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來超40所部屬高校黨政“一把手”調整
2019年05月08日19:18

原標題:一年來超40所部屬高校黨政“一把手”調整

近日,王稼瓊轉任北京交通大學任校長,寧濱不再擔任。此前,3月1日,武漢大學黨委副書記黃泰岩調任北交大黨委書記。這也意味著,北交大在60餘天時間里,完成了黨政“一把手”的更迭。

新京報記者梳理髮現,自去年以來,高校人事調整較為密集,超40所部屬高校黨政一把手有變動。像北交大一樣,黨政一把手一年內全部換人的情況也不少見。

此外,多所高校人事調動有“回歸”之勢,時隔多年重回母校擔任要職的“一把手”不在少數;高校和政府人事調動交流也比較頻繁,“學”與“仕”的轉換暢通;在密集的調整中,老牌名校的人事“輸出能力”不容小覷。

焦點1

多位“一把手”回歸母校任職

去年以來密集的高校人事變動中,異地調動的頻次已超過本校陞遷,黨政一把手的履曆更為豐富。記者注意到,在異地調動中,“回歸”佔據了顯眼的位置。

2018年12月,張希從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回到母校吉林大學,擔任校長,其前任李元元已南下出任華中科技大學校長一職。

回到母校,張希稱自己“最年輕並滿懷熱情與理想的二十年在這裏度過”。

第一個十年,其本碩博都由吉大栽培,第二個十年,他留校任教反哺母校。

2003年,張希調入清華大學,擔任化學系教授教職,並在清華一步步走向了理學院副院長、院長,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副主任等職,完成了仕途的越遷。

去年底重回母校,成為一校之長,他表示,“回到母校,心裡充滿感恩,無數的吉大老師做楷模,給他樹立了‘吉大人’形象:勤懇,敬業,正直,腳踏實地。

除卻張希,去年10月新任的北京大學黨委書記邱水平,亦是時隔二十餘年重歸母校。

2018年1月,從山東財經大學校長轉任西南財經大學的卓誌,在曆經了3年多的跨省交流後,回歸西財,擔任校長。他在西財有23年的學習工作經曆,直到2014年,調任山東財經大學——這所當時揭牌成立不久的學校。

2018年4月,從山西農業大學黨委書記轉任母校南京農業大學黨委書記的陳利根,本碩博都在南農完成,並在南農升任副校長,此後,2015年赴山西農業大學任黨委書記。

焦點2

高校和政府人事調動頻繁

高校一把手和政府人事調動交流頻繁,“學”與“仕”的轉換也不少。

北京大學新黨委書記邱水平、南京大學新黨委書記胡金波等是較為典型的由“仕”歸“學”,從浙大黨委書記調入中央統戰部的鄒曉東、從華東師範大學校長到上海市副市長的陳群,則是由“學”轉“仕”。

公開履曆顯示,邱水平1988年從北大碩士畢業後,留校工作7年。此後,1996年結束在英國做訪問學者後,邱水平回國任北京市朝陽區區長助理,自此踏入仕途。

邱水平仕途履曆豐富,曆任多崗,在朝陽區工作了7年,此後曆任北京市投資促進局局長、平穀區區長、區委書記,2013年2月調任北京市委副秘書長,政法委常務副書記。

2017年1月,邱水平從北京調任山西,出任山西省高院黨組書記、院長。2018年10月,回歸母校,擔任北大黨委書記。

胡金波此前擔任江蘇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江蘇省政協副主席等職,不過在此之前,他的履曆基本在教育系統,曾任南京農業大學黨委副書記、副校長,中國藥科大學黨委書記、江蘇省教育廳副廳長、省委教育工委副書記等。

從“學”轉“仕”也不乏其人。

2019年1月,在一個會議上,中央統戰部副部長鄒曉東出席,這也意味著這位在浙大學習、工作了三十餘年的浙江幹部,首次進京履職。

鄒曉東是浙大畢業的學生,1988年8月,21歲的鄒曉東畢業後留校,一直 2016年7月,鄒曉東一直在浙江大學工作,先後擔任過浙大城市學院直屬黨支部書記、常務副院長,浙江大學黨委常委、組織部部長,浙江大學黨委副書記,浙江大學黨委常務副書記等。

2016年7月,鄒曉東任浙江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級別為正廳級,一年後,50歲的鄒曉東回到浙大,擔任黨委書記,躋身副部級。

2018年底,他進京履職,擔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至此,今年不到52歲的鄒曉東,完成了3年3次調動。

