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第一的逆襲之路》—專訪馭景國際傳媒CEO趙春雷
2019年04月29日22:03

原標題:《倒數第一的逆襲之路》—專訪馭景國際傳媒CEO趙春雷

導讀:

截止到2019年3月底,中國目前已建成和正在建設中的地鐵城市已經達到了43座,全國目前每天有超過8000萬人次在乘坐地鐵,地鐵因其準時高效的特性備受青睞,其承載量也遠超家用汽車和公交車輛等,已成為穿梭於城市間所有交通工具中的首選。本文《倒數第一的逆襲之路》——專訪中國地鐵隧道媒體產業集團馭景國際傳媒CEO趙春雷 。

中新網電(記者 楊梓翊)截止到2019年3月底,中國目前已建成和正在建設中的地鐵城市已經達到了43座,全國目前每天有超過8000萬人次在乘坐地鐵,地鐵因其準時高效的特性備受青睞,其承載量也遠超家用汽車和公交車輛等,已成為穿梭於城市間所有交通工具中的首選。而近些年來在北、上、廣、深、杭州等一二線城市中的地鐵隧道內出現了一種新型的高科技媒體,在列車啟動後透過車窗可以看到,它既可以播放靜態海報,又可以播放動態視頻,即可以播放搞笑劇,又可以展示公益宣傳畫,它的出現大大改善了以往單調的車廂環境,為枯燥無聊的乘客貢獻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它就是高速移動成像技術。

我們今天的主題是《倒數第一的逆襲之路》,類似這種逆襲的故事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已是屢見不鮮,而今天採訪的這位企業家有與眾不同之處。他出生在北京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初中高中就讀於河北省灤平縣普通中學,這位從校園最後一排的墊底學生到社會實踐中的創業精英,從物理成績考16分到成為兩項專利的發明人,從一敗塗地負債纍纍的總經理到年銷售額過億的傳媒大鱷,甚至還是一位青年書法家,這一路走來在他身上究竟都經曆了些什麼,現在就讓我們一起去感受這位80後的創業者,中國地鐵隧道媒體產業集團聯合創始人馭景國際傳媒首席執行官趙春雷先生傳奇般的人生曆程。

記者:在來採訪您之前我們對您的一些情況進行了瞭解,也找到了您的初中班主任張文革老師,得知您在上學期間成績特別不好也經常倒數第一,能講一講您學生時代的趣事嗎?

趙春雷:學生時代的經曆是我最難忘的,確實成績不好,我父親是首鋼工人,因崗位多次調動我也多次轉學,小學轉過兩次,初中轉過四次,高中兩次,和很多人同班同學過,現在很多連名字都叫不上來了,唯獨初中的最後一所學校,我在那裡上了完整的兩年,初三也是從那裡畢業的,對他們的感情最深。成績不好可能是我確實比較笨尤其是英語,現在英語也不好,可能我天生沒有語言天份吧,但讓我印象最深的事不是發生在學校里,十四歲就離開北京去河北灤平縣奶奶家讀書,每個寒假暑假回北京看望父母,每次都是一個人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往返兩地,尤其是去灤平下火車時已經淩晨十二點多了,車站到奶奶家有五六公里,都得自己徒步走回去,九十年代初那時候路邊也沒什麼路燈,黑燈瞎火的還途徑一個大橋,之所以提大橋是因為橋下是當地死刑犯執行槍決的地方,不過我走也得走不走也得有,沒得選擇,可能後來膽子比較大是那個時候練出來的吧。因為是北京孩子在外地上學沒有學籍,家裡一個親戚剛好再縣教育局,好說歹說讓我上了縣里的高中成功的成為了一名插班生,高中三年讓我學會了怎樣知道好歹,物理化學根本聽不懂,化學老師曾說你永遠不要說給我當過學生,那也不怪他,150滿分我成功的蒙對了兩道選擇題得了6分,所以後來分班時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文科,沒想到這個被逼無奈的原則成就了我之後20多年來的知識取向,後來我發現自己原來真的喜歡曆史,直至今日也喜歡看曆史書曆史資料,越原始的越專業的越愛不釋手,因為戶口在北京要回所在地參加高考,這一下我撿了個大便宜,四百零幾分的成績居然上大學了,後來到學校以後才知道,這個成績我依舊是墊底,我同宿舍的兄弟都是外地考生,最差那位高考成績也至少多我50分,但北京孩子有北京孩子的優勢,學習不行除了學習以外的都行,乒乓球、足球、笛子、口琴、吉他、講故事樣樣全班第一,倒數第一的成績居然當了團支部書記,後來官運亨通,系學生會主席,校足球隊隊長,廣播站主持人等等,基本上除了獎學金以外露臉的事都有我一份,這給我增加了強大的動力,很多年後都在津津樂道這些資本,學生時代一晃就過去了,總體來說是一個學習不好但人緣不錯的同學!

