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台北後花園”慢慢逛
2019年04月25日10:16

原標題:宜蘭,“台北後花園”慢慢逛

火車開過瑞芳站後,乘客的人數驟減。原本擁擠不堪的車廂變得空蕩蕩,想來大多數人都在瑞芳換乘去熱門的九份,如我這般衝著宜蘭去的,便不自覺地鬆了一口氣:總算在假日遊客擁擠的台灣,尋到了一處清淨之地。

宜蘭縣位於台灣島東面,城鎮都不太繁華,但勝在清幽質樸,常被稱作“台北的後花園”。若開車來不過40分鍾,但火車要慢得多,2小時車程順著山嶺緩緩而行,直到太平洋的海岸出現在窗外,才算進入了宜蘭。

童話風的宜蘭火車站。本文圖均為 黎瑾&紀韓 圖

走進幾米的宜蘭

火車在太平洋的風中抵達宜蘭市。空氣濕漉漉的,天也陰沉著,彷彿隨時便有一場雨。宜蘭火車站卻是陰雲中的一抹亮色。這是一棟復古的紅磚建築,外立面被塗上了鮮豔花朵和茂盛草木,彩繪與車站旁的綠樹幾乎融為一體,形成了一座夢幻的小森林。一隻長頸鹿從“森林”中伸出脖子來,帶著微笑閉著眼,像是在悠閑地打瞌睡。

這隻長頸鹿來自台灣繪本畫家幾米的作品《走向春天的下午》。幾米是宜蘭人,車站前的道路串聯起多處幾米主題的景觀,繽紛有趣的佈置讓整個宜蘭的氛圍都變得輕鬆愉悅。

往南走幾步,便到了幾米公園,一處重現幾米的多個繪本場景的裝置藝術。這塊不大的空地原本是廢棄的鐵路局舊宿舍區,後來經過規劃和改建,變成了以記憶片刻風景為主題的開放式小公園。

曆史建築和老樹綠蔭都被保留,許多來自繪本的雕塑、彩繪穿插其中。當《向左走,向右走》中總是錯過的年輕男女、形形色色的行李箱、蜿蜒前行的鐵道,還有《地下鐵》中的句子不經意間地出現在眼前時,我彷彿真的走進了幾米描繪的那個幸福又憂傷、溫馨又傷感的世界里。

幾米公園

公園的斜對面立著一塊色彩斑斕的大招牌,指示出幸福轉運站的所在。這也是一個幾米主題的藝術園區,更富天真童趣。牆上繪製著大群彩色的兔子、乘著雲朵漂浮的孩子和旅行的小狗,供兒童玩耍的遊樂裝置則是粉色大象的鼻子、微笑長頸鹿的空肚子和細長腿。

這裏是以前的台汽客運站,走進去依稀可見候車廳、舊巴士等往日痕跡,而幾米團隊的改建為它增添了許多色彩與活力。當孩子們在長頸鹿下面奔跑遊戲,情侶在彩繪巴士前拍照,廢棄的車站終於又獲得了幸福的可能。

紮根當地的奇特建築

我正巧趕上了週末,宜蘭火車站對面的丟丟當森林擺著熱鬧的手工藝市集。名為森林,其實是一個鋼結構廣場,這是台灣建築師黃聲遠的作品。9棵“鐵樹”枝葉蔥蘢,彷彿從大地中自由生長而成。19世紀宜蘭古城建城時遍植九芎樹,因此宜蘭曾得名“九芎城”。這些鋼筋鐵樹的創意便來源於此,當地人在下面擺攤、嬉戲、休憩,形成一個人與環境互動的公共空間。

丟丟當森林

幾顆小星球懸垂在廣場頂棚下,我抬頭仰望,森林中、星球之間穿梭著一列火車,男孩和女孩從彩色的車廂中興奮地探出身子,滿臉好奇、滿眼期待。這個場景來源於幾米的繪本《星空》景,飛行在浩瀚星空的神秘火車,帶著少年時代的夢,駛向遙遠璀璨的星星。

我也再次乘上了火車,只不過這列車是駛往頭城鎮的。小鎮沿海而建,鎮北的港灣內有塊巨大的黑礁石,因此得名烏石港。在這個漁港旁,有一座奇特的三角錐形狀的建築,外牆直接沒入地表,遠望像是土地上挺立著一塊巨石,近看又如同把一棟樓斜插在土裡,就連門窗也是傾斜的,十分有趣。

這就是曾獲得多座建築大獎的蘭陽博物館,名字取自宜蘭縣所在的蘭陽平原,造型來源於頭城鎮海岸一帶常見的地貌單面山。博物館坐落在山與海之間,又有大片濕地圍繞周邊,平靜開闊的水面映出清晰的建築倒影,與烏石港中的黑礁石相互呼應。

蘭陽博物館

建築的外牆採用了大量石材,使其更像是一座自然生長的小山。建築師姚仁喜還在其中暗藏了音樂的韻律:不同顏色、深淺的石材及鑄鋁板是依據韋瓦第的小提琴協奏曲《四季》的旋律而排列的,呈現蘭陽平原的農田景觀。自然、音樂與建築相結合,這座展示宜蘭風情的博物館本身也成為了這片土地上最妙的景緻之一。

在礁溪泡個溫泉

直到暮色四合,我才離開烏石港。海中的船帆已經模糊成一片,蘭陽博物館亮起了燈,巴士帶我離開了頭城鎮,來到礁溪鄉。

礁溪以溫泉聞名,清朝時便有記錄,被列入“蘭陽八景”之中。礁溪溫泉屬於無色無味的碳酸氫鈉泉,少了嗆鼻硫磺味,傳說中有美容效果,因此也被稱作“美人湯”。很早當地居民就會用這泉水沐浴,日治時期日本人在這裏設立了三家溫泉旅館和一處公共浴場。

如今城里更是遍佈大大小小的溫泉旅館,夜裡盡皆亮起了燈,招牌在夜空中閃耀。我走到免費的湯圍溝溫泉公園,這裏也正熱鬧,一灣溫泉水從中流過,旁邊擺著香氣四溢的夜市。人們穿著短褲夾腳拖,來小攤上買了三星蔥餡餅、八寶冬粉等當地小吃,便走去沿溫泉坐下,邊泡腳邊吃,十分愜意。

幸福轉運站是另一個幾米主題的藝術園

公園旁邊有好幾處溫泉魚療,聚集了不少好奇的觀眾。我湊過去一看,和大陸常見的小魚吃腳皮的魚療不同,這幾個水池里所用的是海中常見的大魚。讓這些大魚啃、吸、刮、咬自己的雙腳,想想也是重口味的挑戰,難怪是觀者多、嚐試者少了。

我從小販的吆喝聲中穿過公園,去一家溫泉酒店辦理入住。前台的女孩操著一口軟糯的台灣腔問我是不是從台北過來,我忍不住跟她抱怨台北的遊客太多,走到哪裡都擁擠不堪。”

“那來宜蘭就對了,”女孩笑著說,“宜蘭清淨,適合慢慢逛。”

夜晚我躺在房間自帶的溫泉池里,溫暖滑膩的水彷彿將旅途的疲憊都泡了出來。水汽氤氳中閉上眼回想這宜蘭一日,真的是慢慢逛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