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鼓勵試行的育兒假是啥 若添娃男性適合休假多久
2019年05月13日18:57

  釋新聞|國家鼓勵試行的育兒假是啥,若添娃男性適合休假多久

  澎湃新聞記者 徐笛薇 來源:澎湃新聞

  嬰幼兒照護服務事關千家萬戶。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關於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正式發佈。在此之前,我國0-3歲嬰幼兒照護服務政策基本處於空白。

  該《意見》提出“家庭為主,托育補充”的基本原則。具體目標是,到2025年,嬰幼兒照護服務的政策法規體系和標準規範體系將基本健全,多元化、多樣化、覆蓋城鄉的嬰幼兒照護服務體系基本形成,嬰幼兒照護服務水平明顯提升。

  “有關這一方面的方案上海也有過很多討論。(《意見》)不僅牽涉到產假問題,還包括了嬰幼兒照護具體的支持和指導,相對來講是比較完整的一個體系。”5月10日,複旦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家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沈奕斐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說。

  江蘇已率先試點男性育兒假:共同養育子女,分擔女性負擔

  兒童監護撫養是父母的法定責任和義務。然而,育兒過程中父母一方缺失的現象長期受到關注,“喪偶式育兒”一度成為互聯網熱詞。

  全面二孩政策對女性生育、就業和公共服務保障的影響日益凸顯。母親生完孩子後,父親該為家庭做些什麼?

  此次《意見》明確指出,“要全面落實產假政策”“鼓勵地方政府探索試行與嬰幼兒照護服務配套銜接的育兒假、產休假”。

  國內現行產假政策主要包括針對女性的產假和針對男性的陪產假(部分省市稱為護理假)。

  2012年國務院頒布實施的《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中規定,女職工生育享受98天產假,在此基礎上,各省在各自的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中分別規定了不同的獎勵產假;產假薪酬來源為生育保險基金,生育保險基金支付的比例不足100%的由用人單位補足。而針對男性的陪產假天數為7-30天,多數地區的陪產假為15天,陪產假薪酬來源為僱主。

  公開資料顯示,我國香港地區的產假為10個星期,台灣地區的產假為8個星期。且香港和台灣的產假薪酬均全部由僱主承擔,假期期間,香港為80%的薪酬,台灣為全薪。據中新網報導,2018年10月,香港特區立法會通過《2018年僱傭(修訂)(第三號)條例》,同意將法定侍產假由原先的3天增至5天。2019年1月18日香港特區政府勞工處宣佈,由3天增至5天的法定男士侍產假當日開始實施。

  從性別來看,陪產假和育兒假是男性能夠享有的。

  2018年3月28日,江蘇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次會議表決通過《江蘇省婦女權益保障條例》,已於當年6月1日施行。其中鼓勵用人單位在女方產假期間安排男方享受不少於5天的“共同育兒假”。

  公開報導顯示,這是我國大陸地區首次出現的由省級立法確認的育兒假。寫入地方法規後,江蘇省男職工在目前享有15天陪產假的基礎上,就可以憑此向單位提出5天的放假要求。

  參與立法的江蘇省婦聯相關負責人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全國率先提出“共同育兒假”,目的是為了倡導男性參與家務勞動,共同養育子女,也是分擔女性的家庭負擔。

  如何保障企業不拒絕男性員工休育兒假?

  “男性育兒假,是我們業內不斷在呼籲的,因為很多研究表明,男性早期參與育兒對女性壓力的分擔,其實還是很有幫助的。” 複旦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家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沈奕斐說,“對女性來說,生產後很需要來自伴侶的支持,會有一種對方和自己在一起承擔育兒任務的感受,不會那麼焦慮。而對男性來說,如果父親一開始就參與到育兒的過程中,保持一定頻率的互動,那麼在後續孩子的青春期,親子相處中也能發揮更好的影響力,步入老年期後,和孩子間的親密關係也會更強,所以對父親也是很有好處的。”

  她表示,“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發現更多男性如今也意識到育兒不是女性個人的事,而是一個家庭、一個社會的事。所以,男性育兒假的推出對於整個社會來說具有非常積極的引導作用。”

  但是,對於目前江蘇省在推行“男性育兒假”上的嚐試,沈奕斐認為,五天時間還是太短,起不到特別本質性的作用,在很多國家,男性育兒假一般在1個月之上。

  她建議,我國的產假政策可以借鑒北歐一些國家“夫妻合休產假”的做法,比如,5個半月合休產假中,男性有一個月的帶薪育兒假,如果不休,就白白浪費,以此來鼓勵更多的男性共同育兒。

  而在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來自廣東的全國人大代表林勇提交的《關於夫妻合休產假的建議》,就曾引發熱議。