記者:我們知道您做過記者,這個和您之後的創業有什麼聯繫嗎?

趙春雷:是直接關聯。這個事還得從大學畢業前最後兩個月說起,我之前說過我學習成績很差但我的同學們可都不差,要不然我考試的時候抄誰的呀。。。我同宿舍的下鋪臨近畢業前找到了一份實習娛樂記者的工作,他在大食堂一起吃飯的時候當我面給韓紅打電話,說約她下午去工作室聊演唱會前宣傳的事,結果人家真答應了,我知道他在顯擺我但不管怎樣他確實做到了,這令我驚歎不已,我自認為那哥們除了學習成績那都不如我,他怎麼能當記者,他既然能當我也能。於是買了招聘的報紙查看招聘信息,只要是有聘用記者的單位我就投簡曆,我當時心裡唯一的想法就是肯定能當上記者,當不了我就一直投簡曆,怎麼說我大小也是學生幹部。當然結果自然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我被國家統計局下屬《中國信息報》聘用為實習記者了,負責農業方面的采編,半年後中央電視台七頻道需要幾名實習記者,我就被社長推薦過去了,他推薦我的主要原因我猜應該不是我文筆好,我文筆本來也不好,可能是因為我比較會談廣告吧。

因為是央視的記者,到那都比較受重視,採訪對象也大多是社會上比較有影響力的人,自然也就開闊了視野。一年後混的可以帶新來的實習大學生了,感覺自己挺驕傲的。2005年初春之際,我遭遇了工作後最大的一次打擊,再約好採訪一位互聯網界知名企業家時遭遇重挫,去之前就像你一樣,我也瞭解了對方的一些情況,他和我同歲但當時已經在業內很出名,我和他約的下午兩點我準時到達,不知道因為什麼沒出來讓秘書告訴我等,我等了半小時還沒出來,我就去問秘書,說是讓我繼續等,這次我等到了下午四點,他還沒出來也沒人理會我,再不說話我感覺我都給央視丟臉,我直接到他辦公室敲門進去,發現他就一個人在那裡,我問他幾點可以開始採訪,他說”沒時間,你要願意咱們再約吧,到時候你再來”我一句話都沒說,扭頭就走了,這個人十一年後我在一個論壇上又見到了他,他沒認出我我也不想搭理他,但我知道他已經不如我了。

這件事之後我得出了兩個結論,什麼無冕之王在企業家眼裡什麼都不是,而第二個結論就是我也要當企業家,我要當一個給媒體人爭氣的企業家。

2005年是戶外廣告界大戰來臨之際,國內多家知名戶外媒體機構重組併購,為最終確立江湖地位厲兵秣馬,我是後生晚輩沒有能力參與人家的大是大非,但在此之前我已經開始高度關注會戶外廣告了,在一次去超市的過程中我找到了未來的方向,我發現人在行走的過程中目光始終會注意地面,沒有別的理由,就是出於安全考慮,超市中的地貼起到了很重要的引導購物的作用,這足以證明這種放在地面上的傳播方法具備傳媒價值,如果像分眾那樣用一個載體來規範這種傳播方法,他就是一種橫空出世的新媒體,超市、機場、地鐵酒店等等公共場所都可以安裝這種形式,這是地貼遠遠做不到的,因為這個江湖還沒有主人,況且地貼存在很多問題,太容易弄髒畫面,不容易更換,一旦翹起來還會拌到人尤其是老年人,會引發很嚴重的安全事故,不防火,不耐磨等等等等。經過兩個月的內心掙紮後,我還是辭掉了央視實習記者的職務決定創業,2005年11月我註冊了地廣傳媒,2006年底在嚐試了無數次材料實驗,結構實驗後我發明了第一代地面載體,簡單說就是一個類似油畫框一樣厚度為5毫米,四邊傾斜角為30度,分為保護層、畫面層、夜光指示層、防水層的一個外邊長為98釐米的正方形結構,他可以實現容易更換畫面、防水、耐磨、夜光指示、沒有安全隱患、外觀時尚高檔等你能想到的所有要求,一個新的開始預示著一段新的人生經曆。

記者:被您說的我也想去創業了,我有種精彩故事馬上就要登場的感覺,之前得知您這次創業為您帶來了財富也使您負債纍纍,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這段曆程嗎?

