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煤老闆的縮影"被查後無音訊 曾花7000萬嫁女
2019年06月07日03:35

  原標題:山西柳林“南邢北陳”的煤炭江湖

  來源:中國商報

  見習記者 何婧

  6月4日,山西高院發佈消息稱,日前,長治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陳鴻誌等78人,以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故意傷害罪、非法拘禁罪、搶奪罪、破壞生產經營罪、尋釁滋事罪、妨害作證罪、幫助毀滅證據罪、窩藏罪、非法佔用農用地罪、非法採礦罪等罪提起公訴。該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尚法新聞(ID:zgsbfzzk)注意到,5月29日,山西公安機關偵破該案的專案組剛剛被記了集體一等功。

  至此,柳林縣“南邢北陳”的時代終結。

  柳林地處山西省西部,國土面積1288平方公里,其中含煤面積達1000平方公里。這個曾經的國家級貧困縣因為盛產稀缺的“優質主焦煤”而聞名全國,也因煤致富。

  柳林是山西的縮影,邢利斌和陳鴻誌則是山西煤老闆們的縮影,或者說是兩個極端。

  南邢北陳的柳林煤礦“江湖”

  1990年,23歲的邢利斌從山西大學法律專業畢業,同年,他承包了中陽縣某國有鐵廠。1990年,邢利斌租賃經營了柳林縣金家莊鄉辦煤礦,正式進入煤炭行業。事實上,此舉並不符合政策法規,在中國內地,法律規定採礦權不得交易、出租。

(  邢利斌△圖片來源:網絡)
( 邢利斌△圖片來源:網絡)

  9年後,一個未來將成為邢利斌強有力競爭對手的年輕人也在摩拳擦掌,為進入這個暴利行業做準備。

  陳鴻誌出身寒門,父親是一名鐵匠。他從小不愛讀書,學習成績也不好,於是選擇去當了武警。1999年退伍後,陳鴻誌白手起家創建了“星火石料廠”,擴建後改名星火建材有限公司。開石料廠讓陳鴻誌賺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千禧年後,兩人的商業版圖都迅速擴張。

  2002年,財政收入僅有2億元的柳林縣決定轉讓興無煤礦。邢利斌在租賃經營柳林縣金家莊鄉辦煤礦後,又以8000萬元價格獲得興無煤礦的全部股權,進而一躍成為山西柳林首富,資產超百億元。

  眼看著煤炭經濟飛速發展,陳鴻誌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2003年,28歲的陳鴻誌取“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意,註冊柳林燎原商貿公司,開始涉足煤炭業。僅這一年,他就承包了興家溝煤礦、成家莊煤礦、田家坡煤礦等5座煤礦。

  三年後,他正式組建山西淩誌能源投資集團公司。接著,他又先後承包鄧家窪煤礦、柳家莊煤礦,併購買了麻塔則煤礦。

  2009年山西省煤炭企業兼併重組後,淩誌集團共擁有4座主體煤礦,4座洗煤廠,綜合購物商廈1座,五星級酒店1座,全日製省級示範初中1所,大型印刷廠1個,以及占地1152畝的綠色生態農業園區1個。

  2013年,柳林縣淩誌農業科技開發公司成立。基地位於柳林縣成家莊鎮張家莊村,面積1280畝,總投資1.7億元。

  當地人談到柳林的煤焦資產佈局時如此評論:柳林南邊的半壁江山是邢利斌的地盤,北邊則大多數屬於陳鴻誌的勢力範圍。

  一人“文擴” 一人“武搶”

  雖說邢利斌和陳鴻誌各佔據著柳林縣煤礦資源的半壁江山,但其擴張方式可以說是大相逕庭,邢利斌憑著“白菜價”收購實現資產翻番,陳鴻誌則靠著拳頭占山為王。

  邢利斌租賃經營了柳林縣金家莊鄉辦煤礦後,對其進行了重大技改,使該礦生產能力由租賃初期的10萬噸提高到目前的60萬噸以上。

  有人算了一筆賬:當時在柳林一個10萬噸的煤礦每年的租賃價格約十幾萬元,而當時的煤炭每噸價格在100-180元。以60萬噸計,扣除租賃費用,邢利斌每年的營收約6000萬元至1億元。

