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媒:巴西超級經濟大國夢碎
2019年05月31日13:41

原標題:阿媒:巴西超級經濟大國夢碎

參考消息網5月31日報導 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經濟新聞網5月25日發表文章稱,由於去工業化對經濟增長造成負面影響以及不確定性主導政治舞台,巴西成為超級經濟大國的夢想遭遇了挫敗。

  文章稱,千禧年初,巴西是世界第十大經濟體,國內生產總值(GDP)為6550億美元。經過10年幾乎不間斷的增長,這一數字在2011年達到了2.6萬億美元,躍升至世界第六位,與英國平起平坐。

  英國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在2001年提出了“金磚四國”的概念,將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視為2050年前經濟增長前景最好的新興國家。文章稱,他的這番預言似乎已經提前實現了,甚至巴西一度在很多人的想像中在寥寥幾年內就能成為超級經濟大國。

  然而,夢想遭遇了挫敗。文章介紹,2012年開始的經濟放緩進程迅速導致了巴西曆史上最嚴重的衰退。2014年至2016年經濟呈負增長趨勢。2014年至2019年巴西的平均經濟增幅為-0.47%。

去工業化造成負面影響

  文章指出,人均GDP是一個國家財富真正的度量衡,巴西經濟的倒退從該指標上看得更清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巴西今年人均GDP將在9434美元左右,而2011的這一數字為1.3295萬美元。只有追溯到2009年才能找到比現在更低的水平。

  巴西州立坎皮納斯大學經濟學研究所教授丹妮拉·普拉特斯接受採訪時指出:“經濟停滯的原因是複雜的,與經濟因素和政治因素均有關聯。主要結構性決定因素是去工業化,這一進程始於上世紀90年代,持續至2000年後因彙率升值等原因而進一步惡化。工業是經濟中最具活力的行業,支付的薪水更高,產生的鏈條效應更強,向前產生服務需求,向後推動農產品生產。去工業化進程伴隨著的是進口產品的入侵和製造業活力的降低,對經濟增長也會造成負面影響。”

  文章指出,巴西近年來的數據揭示了該國發展模式的弱點。事實上,巴西經濟在本世紀第一個十年的顯著進展主要依靠兩大支柱,一是以農牧業為主的原材料出口,那時原材料價格達到曆史性水平;二是國內消費增加。

  文章稱,國內消費的增長總是有限度的。儘管有人口購買力提高、政府出台家庭補貼政策和實際工資增長等因素,但國內消費增長的曲線還是在2010年左右觸頂。

不確定性主導政治舞台

  文章指出,在盧拉和羅塞夫執政期間,巴西政府在國家經濟管理中的種種問題,導致政治危機的爆發。因經濟衰退和反腐敗指控而遭削弱的巴西勞工黨和羅塞夫成為眾矢之的,羅塞夫最終遭彈劾。

  文章稱,不確定性開始主導巴西政治舞台。特梅爾上台後提出了幾項重大的改革措施,例如立法禁止增加公共支出等,但他是多數人眼中“非法”的領導人,始終處於倒台的邊緣。在這種局面下,不可能產生提振經濟所需的信心。

  文章稱,雅伊爾·博索納羅在大選中的強勢勝出看上去似乎結束了巴西政治的不確定性。他將國家經濟管理權全部交給畢業於芝加哥大學的正統自由派人士保羅·格德斯,這個決定一度在市場上激起了不同尋常的熱情。

  文章介紹,格德斯經濟計劃的基石是養老金改革,旨在提高男女的最低退休年齡,增加工人必須工作的時間,並減少農村工人和軍人的福利。格德斯說,如果沒有實現預期的節省計劃,巴西經濟在幾年內就將崩盤。

  巴西熱圖利奧·瓦加斯基金會經濟學家馬塞爾·格里洛·巴拉西亞諾指出,養老金改革是今年的重中之重。他表示:“巴西正在等待‘解鎖’增長的契機,其他一些改革也是相當重要的,例如稅收和商業環境改善等。”

  文章指出,對博索納羅政府來說,這些都形成了挑戰,因為修改養老金製度需要憲法修正案。這意味著執政黨需要得到國民議會兩院3/5的支持票數。這隻能通過談判技巧來實現,而這種能力在巴西政府中不僅欠缺,甚至受到質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