趙春雷:我這個專利是實用新型,需要一到兩年的申請時間,但技術指標可以做到實踐性應用了,在這期間花費了我做記者期間幾乎所有的存款,意外來自於2007年,我找到了廣州的一位天使投資人,同期與國內規模最大的電器連鎖機構達成合作,開始在他們各個門店安裝地面載體,廣告客戶不斷購買媒體位,資金回籠的很快,不到兩年時間就創造了差不多1000萬左右的利潤,於是心裡的膨脹已經不能自拔,但我離黴也越來越近,不停的和各大超市,連鎖店等機構談判安裝,購買、生產載體,使資金鏈終於在2010年徹底崩潰,隨之而來的就是連鎖機構的資金進出手續發生了變化,採用之前廣告款的支付方式加入不了他們的購買系統,賬期越來越長,不得不在2011年春季宣佈破產,而這個時候後已經資不抵債,盲目擴充的結果就是猝死,至今感慨萬千,敗的無話可說。沉寂了一個多月後決定繼續融資,於是論技術含量講,倒數第一的技術巧遇了世界第一的技術,自此被中國地鐵隧道媒體集團收購加入地鐵隧道媒體產業。

這是一家充滿科技感的傳媒公司,高速移動成像技術早在2002年就開始著手研究,主要研發成員有六位其中四位是博士,兩位碩士均出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其最初成像原理也非常簡單,利用人的視覺殘留原理,類似西洋鏡一樣,把分解開來的畫面在移動過程中一幀一幀的拚湊在一起,但這樣的效果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滿足不了現代人的視覺感官效果了,互聯網的發展自媒體時代的來臨對傳統媒體衝擊很大,所以我們被併購後開始加入地鐵隧道媒體新科技新理念的探討,最終在2018年實現了高速移動3D影像效果,所以現在乘客乘坐地鐵時可以看到裸眼3D效果的動態視頻,值得驕傲的是這項技術目前世界第一,沒有第二。

記者:為中國製造加油的同時也為你們不懈的努力喝彩。

趙春雷:謝謝

記者:您的好幾位朋友都提到過您多才多藝,會水墨畫尤其擅長書法是青年書法家,並且還曾獨自騎行過西藏,是這樣嗎?

趙春雷:2016年,我們接到北京市政府的通知,要求各傳媒機構拿出一定媒體資源來針對大運河文化帶,長城文化帶進行公益文化宣傳,我們經過多次探討決定把這項公益事業長期做下去,完成政府要求的同時加深加大對傳統國學文化的宣傳力度,並且不局限於僅在北京播放,要在全國有我們媒體的每個城市播放國學文化公益宣傳片,書畫是文化的代表,所以我們把方向鎖定在書法作品和國畫這兩項上。科技型的傳媒公司聚集的一定是科技人才和傳媒人才,可是缺少藝術家,對藝術品的鑒賞能力也確實是強弩之末。由於這個項目由我發起所以必然由我來運營並執行。我之前並不怎麼接觸藝術家,對藝術圈瞭解少之又少,便開始自學一些基礎知識,後來才知道這個圈子太亂了,以次充好,以假亂真,動不動就藝術家,沒說幾句就全國第一的大有人在,因為我們播放的畫面全國每天要有數以千萬計的乘客看到,我們之所以能號稱地鐵央視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所以我要對播出的每一幅畫面負責任,為了確保媒體播放出的每一幅書畫作品都是高品質的,不得不在這三年來拜名師訪高人,我只是個初學者,也許五十年後能成藝術家,但至少還要再等五十年。

至於當年獨自騎行去西藏的事確實令人感慨萬千,到今天我還都是每年去一趟西藏,不過之後都不是騎自行車了,我到不是個信佛的人但冥冥中被無形的感化著。那是一個令人著迷的地方,2018年6月當我再次進藏站在措那湖邊的時候,我預感早晚有一天自己會葬在湖邊。而當年騎行去是因為生意受到重挫,心情跌到最低穀,我要不通過一件事極限挑戰一次自己,我想我很難過那個坎,意想不到的是那次騎行讓我感受到了信仰以及信念的至高無上。我分享一個小故事,109國道青藏線路段最高點在唐古拉山山口海拔為5320,這個地方雖說通了公路但寸草不生,氣候變化無常,基本上算是死亡地帶,每年都有因高原缺氧倒在上面的人,而我當年穿越這個地方的時候在唐古拉山口附近的公路旁邊不遠處看到過一具身穿藏袍趴在地上死去的屍體,他的雙臂是伸展開的,手上還套著一雙布鞋,身上背著個布包,安安靜靜的趴在那裡,他再也起不來了,但他死在了信仰的路上,堅持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沒有放棄自己定下的方向,也許這就是不拋棄不放棄吧,每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那一幕總會出現在我眼前,激勵我勇敢面對努力前行,今天這個題目是咱們商量定下來的,我之所以也願意用這個題目就是想說出那句埋在心裡多年的話,不管你曾經是不是倒數第一他都已經是過去式了,在未來你還有可能繼續倒數第一,但也有可能是第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