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猛:我們離農業現代化有多遠?
2019年04月25日13:28

原標題:杜猛:我們離農業現代化有多遠?

新京報訊(記者 周懷宗)暮春時節,即便是北方最寒冷的地方,也已開始進入耕作季節。而在東北、河北、河南等農業工業化最早的地區,大機械耕作成為田野里最靚麗的風景。根據《全國農業現代化規劃(2016-2020年)》要求,到2020年,東部沿海發達地區、大城市郊區、國有墾區和國家現代農業示範區,要基本實現農業現代化。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業經濟發展迅猛,即便如此,和發達國家的距離仍有不小距離,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農業(農林牧漁)產值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已經降到7.2%,但農村人口卻仍占40.42%。著名經濟學家杜猛說,“為什麼農村人口不斷地出走,城市化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7.2%的農業GDP不足以養活40%的人口,我們的農業生產,還大量依靠人力勞動的模式,離現代化還很遠”。

著名經濟學家杜猛。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農業生產模式到該改變的時候了

農業是這個星球上最古老、最傳統的產業,更是百業之母、第一產業。“四十年改革,前十年是農業改革,可以說農業改革是所有領域改革的基礎,沒有農業改革,飯都吃不飽,還談什麼改革?”杜猛說。

不過,在快速現代化的過程中,農業的發展逐漸滯後,“傳統的農業是自給自足式的家庭生產模式,改革開放之初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其實也正是恢復了這種模式,在當初,它對生產力的促進有目共睹,但到今天,這種模式已經到了需要改變的時候了。”杜猛說。

“我們的糧食成本、糧食價格都高於世界,正是因為農業生產力不高、競爭不充分所致”,杜猛認為,家庭生產的模式,村與村之間存在難以突破的壁壘,“許多地方嚐試改種高附加值的經濟作物,如中藥材,但不解決根本問題,這個東西也不能當飯吃,銷路很成問題。”

集約化生產 我們有優勢

近年來,土地流轉、宅基地入市引發的爭議越來越激烈,擔心者認為宅基地入市可能造成農民失地又失房,無以安身,但杜猛覺得不必擔憂,“想讓農民富起來,就要統一市場,至少在鄉村範圍內統一市場,即農業戶籍領域內自由流動。前幾年有新聞說,百萬河南農民外出幫人摘棉花,但這隻是勞動力的流動,效益低下,人們賺不到錢,慢慢也就不去了。為什麼生產要素不能流動呢?河南農民如果能買地種棉花,他們的積極性還會消退嗎?”

2019年,全國將完成宅基地確權,杜猛認為,“宅基地徹底入市的基礎已經成熟了。現在宅基地其實已經可以流通了,但流通的範圍是有限的,城市人不能去鄉村買宅基地,甚至不同村子的人,買宅基地也非常困難,如果只在同村內流通,意義就不大。”

創造了高鐵奇蹟 也能創造農業奇蹟

現代農業的發展中,集約化經營是重要的趨勢之一,杜猛認為,這恰恰是中國發展農業的優勢所在,“政府應該做更多的工作,成為主導者。”

杜猛以高鐵奇蹟為例,他說,“改革開放之初,我們的交通還很落後,但僅僅十年,我們的高鐵,占了全球的60%。正是因為政府主導的發展模式在起作用。”

政府主導發展經濟的模式,在二戰後的東亞普遍存在,如日本、韓國等,都是如此。杜猛說,“有人將這種模式稱為東亞模式,我們在鄉村振興、農業現代化的過程中,也可以借鑒這種發展模式,由政府主導,打造巨型的農業經濟體,集中力量推動農業快速發展。實現傳統的小農經濟的農業向現代農業轉型。”

讓年輕人紮根鄉村 而不是去鄉村鍍金

隨著國家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越來越多的資金、企業、創業者進入鄉村,但問題也隨之而來,一些產業進入鄉村後,並沒有起到促進鄉村經濟的作用。

“其實還是市場不成熟的問題,投資者在鄉村找不到投資回報點,自然會想其他辦法,結果反倒讓鄉村經濟異化。根本的解決辦法,還是要發展農村市場,讓投資者有更多選擇。”

在投資者、企業陸續進入鄉村的同時,年輕人返鄉創業也成為新的趨勢。近年來,國家各部委先後頒發各項政策文件,積極推動返鄉創業工作,人社部也發佈了《關於進一步推進支持農民工等人員返鄉下鄉創業的意見》。面對著新的環境和市場,技術、資金渠道等問題卻依舊製約著許多返鄉的創業者,杜猛認為,政府應該給鄉村創業者提供更多的政策支持,包括創業本身需要的條件,以及公共服務、社會保障等多方面的支持。

“人是根本,鄉村振興需要大量的人才,不僅是創業者,還有各行各業的工作者。但目前政策方面的鼓勵和支持不足,年輕人去鄉村工作,許多人還是抱著‘鍍金’的態度,把這隻是當作一種可以利用的經曆,幾年後就會回到城市。所以要真正創造能夠留住人的環境,如果在鄉村的職業前景、生活便利程度、社會保障等,和城市一樣,何愁人們不去鄉村呢?”杜猛說。

農業現代化 需要科技的力量

2019年是扶貧攻堅年,近年來,電商扶貧如火如荼,但在杜猛看來,電商扶貧的效果,可能不會持續很久。

杜猛說:“從根本上來說,電商的邏輯和提高農民收入的邏輯是矛盾的。電商的策略是低價銷售,對於農民來說,如果僅僅是去存量,銷售積壓的產品,自然是有幫助的。但除此之外,正常的銷售中,農民收入反而更低了。”

不過,電商扶貧依舊有著不可否認的積極意義,杜猛說,“電商沒有改變農業生產模式,不會提升農業生產效率、降低成本等,但卻帶動了農民進行互聯網交易的潮流,在去庫存之後,農民自主進行互聯網交易,對他們來說是有好處的。當然,農民自主進行的互聯網交易,也存在如何規範和管理的問題,這方面,政府應該積極應對,盡快出台管理辦法,幫助農民更合理、更有效地使用互聯網。”

科技改變世界,也改變農業,杜猛認為,真正實現中國的農業現代化,除了政策支持、市場調配之外,更要依靠科技的進步,“其實,幾千年來,中國人一直都在進行農業科技的研究,在古代,我們的祖先創造了璀璨的農業文明,也留下諸多研究農業科技的成果,如賈思勰的《齊民要術》等。在現代,農業科技的發展速度更快,被譽為‘雜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解決了中國人吃飯的問題。所以,必須重視科技的力量。”

杜猛,獨立經濟學家,50人獨立經濟學家論壇發起人之一。長期關注農業經濟,早在1991年就曾撰寫《農業經濟管理》,曾擔任北京馬坊新區、馬坊農業園區負責人,近來重點關注國家鄉村振興戰略,並於前不久組織發起“鄉村振興論壇”。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李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