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減持百億美債背後:中國需要考慮開始去美元化嗎
2019年05月27日09:04

  中國減持百億美債背後|中國需要考慮開始“去美元化”嗎

  拋售美債是重要“武器”嗎?

  截至今年3月末中國持有美債1.12萬億美元,持倉規模創2017年5月以來新低。就在去年,俄羅斯和土耳其大量拋售了美債,並退出了美債主要持有國的行列,其中俄羅斯還不斷增持黃金儲備。這是否意味著是“去美元化”的開始?中國是否也要開始“去美元化”?

  美債有可能成為重磅“武器”的邏輯在於,如果美債遭大幅拋售,價格就會暴跌,短期內會抬高美國社會融資成本;其次,美債收益率作為美國的無風險收益率,如果收益率暴漲,就會整體推高美國國內的市場利率,從而導致融資成本短時間大幅走高。

  然而,對這一觀點持反對意見的也不在少數。

  美國諮詢公司Strategas固定收益研究主管Thomas Tzitzouris在一份客戶報告中指出:拋售美國國債對龐大的國債市場影響可能不大。Tzitzouris 估計,5000億美元的清算將使收益率提高約30個基點,也就是0.3個百分點,進一步的出售不太可能產生更大的影響,因為較高的收益率會吸引來自日本、澳州、韓國和歐元區的其他國際買家。

  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此前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中國拋售美債並不是很大的威脅,首先,拋售後會有很多買方願意接盤,如果有必要,美聯儲都可以買。對美聯儲來說買本國國債不是什麼難事,雖然眼下美聯儲不會這麼做。其次,美債價格下跌,中國便會虧損,這也會損害中國的利益。中國最近也在減持,外儲略有下降。因此長期來看,中國可能不會再買新的美債,不再為美國的赤字“埋單”。

  多位國內專家學者也向澎湃新聞表示,眼前進行大幅減持和拋售並非明智之舉,但並不意味著“去美元化”作為一個長期策略。

  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向澎湃新聞表示,對中國來說當前階段如果大量減持,對中國的負面影響也不少,如果不購買美債轉而持有人民幣,那麼中國不僅要面臨外彙儲備下降,彙率風險上升不算,人民幣升值的概率也很大,這對當前中國國內形勢也不利;如果將大幅拋售的美債換成歐元、日元,則會導致這些貨幣升值,這些國家未必願意接受,所以就當前的局面來看對中國的負面影響可能會更大;對美國的影響在於,美元利率會上行,但美國的應對策略則將是由美聯儲來購買這些國債。因此,如果當前階段採取這樣的措施,對中國的負面影響可能會大於美國。

  西班牙對外銀行亞洲研究部亞洲首席經濟學家夏樂告訴澎湃新聞,他相信中國不會在當前採取大量拋售美債的措施,因為這相當於干預了對方的金融市場,那麼未來的局面可能會是不可控的,造成的麻煩可能會比當前更大。夏樂指出,目前已經看到中國減少了對美債的購買,中國需要更多的“武器”來維持彙率穩定。從長期來看,中國可以把外彙儲備投資分散化,外彙儲備最好能夠服務實體經濟,所以如果當前的局勢持續下去,最佳的選擇就是逐漸降低對美元的持有量。但夏樂強調,這不是當前的“武器”,而是長期的策略調整。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餘淼傑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稱,儘管眼下他並不支持大量拋售美債,但是他認為,從長期來看必須要去美元化,加快進行人民幣的國際化建設,進行更多的貨幣互換。當前中國與35個國家有貨幣互換,仍可以逐步提升貨幣互換的數量與規模。“一定要堅持去美元化和人民幣的國際化,而第一步就是人民幣的貨幣互換。”

  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林毅夫在去年曾撰文指出,美國政府的債券回報率非常低,如果去除通貨膨脹是負利率。美國股票市場泡沫很大,風險很高。如果中國將3萬億美元外彙儲備當中的一部分資金可以用來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資金。只要這些項目選擇好,回報率會相當高,可以實現雙贏。

  餘淼傑對此觀點表示認同,從投資收益的角度來看,美債也並非唯一的選擇,對歐元、日元、英鎊的產品都可以持有。“必須需要做好未雨綢繆,必須將多元配置作為一個長期戰略。”餘淼傑強調說。

  餘淼傑指出,有些國家政治風險和彙率風險不是很高,作為投資標的是比較好的,比如歐盟、日本、韓國的國債等。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國際金融與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鞠建東則強調,國際貨幣體系的改變是個漸進的過程,將“去美元化”作為一個長期策略,首先要做的就是跨境資本流通正常化,既能防範金融危機,又要保證國內金融市場與國際金融市場的互聯互通要常態化。鞠建東向澎湃新聞指出,全球經濟已經形成美國、歐洲、亞洲三分天下的局面,但是美元主導全球貨幣體系,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局面在過去20年中卻變化不大。“全球的經濟基礎已經改變,但是上層建築未變,這當中的矛盾一直是存在的,如果上層建築要反映經濟基礎的話,美元主導的局面遲早是需要改變的,但是現在還沒有可替代的選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