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患者樊炳紅:他感動一支隊伍,感動了一座城
2019年04月25日11:23

原標題:癌症患者樊炳紅:他感動一支隊伍,感動了一座城

  “他為人和善,大大咧咧,從不與人計較,心胸開闊,是最合格的領隊。”說起長治市徒步協會的創始人樊炳紅,大家都不約而同地豎起大拇指;而他與病魔作鬥爭的毅力和勇氣,更是令人動容。

  十多年時間,他帶領著徒步協會,一步步壯大到近2000人的隊伍,帶著大家走南闖北,豐富了大家的休閑生活。但2018年8月,他被確診患上了胃癌,這無異於晴天霹靂。所幸,他沒有被病魔打倒,經過半年多的抗癌治療,他堅持了下來。

  23日,在接受三晉都市報記者採訪時他說,為了活著這個簡單的生活目標,為了關愛著自己的家人和隊友,他一定要積極生活,用賺來的餘生帶領徒步協會走得更遠,用自己的親身經曆感化更多癌症病友。

癌症病魔突襲:戰術上重視,戰略上藐視

  4月20日,拿到醫院出具的健康檢查單,52歲的樊炳紅更堅定了一直走下去的決心,渾身似乎更有氣力了。

  “自2018年7月28日住進醫院至今,已經半年有餘,我經曆了確診胃癌,手術,6次化療。醫生說,我是屬於對化療特別敏感的患者,幾乎所有可能出現的化療副作用,都在我身上一一體現。一個療程接著一個療程,一場戰役接著一場戰役,再難再痛,我笑著扛過來了。對大多數人來說,只是數字,對我而言,卻是刀尖上的舞蹈。”

  面對癌症病魔的突襲,樊炳紅說,他要戰術上重視,戰略上藐視。“也許是我對生死看得比較淡,疾病來臨時,我才能坦然面對、積極治療。”

  樊炳紅說,家人怕他想不開,還偽造了病曆,說只是普通的胃潰瘍。“但很快我就從趕會一樣的探望者中嗅出了不尋常。看著他們痛惜的表情,聽著他們寬慰的話語,我感覺到了生離死別。”

  怕給家人帶來身後的債務和拖累,樊炳紅沒有聽從大家的建議去北京看病,採取了折中的方案,在省城的專科醫院做手術。“檢查和等待手術的那幾天,我心情反而很放鬆,這是一種終於等到了結果,不再猜疑、焦慮、緊張、恐懼的放鬆,一種‘既來之則安之’的放鬆。”

  樊炳紅覺得,他堅持高強度的戶外徒步活動十年有餘,自詡練就一副好身體,對於患病很是不解。“在和主治醫生黃慶興的聊天中,我隱約有了答案,一則是遺傳原因,再則是我飲食習慣不好,饑一頓飽一頓的,又喜歡狼吞虎嚥,總之各種原因使然吧。”但讓樊炳紅欣慰的是,黃醫生說,正因為他長期堅持鍛鍊身體,才能很快地從身體的病痛中走了出來。

徒步協會大家庭的關懷:無處不在

  2018年9月11日,樊炳紅的胃被整個切除,腸子和食管直接連接起來,身上多了幾個大洞。“手術後的幾日是最難熬的,體內的血水不斷地湧出,身體像個漏風出氣的破屋,身子不能翻轉,渾身冒虛汗,嘴裡不能吃東西。”但手術的結束,並不是病體的痊癒,沒多久,淋巴結上出現的轉移又使他陷入新一輪的抗爭中。這次更是個持久戰,需要六個療程的化療,每個化療週期21天。

  在做了三次化療後,他不堪忍受,一度想要放棄。這個時候,前來探望的一位驢友的勸解,讓他又燃起了堅持活下去的決心。“他說,雖然病後我暴瘦四十斤,看起來虛弱無比,但他希望我笑著去面對,不容許有頹廢鬆懈的狀態。”一旦想通了,樊炳紅就覺得滿血複活了,即使步履艱難,只要認準方向,就不應該停下前進的腳步。

  就在樊炳紅與病魔作鬥爭時,為他的救治籌款活動在驢友圈展開了,短短十幾天,就有400餘名驢友募捐。“有很多人只是一面之緣,甚至有些人我根本就不認識,那一刻,一股暖流在心底奔湧,我潸然淚下。”樊炳紅覺得,生病是他的事,他不想給生活帶來感情上的負累,更不想讓純粹的徒步事業和金錢沾上關係,所以立即叫停了募捐活動。

  自從患病後,樊炳紅就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徒步協會中去了,所幸目前身體恢復不錯,4月13日、14日兩天,他再次和隊友們相聚於徒步爬山活動中,覺得心情都暢快多了。“以前,我們基本上每週六日都組織徒步活動,少則三四十人參加,多則近二百人參加。每次出發前,我都會提前做好路線規劃工作,基本不會出現路線重複的情況。活動中,還得保證領隊、收隊及協調人員到位負責,既抓安全,又要突出每次活動的個性化差異。”

  正因為他的無私付出,才換來隊友們的默默關懷與守護。樊炳紅說,自患病以來,他從來都不是一個人與病魔做鬥爭。家人給了他強有力的支持與鼓勵,驢友們給了他莫大的勇氣和毅力,這種神奇而充滿大愛的力量,使他在精神上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和放棄。

  化療過程如蟬蛻般痛苦,經曆了“在清水裡洗三次、在堿水裡煮三次、在鹽水裡醃三次”的鳳凰涅槃後,樊炳紅的身體逐漸好轉。

餘生目標最簡單:那就是活著

  “現在我明顯感覺到身體一天天康複,體力一天天增強,這種感覺,除了幸福,再無他詞可以形容,這得益於我常年堅持鍛鍊的結果。”樊炳紅說,經過這一番磨難,他餘生的目標已經明確,那就是,活著!

  活著,雖然對普通人來說最簡單,但對他來說卻異常珍貴。

  活著,這個簡單的生活目標,當口腔潰瘍逐漸痊癒,能正常飲食時,他覺得幸福;當皮膚瘙癢過去,能睡一個好覺時,他覺得幸福;當可以打起精神,在戶外散步時,他覺得幸福;當還有體力可以去野外遛彎時,他覺得幸福;當可以吃到自己精心準備可口的飯菜時,他覺得幸福……

  手術只是戰勝癌症的第一步,即使化療完畢,抗癌治癌的路還很長,但樊炳紅有信心闖過醫學上的“五年生存期”。因為胃的缺失,他得不斷去適應“直腸子”帶來的改變。“術後不久,我得不停地吃飯,每次也吃不多,還不能吃冷的、硬的,為了減輕家人的負擔,也讓自己有事可做,從沒做過飯的我,學會了自己做飯,自己照顧自己。”

  如今,身體一天天轉好,他終於可以不用不停地吃飯了。

  “差不多隻需要一日三餐,但中間需要有兩到三次加餐,這樣我覺得已經特別幸福了。”現在,樊炳紅的生活特別規律,晚上10時睡覺,早上8時起床,自己做飯,上午就到附近的山上轉轉,下午就在自家的小菜園里勞作,愜意而滿足。

本報記者 張小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