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氫車事件:地方招商引資正確姿勢是什麼
2019年05月28日17:17

原標題:水氫車事件:地方招商引資正確姿勢是什麼

  地方政府招商引資,“花錢”和“不花錢”有重大的區別。一旦地方政府花錢,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企業家精神就被抑製,有些投機者就可能趁虛而入。

  ▲南陽招商局方面稱未參與“神車”項目招商:讓子彈先飛一會兒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南陽“水氫車”事件還在發酵,圍繞此事媒體也進行了各個角度的評析。本質上,該事件對地方政府招商引資也不乏啟示。

南陽方面對“水氫車”並非沒有疑慮

  就龐青年的履曆看,從2001年起他就涉足汽車領域,在全國多個三四線城市遊走,聲稱要打造規模達數百億的汽車產業基地。其模式都類似,都是和當地政府合作,要錢要地要資源,也曾付諸行動,然而毫無例外,這些項目全都爛尾,龐青年被警方立案偵查,被法院強製執行,還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數十次。這些信息都是公開的。

  據澎湃新聞報導,當地高新區投資公司官員表示,合作之初他們查了龐青年的青年汽車集團,負債50多億元,覺得有風險,於是要求他提供一個沒有負面清單、沒有負面影響的公司。

  至於龐青年的“水氫”技術,一開始這位官員也持保留態度。當地政府諮詢了評估公司,結論是“沒法評估,很可能評估不出來價值”。然而,項目還是順利上馬。看起來當地政府比龐青年還迫切,執行過程中官員有疑慮,卻沒形成有效的反對意見。對此次招商引資的過程,當地顯然有必要進一步作出解答。

  類似的事情,在南陽不是第一次發生。前兩年網上炒得非常火的“巴鐵”項目,也與南陽市政府簽署過合作協議。2016年媒體爆出,南陽市政府計劃投資100億,投資這項後來被廣泛質疑的“創新”,目的是“為加快南陽市中心城區公共交通發展,緩解日益嚴重的城市交通擁堵問題”。

  南陽作為三線城市,已經擁擠到這地步了嗎?這項顯然沒成熟的“黑科技”,政府為何急於推行?當地交通系統官員普遍不理解。“南陽的公交車一趟拉一個人的現象都存在。一輛巴鐵能乘1000多人,在南陽怎麼可能聚到這麼多人?”“南陽市目前並不算太堵,解決擁堵問題倒不如修幾部高架橋來得實際。”雖然議論紛紛,但項目還是簽署了協議。

  幸虧同一年“巴鐵”理財騙局曝光,南陽市政府方面的投資事宜才不了了之。

  此次“水氫汽車”項目計劃投資40億,上次“巴鐵”項目計劃投資100億,這些都不是小數字。南陽市政府財政年收入只有300多億,常年支出大於收入,屬於靠中央轉移支付維持財政平衡的河南貧困市,這樣的招商引資無疑意味著“大出血”。

  那當地為何仍對此類招商引資樂此不疲呢?

招商引資該警惕投機者補貼套現

  該事件很難不讓人聯想到補貼。過去多年,以鋰電池為能源的新能源汽車盛極一時,國家每年補貼達數百億之巨。巨大的新能源補貼,不只讓眾多上市國產車企扭虧為盈,也令許多小車企遍地開花。很多車企創業公司都直言,沒有國家補貼,他們根本無法支持。

  巨額補貼顯然不可能持久。2019年3月,財政部等4部委發佈通知,要求完善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政策,規定自3月26日-6月25日期間,符合2019年技術指標的車輛將按2018年對應標準的0.6倍執行補貼。過渡期結束,取消地方補貼,轉為補貼充電基礎設施。

  這項被稱為“補貼退坡”的政策,只是取消傳統意義的新能源補貼。氫能源動力的補貼呢?通知沒有明確規定。但這項通知表示,未來會將新能源購置補貼集中用於支持充電(加氫)等基礎設施的建設的環節。這意味著,氫能源並沒有被完全代置。

  龐青年的造車大業,一直和國家補貼有著緊密聯繫。2017年初國家整頓新能源汽車騙補,工信部對7家汽車公司開出行政處罰,青年汽車名列其中。2018年5月,浙江省公示新能源汽車補貼信息,有5家車企的22553輛新能源汽車申請了補貼款約8.9億。其中,青年汽車2017年以343輛申請補貼7417.98萬元。

  由此可見,龐青年自有一套“盈利模式”。至於當地政府是否以及如何從中獲利,有待進一步的信息披露。而真實的招商引資過程,也有必要給納稅人一個交代。

  ▲南陽回應“汽車加水就能跑”事件:40億資金擬通過市場融資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花錢”招商引資是下策

  當下,地方政府招商引資已成各地經濟發展的重要拉動力。各地都在招商引資,就會形成競爭,進而改善營商環境,促進經濟發展。這正是經濟學家張五常推崇的“縣際競爭”,這一模式在實踐中也獲得很大成功。

  然而,現實中,也有些地方官員為了短期政績,忽略投資風險,結果導致了巨大損失。他們或被騙得血本無歸;或錯判市場形勢,虧損嚴重。

  既要招商引資,還要避免財政風險,如何才能周全地兼顧?有些經濟學家談地方競爭時,早已指出關鍵:招商引資的重點是改善營商環境。具體而言是減稅、降費、簡化行政步驟,降低行政成本。再進一步,也是優惠(甚至是免費)出讓土地資源,改善基礎設施。至於政府掏出真金白銀,和商人一起做生意,則不應被鼓勵。

  揆諸當下,一些地方政府的現金誘惑,確實有可能扭曲投資者的行為,使其行動路徑從滿足市場需求,轉向迎合官員。善於滿足消費者需求的真企業家,與擅長鑽營“政商關係”的人,往往是兩類人。唾手可得的地方政府資金,吸引的未必是干實業者。

  從這個角度講,減稅降費之優勢在於企業的長期經營,從而在市場競爭得以顯現。這對騙子而言,顯然非常困難。為此,如今很多地方政府設置“減五免五”“先免後減”,將優惠政策長期化。倘若經營虧損,企業倒閉,這些“稅費流失”也不會形成財務漏洞。

  如果是“出讓土地”,政府實際損失的可能性更小。時下的招商引資過程中,地方政府基本會開出“出讓土地”的條件,一方面緣於“財政缺錢”,主要還是為了投資安全。政府搭台,企業唱戲,一旦成功,地方獲利巨大;項目失敗,投資虧損,土地不會因此減值。在現實生活中,由於土地“四通一平”完成,道路拓寬鋪平,基礎設施完善,土地反而可能升值。這種招商引資模式,既約束財政紀律,也有利於增加土地供給,降低地方營商成本。

  地方政府招商引資,“花錢”和“不花錢”有重大的區別。地方政府不花錢,就需要放權讓利,讓市場自發形成秩序,其只做監管者就好;一旦地方政府花錢,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企業家精神就被抑製,有些投機分子就可能趁虛而入。南陽“水氫”汽車事件,希望能引起警醒。

  □陳興傑(媒體人)

  編輯:李冰冰 校對:陸愛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