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管機構:3座大山壓頂,美股尚能牛否?
2019年06月06日23:35

“如果一件事不能永久持續下去,那麼它終將停下來。”——斯坦因定律(Stein’s Law)

  面對美股自2009年3月低位以來的持續上漲行情,投資者普遍存在一個疑問:美股的漲勢會延續嗎?

  雖然斯坦因定律提出的背景是在20世紀80年代,美國經常賬赤字持續擴大的時期。但對於當前蓬勃上漲的美股來說,恐怕也是如此。

  著名債基旗下的Perkins投資管理公司首席投資官Greg Kolb近日撰文指出,考慮到當前美股高收益的三大因子,認為美股未來的收益有限,並為投資者提出了5點投資建議。

  Kolb首先分析了美股高收益的三大組成部分。

  美股高收益的三大因素

  第一,股息收入。儘管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標普500指數的股息收益率最高昇至3%以上,但在美股牛市期間,該收益率水平跌落至2-2.5%的區間。當前,該收益率似乎正在接近於2%的水平。鑒於標普500指數35%的平均股息支付率,上市公司的股息支付能力沒有太大問題,因而股息可能是所有未來預期收入中最穩固的收益組成部分。

  第二,每股淨利潤(EPS)的增長。目前,市場對標普500指數在未來12個月EPS的普遍預期,從2009年時的68美元,上漲至2019年時的177美元,平均年化增長率達到10%(截至2019年4月)。許多因素對美股公司利潤帶來利好,包括全球經濟的增長,收入組成中資本利得相比於勞動收入的占比提升,公司稅收的降低,以及杠杆水平的提高放大了最終收益。

  然而,向前展望,這一高增長趨勢將難以持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最新展望,2019-2020年,預計全球實際GDP增速大約為3.5%。中國勞動力數量正面臨縮減,而美國的工資水平正以危機以來的最快速度增長。美國減稅新政對EPS帶來的利好將很快變得正常化。同時,利用低息融資進行的股票回購,使得流通中的股票數量減少、杠杆率進一步上升,並讓信貸更加“岌岌可危”。所有這些都表明,雖然公司利潤持續在增長,但增長速度似乎將放緩,而且很可能的大幅放緩。

(EPS與估值倍數的變化,來源:Janus Henderson)
(EPS與估值倍數的變化,來源:Janus Henderson)

  第三,估值倍數。牛市必然伴隨著估值倍數的擴張。在金融危機期間,估值倍數達到10倍的底部之後,當前標普500指數的估值倍數在16.7倍。這一估值倍數的變化,可稱作“心理搖擺因素(Psychological Swing Factor)”,對過去十年(截至2019年4月)的收益貢獻了約5%。

  經驗豐富的投資者可能都知道,估值倍數經常浮動。儘管在牛市中的增長可以找到很好的理由來解釋(例如低利率水平),但是,一旦未來發生什麼“意外”,這部分收入將會受挫。總結起來,實際上,計算1.025(2.5%的股息率)x1.10(10%的利潤增長)x1.05(5%估值增長),可得牛市期間每年18%的收益率。

  然而,這僅僅發生在過去,而投資者需要向前看。未來可能將伴隨著更低的股息率、利潤增長受挫、以及可能更低的估值倍數,這意味著,未來的收益將變得非常有限。

  那麼,鑒於上述展望,未來投資者該怎麼做呢?Kolb提出五點建議。

  給投資者的5點建議

  第一,投資者仍需遵循估值原則,考慮賣出或削減部分已盈利的頭寸,這些股票經風險調整的潛在收益水平已不再穩定。Kolb指出,這其中可能包含了科技股和其他“成長型”股票。

  第二,避免採用過度高杠杆。需要記住,杠杆將會放大結果(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並且在市場出現劇烈波動時,將會減少投資者的“定力”。

  第三,走出老路,並持有高活躍度股票。隨著股市吸引力的降低,投資者需要考慮讓投資組合不要像股市那般失去吸引力。

  第四,考慮配置美國以外的資產。在過去十年中,MSCI 歐澳遠東(EAFE)指數的收益,平均每年落後於美國7%。同時,在Kolb看來,一些悲觀情緒(如英脫歐)已有些過度。

  第五,多元化投資。Kolb所在團隊一直保持紀律,建立他們認為有很好平衡的投資組合,包括了收益回報相對風險有吸引力的、由利潤和估值的各類潛在驅動的股票。

  不管以劇烈還是溫和的方式,牛市終將會結束。儘管看起來很誘人,但這並非是一個時間問題。對於大多數儲戶而言,僅有一個長期的時間框架。

  Kolb提醒稱,由於潛在回報與下行風險之間的平衡顯得不具吸引力,投資者應在其投資組合中增強防禦性。

  原標題:資管機構:3座大山壓頂,美股尚能牛否?

  來源:WEEX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