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才是世乒賽「初代目」 獎牌數僅次於中國隊
2019年04月19日20:16

「贏波怪物」巴納
「贏波怪物」巴納

  2019年4月21日,第55屆世乒賽單項賽將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拉開戰幕。這是匈牙利第4次承辦世乒賽,上一次是1950年第17屆世乒賽,距今已時隔69年。

  匈牙利最近一次染指世乒賽獎牌是在1995年天津世乒賽上,巴托菲/托特獲得女雙銅牌,之後隨著中國隊重回世界巔峰,世界乒壇的重心也開始往亞洲傾斜,匈牙利隊境況江河日下,再沒有能力與世界勁旅一爭長短。但是在世乒賽的歷史上,他們是當之無愧的傳統豪門,手握68枚金牌、58.5枚銀牌和75.5枚銅牌的匈牙利隊,在世乒賽獎牌榜上僅次於中國隊。

  硬質膠皮時代的絕對王者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英國人發明了乒乓球,但是匈牙利人統治了乒乓球。

  1926年,首屆世乒賽在英國倫敦舉行,比賽設男團、男單、女單、男雙、混雙共5個項目。匈牙利人開始即創巔峰,包攬了世乒賽全部金牌,這個紀錄一直延續了半個多世紀,中國隊在1981年以包攬7金的方式,時隔55年後重現了「一個協會包攬全部金牌」的一幕。

  在強大的實力驅動下,匈牙利在1929年承辦了第3屆世乒賽,舉辦城市正是布達佩斯。就在這屆比賽,一位18歲的本土少年橫空出世,他先是與隊友一起幫助匈牙利隊實現了男團三連冠,隨後又搭檔薩巴多什獲得男雙冠軍,開啟了傳奇生涯的幕布,他就是維克多·巴納。

  匈牙利隊在1926年到1936年期間統治了世界乒壇,巴納也在此階段締造了一個「恐怖」的紀錄:1930-1935年,他在男單賽場上呼風喚雨、所向披靡,6年時間里僅有一次被隊友兼雙打好友薩巴多什擊敗過,其5次奪得世乒賽男單冠軍的紀錄至今無人撼動。首任國際乒聯主席蒙塔古曾評價巴納說:「他是乒乓球史上第一個王者,他創造了一個「贏波怪物」,是我見過的最偉大的選手。」

  巴納為匈牙利貢獻了21個世界冠軍後,於1938年移民英國,隨後在1939年第13屆世乒賽上搭檔伯格曼問鼎男雙,拿到了自己第22個世界冠軍。而且如果不是因第二次世界大戰導致世乒賽中斷了8年,他所創造的成績恐怕遠不止此。

  風雨飄搖的12年

  1947年,中斷了8年之久的世乒賽再度啟動。然而隨著巴納的離去,匈牙利男隊的霸主地位遭到以捷克斯洛伐克為首的其他歐洲勁旅的強勢衝擊,匈牙利隊一統天下的局面被徹底打破。女隊的法卡斯則在女線上一枝獨秀,1947年-1949年,她實現了世乒賽女單「三連冠」。

  直至西多和別爾切克的出現,不僅緩解了匈牙利男隊的危機,同時也為削球打法帶來了革命性的改變。1949年第16屆世乒賽,在西多的帶領下,匈牙利隊奪回了男團冠軍。

  1953年第20屆世乒賽,西多在男單比賽中衝破了歐亞各路好手們的重重封鎖,奪得男單冠軍,這個冠軍也成為了硬質膠皮拍的最後一個世界冠軍,世界乒壇自此進入了海綿球拍時代。

1949年第16屆世乒賽,在西多的帶領下,匈牙利隊奪回了男團冠軍
1949年第16屆世乒賽,在西多的帶領下,匈牙利隊奪回了男團冠軍

  「初代王者」最後的瘋狂

  上世紀70年代初,近台快攻打法在亞洲方興未艾,弧圈結合快攻打法在歐洲初露崢嶸,歐亞對抗的雛形開始顯現。在這個大環境下,克蘭帕爾和約尼爾的出現,讓匈牙利隊再次回歸一線勁旅的行列。

  1970年斯堪的納維亞公開賽,匈牙利隊以3比2戰勝了中國隊獲得團體冠軍,標誌著匈牙利隊的重新崛起。幾個月後的第31屆世乒賽,儘管約尼爾擊敗了李景光和莊則棟,克蘭帕爾擊敗了梁戈亮和莊則棟,但是由於三號選手貝列茲內伊全送三分,匈牙利隊與中國隊苦戰九盤失利。在單項比賽中,約尼爾/克蘭帕爾奪得男雙冠軍,匈牙利隊經過18年的努力,終於再嚐世界冠軍的滋味。

  由於匈牙利隊三號選手偏弱,克蘭帕爾又因違反紀律而被禁止參加1975年世乒賽,匈牙利隊在32屆、33屆世乒賽上都沒能進入前四名。團體賽的失利並沒有影響到約尼爾在單項賽中的發揮,他在第33屆世乒賽的單項比賽中出盡風頭,為匈牙利隊再一次注入了一針「強心劑」。

  那屆世乒賽,他在單打吡賽中戰勝了中國選手李鵬,隨後又以3比0輕取日本名將河野滿,最後在決賽中逆轉擊敗了南斯拉夫名將斯蒂潘契奇,繼西多之後時隔22年後再一次幫助匈牙利隊拿到了聖·勃萊德杯。雙打吡賽,他又和蓋爾蓋伊合作登頂男雙。約尼爾的兩個冠軍極大地提升了匈牙利人的自信心。而隨著克蘭帕爾的「解禁」,再加上蓋爾蓋伊的成長,匈牙利隊終於具備了可以與中國隊一較高低的整體實力。

約尼爾帶領的匈牙利男隊見證「初代王者」最後的瘋狂
約尼爾帶領的匈牙利男隊見證「初代王者」最後的瘋狂

  第34屆世乒賽,匈牙利隊為爭奪小組第一與中國隊大戰八盤,約尼爾擊敗了郭躍華和黃亮,蓋爾蓋伊擊敗了郭躍華,只是剛「解禁」不久的克蘭帕爾連失三分,才使中國隊涉險過關。

  第34屆世乒賽後,匈牙利隊的三號選手蓋爾蓋伊實力上升之快令人生畏,他的冒出也解決了匈牙利隊只靠約尼爾和克蘭帕爾打天下的困境,再加上匈牙利隊逐漸破解了中國隊的發球和台內球技術,對於長膠的適應能力也大大增強,終於在第35屆世乒賽中,匈牙利隊憑藉整齊的陣容和高昂的鬥志在小組賽和決賽中兩勝中國隊,27年之後再次捧起斯韋思林杯。

  第36屆世乒賽男團決賽,雖然匈牙利隊三員虎將沒能抵擋住中國隊三員小將的衝擊,但以約尼爾為核心的匈牙利隊從上世紀70年代中到80年代初的精彩表現,成為了世界乒乓球史上不可磨滅的輝煌一筆。

  從第33屆的指點江山,到第35屆的意氣風發,再到第36屆的英雄遲暮,匈牙利乒乓球「最後的瘋狂」始於約尼爾,也終於約尼爾。

  全文將在2019第5期《乒乓世界》中刊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