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卡總是被輕視?爭取美國公開賽三連冠心中有怒
2019年06月12日11:53

科普卡
科普卡

  香港時間4月12日,科普卡面對這一屆美國公開賽已經有充足的動力了。

  他有機會觸碰104年來一項沒有被觸碰的美國公開賽紀錄——威利-安達臣(Willie Anderson)取得的三連勝。

  可在他腦子之中是福克斯體育台的一個賽前分析宣傳片,科普卡解讀為他再次沒有得到他應該得到的尊重。這點燃了他心中的怒火,他獲得又一個機會證明所有人錯了。

  “我想Twitter上一大把人艾特我,在這則宣傳片中,我猜想他們很吃驚我不在其中,”科普卡星期二說,“我打開了鏈接,看了視頻,真的挺吃驚。他們有一年時間製作與發佈。我真的不知道。某個人也許已經被炒魷魚了,或者應該被炒魷魚。”

  那是一種輕視嗎?

  福克斯體育台製作了四條美國公開賽宣傳片,三條包括科普卡,其中一整條講述科普卡以及他有可能追平的歷史。另外一條完全屬於泰格-Tiger Woods,因為美國大師賽冠軍回到了他創造15杆大勝的地點:圓石灘。

  科普卡不清楚到底是什麼讓他震驚。如果Tiger Woods的這條宣傳片中有引起不快的原因,可能是談到火炬傳遞給下一代時,出現了馬克羅伊、達斯汀-莊臣和喬丹-斯皮思的畫面,可是卻沒有科普卡。

  對科普卡而言有什麼好消息嗎?

  他表示在公共場合下他越來越難隱藏。他走入餐廳,他能感受到大家眼睛放在他的身上。他不確定為什麼會有這種大驚小怪。

  “我把自己視為一個平常人,與別人沒有什麼不同,”他說,“我只是恰巧善於打高爾夫而已。僅此而已。”

  也許不難引起注意,甚至更容易理解的是採訪室。去年在辛納科克山,只有6個人出席他的賽前新聞發佈會,儘管當時他是衛冕冠軍,而且新聞發佈會安排在星期三下午。這一次,你甚至很難找到6個空位。

  科普卡在圓石灘擁有所有人的目光。他贏得了過去8場大滿貫中的4場,在四大滿貫的時代中,只有泰格-Tiger Woods、尼克勞斯和本-侯根能與之匹敵。

  即便如此,這個星期,另外一個名字就出現在了話題之中。

  科普卡記得去年夏天在蘇格蘭的一棟建築物中看到了威利-安達臣的名字,也就是在他第二次贏得美國公開賽之後。到那個時候,科普卡模糊地意識到這個蘇格蘭出生的威利-安達臣,在1903年、1904年和1905年贏得過美國公開賽。

  “我努力將那一點放在我的心底,”科普卡說話的語調與他的心率一樣平緩。“那隻是另外一場比賽。我下去的時候必須做到我該做的事情。這個星期將是艱苦的考驗,我們都知道。”

  自此之後,4名球員有機會實現美國公開賽三連冠。沒有人特別接近。最近一個機會屬於科蒂斯-斯特蘭奇(Curtis Strange),那是1990年梅黛娜。他打出68杆之後,殺到距離領先者2杆的地方,可是最後一輪打出75杆,滑落到並列第21位。

  “他說那是平常的一天,平常的一輪,平常的比賽,” 科蒂斯-斯特蘭奇說,“並不是的。這是美國公開賽。他將爭取三連冠。可是我見過了很多人,當屬科普卡了不起。他每天都能按照職業的水準做自己的事情。”

  科普卡瞭解歷史與他對抗,不僅僅是上一個實現美國公開賽三連冠的選手已經是104年前的事情。

  最後一個在大滿貫中實現三連冠的選手是彼德-湯姆森(Peter Thomson),那是1954年到1956年英國公開賽。即便是美巡常規賽,那也是八年前的史蒂夫-Steve Stricker。他在強鹿精英賽成為最後一個連續三年贏得同一賽事的選手。

  Tiger Woods在5場賽事中實現了6次至少三連冠(他在火石2次實現三連冠)。

  “我沒有考慮過,”科普卡說,“我知道三連冠的概率要小過衛冕。你非常難在同一場賽事中實現三連冠。”

  斯皮思上個月在貝斯佩奇黑色球場近距離看過科普卡,第三輪,他們從最後一組出發。科普卡在球場難度增加的時候,打出70杆,平標準杆,維持了7杆領先。

  斯皮思幾年前也有這種很順的時候。2015年,他包攬美國大師賽和美國公開賽,而另外兩場大滿貫,他也很接近。次年,他在美國大師賽的後九洞丟掉5杆優勢,可2017年贏得英國公開賽。

  “他也許在高爾夫球場上是斯多葛派(斯多葛派認為世界理性決定事物的發展變化)。我想這是因為他的自信心水平,他專注度的水平,”斯皮思說,“他在球場中的那種心態看上去來自他對每一次揮杆的自信心。我曾經處於相似的情況中。那真的有趣。有時候,你很難保持他所擁有的專注度。”

  斯皮思同時不願意聽到人們說科普卡在火熱的衝刺中,因為那樣說更多代表是好運氣,而不是好的高爾夫。

  “那不是什麼衝刺,他就是那樣的人,”斯皮思說,“未來幾十年他都是一股必須關注的力量,因此你必須適應。”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