現給保護人的貢品,成為領主們赫赫戰功的一枚小勳章。所以,無需哀歎,我們不妨換個角度,至少說明,在這個蘋果手機等電子屏製霸的迷幻時代,紙質傳世經典的權威仍然存在,即便你是有上億粉絲的全球巨星,也要向經典折腰,不管你是否真心。而他們的強大流量,帶給粉絲的示範作用和模倣傚應是無窮的,也是應該讚許的,總比戴著金鏈子,身穿古馳、普拉達,開著蘭博基尼直播撕書來得好。

而且,時尚與文學的緋聞糾纏由來已久,比如《查理與巧克力工廠》的作者,羅爾德·達爾少校

(Squadron leader Roald Dahl)

不僅僅是寫童話的高手,寫恐怖作品也是一流,他的第一任太太就是奧斯卡獎得主翠西亞·尼爾

(Patricia Neal)

,是時尚與文學的一段佳話。而上面提到的夢露,她和劇作家阿瑟·米勒的婚姻雖然以離婚收場,但也算得上時尚與文學的一段孽緣。

2009年,法國設計師Olympia Le-Tan 和電影製片人Grégory Bernard就聯手直接把書籍本身化為時尚品,他們創辦了手開包——即將手袋設計成書本的模樣,這樣那些名媛淑女們就可以同時展示她們智慧與美貌的完美結合了。品牌名即為Olympia Le-Tan ,第一期推出主題為“You ca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書不可貌相)

系列,以《麥克白》、《道連·格雷的畫像》和《傲慢與偏見》等21部經典的最初封面作為創意,在巴黎一炮走紅,大受歡迎。隨後,則有《紐約客》和海明威作品系列。為了迎合中國消費者,還推出了單價1400歐元的《紅樓夢》和單價1100歐元的《中國神話故事》。而作為世界出版業的頂標——企鵝蘭登,其標誌性的橘、黃、藍三段式封面和那憨態可掬的企鵝商標早已成為時尚標誌,更不用說旗下的各種文創如杯子、雨傘、手提袋、摺疊椅等等。

以《紅樓夢》封面為主題的手開包,售價1429.17歐元。圖片來源:https://olympialetan.com/

企鵝圖書的封面和周邊產品,是年輕人社交媒體上的寵兒。圖片來源:https://www.Pinterest.com

現在,為了適應年輕群體的需求,圖書的設計越來越多傾向社交性,比如大家常常做的在朋友圈或者Instagram上面曬出自己正在閱讀或者假裝正在閱讀的書籍。而出版社也樂得利用這些全球性的社交工具發佈本月最新暢銷書和經典作品長銷書,做出大量的周邊產品,滿足讀者的不同需求。簡短的標題、別緻的字體、高飽和度的顏色,更加受到青年讀者的喜愛,比如Instagram上#amreading和#bookstagram這兩個標籤分別有150萬和3000萬用戶建了這兩個標籤,就有相當多這樣的設計。

一本好書,當然值得分享,我們吃到好的餐廳都要開開心心地發圈曬圖,那麼曬一下讀書,又有什麼不可以呢?我們可以發,為什麼明星就不可以呢?

(參考資料: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entertainment/books/books-have-become-the-new-it-fashion-accessory-is-that-such-a-bad-thing/2019/03/29/6c020bce-509f-11e9-a3f7-78b7525a8d5f_story.html?noredirect=on&utm_term=.9978ba0228d8

http://luxe.co/post/85565

http://time.com/3809940/marilyn-monroe-james-joyce-photo/

https://www.elle.com/culture/books/news/g29702/emma-watson-book-list/ )

作者:新京報記者何安安 實習生 王塞北

編輯:徐悅東 校對: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