  接著邢利斌以金家莊煤業有限公司為名義,出資買斷柳林興無煤礦。據瞭解,柳林興無煤礦是當時柳林全縣最大的國有企業,儲量15億噸的,年產能達60萬噸。

  很快他開始著手重組成立山西聯盛能源集團,當年上交稅金1000萬元。若按地質儲量計算,邢利斌每噸付出的僅為0.52元,按可開採儲量計算,邢利斌每噸煤炭付出的價格僅為0.57元,可謂“白菜價”。在以極其低廉的價格獲得興無煤礦這一“利潤奶牛”後,邢利斌的個人資產躍至數十億元。

  2008年7月,邢利斌的興無、金家莊、寨崖底三個煤礦成功實現境外上市,其也獲得百億元現金以及股權。

  2009年前後,山西省根據規劃將年產量在30萬噸以下的煤礦全部關停,在此基礎上,催生了中小型煤礦的整合。

  9月,聯盛集團與華潤電力合作,先後在中陽、交口、石樓、興縣、臨縣、孝義等縣收購礦井39對,整合後形成13對主體礦井。

  而在煤炭資源重組中,柳林縣此次保留的24個比較大的煤礦中,聯盛能源控製了三分之一。另外,聯盛能源和央企華潤集團合資,成立了華潤聯盛集團,邢利斌持股42%。

  一名當地人士稱,在整合過程中,煤老闆之間的利益爭奪也愈演愈烈,“能整合的就存在爭奪收購問題,不能整合的就要在關停之前爭分奪秒,爭取多采些煤出來。”

  陳鴻誌的八個煤礦經整合,只留下了四個,儘管數量減少,但公司效益未減反增。在此期間,他的保安隊也迅速發展到上百人。

  陳鴻誌收購、合併煤礦的那幾年,也是其保安隊在當地最為“活躍”的幾年,有人曾說“為搶奪資源,平息村民鬧事,他們經常數十人甚至上百人一同出動,有時甚至將人打至多處骨折,久而久之,人們對陳鴻誌的保安隊也從憎惡變成忌憚。”

( 陳鴻誌。圖片來源:網絡)
( 陳鴻誌。圖片來源:網絡)

  曾有山西知情者對媒體說,陳鴻誌財富的積累主要是靠“上買下鬧”。“上買”即行賄上層官員,打通官路,控製官員;“下鬧”則是通過收買等手段讓村民上訪、破壞基層選舉,並以暴力侵占手段獲得煤礦等。

  曾有媒體調查,2007年10月,陳鴻誌假借修路之名,將通往該礦的道路挖斷,致使該礦場原煤無法外運,被迫停產。最終,薛武漢等人不得不將煤礦賣給陳鴻誌。

  2007年12月30日下午,薛武漢同王亮珠及其司機高三平等人一道去麻塔則煤礦驗煤,高三平在返程中遭到陳鴻誌團夥數十人圍堵毆打。由於對方出手過重,高三平當場死亡,並被扔下30多米深的深溝。

  被抓捕前,陳鴻誌的員工約有6000人,其中保安就有大概300名。其前員工曾對媒體稱,陳鴻誌對保安隊十分看重,保安隊也是他最大的仰仗,“如果有人打傷人進了監獄,工資照發,出獄後仍能回到淩誌集團工作。一旦有‘緊急任務’,各礦上的保安會迅速集結,數百人一同出動,在柳林沒有不怕他們的。”

  兩人在公益上都“戰功纍纍”

  與陳鴻誌正相反,邢利斌行事頗為低調,很少在媒體和公開場合露面。但提到他時,不論是員工還是未有接觸的當地人,都對他好評如潮。

  邢利斌十分關注社會公益事業,2003他參與柳林教育體製改革,將原柳林四中改製為聯盛中學,並高薪廣羅優秀教師,根據學生成績實行“五免一補”兩獎,累計投資近億元,使校內教育設施得到改善。

  他還參與了柳林公路建設、為當地多個村子打深井、鋪設供水管路、綠化荒山、化解村企矛盾、修建養老院和三所小學。

  企業改製中,邢利斌還為原興無1000餘名職工上繳工齡補償1000萬元,與原興無1089名職工簽訂了新的勞動合同,並為他們繳納“五項保險”費用,職工最低工資由過去的300元左右提高到900—1200元,井下工人工資達到1500元以上,中高層管理幹部月工資達3000元以上。