除了鄒曉東,華東師範大學原校長陳群也實現了“學而優則仕”。

陳群博士畢業後,就留在華東師範大學工作,28歲當上副教授,32歲晉陞教授,此後慢慢擔任學校職務,曆任華東師範大學校長助理、副校長等職。

2012年7月,48歲的陳群擔任華東師範大學校長。2017年1月,陳群當選為上海市副市長。在2018年1月錢旭紅接任華東師範校長前,陳群一直校長、副市長“一肩挑”。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高校這種“學”“仕”轉變並不罕見,現任上海交大黨委書記薑斯憲,曾擔任過上海副市長、上海組織部部長、海南副省長、三亞市委書記等職。

焦點3

多所高校黨政“一把手”齊換人

開篇提到,北京交通大學兩個月完成了黨政一把手的“洗牌”,新任黨委書記黃泰岩從武大黨委常務副書記轉任,新任校長王稼瓊此前是對外經貿大學校長。

去年年底,北交大市政與環境工程實驗室發生爆炸燃燒造成3人死亡。今年2月,北京市政府“12·26”事故調查組認定這是一起責任事故,該校時任黨委書記曹國永、校長寧濱等12人被問責。

與北交大一樣,黨政一把手換“新顏”的也不少。

北京大學在去年10月23日,黨政一把手同日調整,邱水平接替郝平任黨委書記,郝平則從黨委書記轉任校長,校長林建華卸任。

南開大學在2018年1月,新換了校長,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北京協和醫學院校長接棒龔克。4個月後,楊慶山接棒魏大鵬擔任黨委書記,楊慶山此前職務為天津市教委主任。

南京大學也完成了新老交替。去年1月,擔任了12年校長的陳駿卸任,本校常務副校長呂建升任校長。去年10月,被稱為“男神書記”的張異賓,主動提出早日從領導崗位退下來,胡金波接棒張異賓擔任黨委書記。

此外,還有南京農業大學、陝西師範大學、長安大學等多所高校,一年內黨政一把手都迎來了新面孔。

焦點4

老牌名校人事“輸出能力”強

記者注意到,在異地調動中,老牌名校的輸出能力強大。湖南大學黨委書記鄧衛就是從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轉任,北京大學常務副校長高鬆則南下到華南理工大學擔任校長……

1966年3月出生的鄧衛此前的履曆均在清華,1989年7月從建築系畢業後便留校工作,曆任建築學院團委書記、黨委副書記、校黨委宣傳部部長、新聞中心主任等職。2009年12月擔任清華黨委副書記。

2018年6月,鄧衛離開了學習工作30餘年的清華大學,南下擔任湖南大學黨委書記。

同樣由北向南的還有高鬆。他是北大“本土派”,中科院院士,在北大完成本碩博的學習後,留校任教,2002年,38歲的高鬆被聘為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在北大,高鬆曆任北京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黨委副書記、北京大學化學與分子工程學院院長、北京大學黨委常委、教務長等職,並於2013年擔任了學校的副校長,2018年4月,54歲的高鬆任常務副校長,級別為正局級。

此外,四川大學黨委副書記李旭鋒在今年1月擔任西南大學黨委書記;吉林大學副校長孫友宏於今年3月進京,執掌中國地質大學(北京),擔任校長。

除了部屬高校間的人事流動,名校的人事“輸出能力”還體現在面向省屬高校方面。

2018年9月,此前任北京大學校辦產業管理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的黃桂田教授,出任山西大學校長。這讓黃桂田完成了從正處到正廳的破格晉陞。

除黃桂田外,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原院長杭侃也掛職到山西大學擔任副校長。

這種人事交流調整往往與學校戰略有關。早在黃桂田赴任前,北大同山西省政府、山西大學分別簽署了《山西省人民政府——北京大學戰略合作協議》和《北京大學支持山西大學建設與發展實施方案》。

有同樣操作的還有清華大學與新疆大學,清華大學是新疆大學的對口支援高校之一。

今年3月,曾擔任清華大學研究生院院長的姚強履新新疆大學副校長。

記者注意到,清華大學與青海大學的關係也非常緊密,從青海大學的第一任“飛行校長”李建保、第二任“治理校長”陳強、第三任“工科校長”梁曦東到現在的“院士校長”王光謙,均來自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派出的每一任校長,都在不同時期發揮了各自優勢,推動當時的青海大學發展上台階。”青海大學黨委書記俞紅賢接受採訪時曾表示。

新京報記者 王俊 編輯 陳思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