  他認為,二孩政策出台後,各地延長產假作為政策的配套保障遠遠不夠。理應共同哺育孩子的二孩爸爸只有7-30天不等的陪護假,完全不足以分擔照顧家庭的職責。因此夫妻應當合休產假,強製男性分擔育兒義務。

  林勇也提到可以參考挪威產假政策的經驗。挪威的產假稱為“育兒假”,夫婦加起來可休47周全薪育兒假,其中父親必休的育兒假是12周。他表示,這種強製男性分擔育兒任務的政策,可以直接降低生育對女性職業發展的負面影響,提高女性的生育意願,使全面二孩政策達到理想的效果,還可以糾正性別不公平現象。同時還可以改善家庭教育效果,有利於兒童身心健康成長。

  為此,他建議:將陪產假與產假合併,由夫妻合休,其中男性產假建議為42天以上;在上述規定假期內照發休假人全額工資。另外,他還建議男女雙方均可在法定產假基礎上申請延長假期至365天(夫妻雙方休假合計);在法定產假後的休假期間,按照全額工資的75%發放工資,以緩解家庭的經濟和人力壓力。

  不過,推行帶薪育兒假,也一直面臨“落地難”的挑戰。比如:成本上,育兒假的薪酬是如何支付?企業承擔多少比重?如何保障企業不會拒絕員工的請假?如何處理員工休假後的績效和陞遷?

  對此,沈奕斐表示,在實際情況中,確實有社會企業本身發展負擔較重的問題。尤其部分私營企業對於休育兒假的男性員工,雖一般不會扣減薪水但可能會影響全勤獎等績效考評。

  “我們也考慮過,比如一些民營企業,本身員工就不多,容易受育兒假的影響,但當前不少地方建立了園區,能否以一個園區為單位的方式來推行男性育兒假,是我們正在嚐試的。”同時,她認為,男性育兒假期間的薪酬來源還可以效仿當前的女性產假模式,由社會機製來整體安排,可以同樣以生育保險基金的方式來操作。

  鼓勵多種形式:支持用人單位提供福利性嬰幼兒照護服務

  《意見》中另一引人關注的是,對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多種形式的支持和鼓勵。

  《意見》中強調,要加大對社區嬰幼兒照護服務的支持力度,規範發展多種形式的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包括鼓勵通過市場化方式,採取公辦民營、民辦公助等多種形式,在就業人群密集的產業聚集區域和用人單位完善嬰幼兒照護服務設施;新建、擴建、改建一批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和設施;支持用人單位以單獨或聯合相關單位共同舉辦的方式,在工作場所為職工提供福利性嬰幼兒照護服務,有條件的可向附近居民開放;鼓勵支持有條件的幼兒園開設托班,招收2至3歲的幼兒;鼓勵各類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可根據家庭的實際需求,提供全日托、半日托、計時托、臨時托等多樣化的嬰幼兒照護服務等。

  對於“支持用人單位在工作場所為職工提供福利性嬰幼兒照護服務”,沈奕斐深有感觸。她表示,在我國計劃經濟時代,就有單位辦托兒所的習慣,“當時有效地解決了女性生育後的勞動力問題,但後來變得越來越少。現在能夠鼓勵地方去嚐試,我覺得是個重大的進步,等於是用新的方式去打開了家庭育兒和社會育兒之間的一個新的空間。”

  《意見》中的一些提法也有城市已經開始了探索。

  2019年1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上海市第十三屆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上,上海市政協常委黎榮介紹了自己參與的“深入推動3歲以下幼兒托育服務健康有序發展”課題調研情況。

  課題組認為,要將托育事業逐步納入公共服務體系,加快製定科學的托育服務發展規劃,要把發展普惠性社區型托育機構作為政府的重要責任,建議在未來3-5年內,爭取實現一個街鎮開設一家普惠性托育機構的目標。大力推動專業化托育從業人員隊伍建設,並且建立健全托育服務科學監管體系。

  “今年還將新增50個托育點,收費標準將在普通家庭可承受的範圍內。婦聯也在探索研究家庭育兒假,將婦女產假、哺乳假適當延長,增加配偶護理假、家庭養育假等育兒假期。”黎榮透露。

  對於政策導向可能將帶來的早托行業井噴式發展,《意見》中也出了監管的“重拳”:落實各類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的安全管理主體責任,建立健全各類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安全管理製度,配備相應的安全設施、器材及安保人員;建立健全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備案登記製度、信息公示製度和質量評估製度,對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實施動態管理;依法逐步實行工作人員職業資格準入製度,對虐童等行為零容忍,對相關個人和直接管理人員實行終身禁入等。

  沈奕斐表示,機會和問題總是共同存在的,接下來相關的配套細化政策還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摸索。“首先保證底線,例如虐童事件如何監管、如何避免。在此之外,也要充分給予嚐試的空間,再把實踐中成熟的做法形成文件進一步推廣。”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