  同時他公司的各直屬煤礦都建有職工公寓、餐廳、澡堂,並且新建了聯盛小區、教師公寓,安排公司職工家屬250餘戶。

  他的企業先後獲得了“全國守信用重合同單位”、全國“‘安康杯’優勝企業”、“山西省優勝企業”、“優秀民營企業家”等光榮稱號,他本人先後獲得了“全國關愛職工企業家”、“省五一勞動獎”、“功勳企業家”、“優秀民營企業家”、“呂梁市發展民營經濟功勳”等稱號。

  知情人曾對媒體透露,2008年汶川地震後,聯盛集團向災區捐款2000萬元人民幣;2010年玉樹地震後,聯盛集團向災區捐款1500萬元人民幣。

  事實上,聲名狼藉的陳鴻誌也參與過不少公益。汶川大地震後,淩誌煤焦有限公司向災區捐款100萬元現金和物資。

  有文章這樣報導陳鴻誌對李家塔村的貢獻:原本窮得“叮噹響”的李家塔村村民,如今卻成了柳林縣里最被人豔羨的一群人——他們不僅家家搬出了土窯洞,還住上了戶均227平方米的聯排小別墅。淩誌集團出資,建了218套住房,工程總投資8000餘萬元。不少村民還脫掉了“農皮”換“工裝”,搖身一變,成了淩誌集團旗下公司的員工。

  另一篇文章則說,淩誌集團耗資數十億元,將公益事業做到眾多領域:修建公路隧道,修築黃河大橋,治理荒山荒坡,建設移民新村,資助基礎教育,捐助貧困學子。

  陳鴻誌還曾被授予“山西省社會扶貧先進個人”等榮譽稱號。

  接連兩任首富的慘淡收場

  即使做了這些,也沒能抵過陳鴻誌曾犯下的“惡”。

  2018年6月,網上流傳的一份自稱為受害人提交的材料,列舉了陳鴻誌收買受害人,妨害作證、盜採鄰礦資源,挖塌安保煤柱、斷路、放火、操控孟門鎮等鄉鎮的村委會選舉、非法拘禁村主任、非法暴力強拆村莊、瞞報礦難等共41宗罪。

  2018年7月24日晚間,山西長治警方通報,該市公安機關正在偵辦一起有組織犯罪案件,已將犯罪嫌疑人陳鴻誌依法刑事拘留。

  陳鴻誌被捕後,涉案財物被扣押、查封、凍結,初步評估約78.4億元。僅房產一項,辦案人員就在北京、太原等地發現341處。據瞭解,陳鴻誌的住宅達3800多平米,曾為了風水修改黃河河道,在家門口修建大壩。

  邢利斌的沒落更讓人始料不及。

  2012年3月18日,作為柳林首富的邢利斌在三亞為女兒婚禮專門開了一場群星演唱會。演唱會請來了朱軍、周濤主持,馮鞏、韓紅、宋祖英、周杰倫、閻維文等明星皆現身表演。

  報導稱,邢利斌花7000萬巨資在三亞麗思卡爾頓酒店為女兒舉辦大型婚禮。“炫富”、“奢靡”等詞一度成為外界對其最直接的認知。

  然而就在一年後,聯盛集團發家地山西柳林縣煤炭工業局局長杜彥斌卻公開對媒體表示,柳林眾多煤企中,聯盛集團的日子最不好過,甚至直言“它從2011年7月開始欠發工資,目前工資只發到2012年7月”。

  據接近聯盛集團的金融人士透露,集團負債率已逼近100%。而其原本計劃與平安信託合作的100億項目,目前也面臨胎死腹中的危險。

  2014年9月,山西新任省委書記王儒林深入腐敗重災區呂梁市調研,才披露邢利斌半年前接受調查的消息。此後邢利斌再無音訊。

  接連兩任首富慘淡收場,但柳林縣憑著豐富的煤炭資源,其財政收入持續增長,2018年9月7日,山西省政府正式批準柳林縣退出“省定貧困縣”並向社會公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