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漲停 暴風TV辦公地探訪:未見員工辦公
2019年06月19日12:26

  6月18日,負面纏身的暴風集團再次詭異漲停。

  這是繼6月13日之後,暴風集團漫漫下跌路中的第二次蹊蹺漲停,當天,暴風集團成交額達到1.2億元,換手率7.05%,6.5萬手買單封死漲停板,報收於6.94元/股。

  但在基本面上,暴風集團的經營仍不容樂觀,除了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巨虧之外,其核心子公司暴風TV大規模裁員、欠薪,遭遇員工維權,上市公司層面則被捲入諸多訴訟當中,大量核心高管相繼離職。

  “行情與基本面背離,暴風這幾日的漲停很詭異,估計是存量資金的炒作行為。”6月18日,華南一名私募機構人士指出。

  6月16日,暴風集團曾推出新款播放器產品——暴16,但市場反響平平。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還從暴風集團某軟件推廣商獲悉,暴風集團在渠道端還有欠款,很多渠道商都不願意再幫其推廣新產品。

暴風TV現辦公地:深圳高科大廈七樓-創富港共享辦公室-楊坪 攝
暴風TV現辦公地:深圳高科大廈七樓-創富港共享辦公室-楊坪 攝

  誰在說謊?

  近日,據媒體報導,6月10日,數名暴風TV的外地員工來到北京暴風集團總部向暴風TV“討薪”。此前,5月中下旬,暴風TV被爆“解散”,大量員工維權。

  儘管暴風集團多次回應稱,其與暴風TV(暴風智能)是兩家獨立運營的企業,暴風TV並未解散,只是因為戰略調整做了相應的架構調整和辦公室搬遷,但這並沒有消除市場的疑慮。

  其間,暴風集團還強調,得知信息後,第一時間安排高管與對方協商,目前事情已經妥善處理,但隨後有媒體稱暴風TV員工對此毫不知情。

  針對雙方各執一詞的“羅生門”事件,6月17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實地探訪了暴風TV搬遷地——深圳高新科技大廈7樓。

  在走訪過程中,記者發現,儘管暴風集團一再強調暴風TV沒有解散,但公司目前的經營似乎與“解散”無異。

  暴風TV現如今公開的辦公地點,位於一家共享辦公室創富港出租的獨立辦公間內,但記者走訪當天暴風TV卻並無員工來上班,僅由共享前台接待了記者。

  前台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暴風TV搬來時間並不長,但是有員工在此上班的,偶爾會有員工去前台拿鑰匙開門,只是今天恰好沒來上班而已。”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這家名為深圳創富港的辦公室租賃及商務服務外包企業,主要是為規模在1-50人的初創企業提供租賃服務,其提供的卡位辦公區,每月租金只需要500元,而為1-5人提供的獨立辦公區,租金則是每月1000元起。

  暴風TV所租住的區域是建築面積80平米的獨立辦公間,但室內可見工位不超過6人,辦公區內大部分地方都被快遞和各種雜物堆滿,可活動區域非常狹小。

  在此之前,暴風TV曾在深圳南山區的核心地帶——三諾大廈租住了兩層樓作為辦公地點,辦公區域過千平米。曾經名噪一時的互聯網電視企業、最高規模時曾有數百人辦公的暴風TV,如今只能同200家初創企業一起,委身於逼仄的共享辦公室內。

  另一邊,此前遭遇暴風TV“遣散”的多名員工也開始了維權之路。

  6月18日,一名於2018年12月從暴風TV離職的員工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最後離開公司的員工已經拿到欠款證明,正在走仲裁程序。

  “我12月的薪水、兩個季度獎還沒有支付,但因為走得早,損失並不算太大,後面還有400多名同事留在公司,這幾天正在走仲裁程序,但是大家的開庭時間不一致,聽前兩天開庭的同事說,公司那邊都沒有人出庭。”上述前員工說道。

  6月17日、18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曾多次撥打暴風集團證券部和暴風TV CEO劉耀平的電話,但均無人接聽。作為為上市公司貢獻超八成收入的核心子公司,暴風TV前途未卜,亦折射出暴風帝國風雨飄搖的現狀。

  2018年,暴風集團實現營業收入11.27億元,同比下滑41.15%。其中暴風TV的運營主體暴風智能為暴風集團貢獻營收9.38億元,占比超過83.23%。

  但由於暴風集團的硬件業務一直處於補貼燒錢階段,暴風智能的虧損也相當嚴重,2018年累計虧損高達11.91億元,直接將上市公司淨利潤拖累為-10.90億元。

  新品難挽頹勢

  備受硬件拖累的暴風集團,重新將目光投向了軟件業務。

  6月初,暫停更新近一年的暴風集團創始人馮鑫微博突然提前預告了一款本地播放器產品——暴16。

  據暴風高管介紹,新產品“暴16”將本地工具功能、音視頻的基礎技術做得更加極致,“暴16”的界面較之前版本更加清爽簡潔,在性能方面提升明顯,該產品面向PC端、只專注於本地播放需求。

  與同類競品相比,“暴16”安裝速度提升4.3倍,啟動速度提升2.4倍,啟播速度提升1.3倍,安裝包大小更是縮減64%,用戶使用也將更加輕鬆順暢。然而推出之後,暴16並未在市場掀起多大的浪花。

  18日,華南一名中型券商人士在受訪時指出:“很難做起來,市場的格局已經變了,現在大家都會選擇在移動端觀看在線視頻,本地播放的需求很小,而且隨著5G時代的到來,市場空間會被進一步壓縮。”

  同日,一名曾為暴風影音軟件提供線上推廣服務的渠道商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現在暴風在移動端、PC端都有欠款,沒有渠道願意做(推廣),他還欠我的公司50萬欠款,我們已經提起訴訟,一審勝訴了,但是對方不服在上訴等二審。”

  “我們的合同賬單等證據確鑿,但他們不認可自己公司的財務蓋章以及利息判決,其實就是想賴賬,我曾經去過一次北京總部,要不到錢,(他們)各種理由推脫。”上述渠道商補充道。

  值得注意的是,這隻是暴風集團面臨諸多訴訟的一角。除了與光大證券、招商銀行的“併購巨雷”外,6月16日,天眼查顯示,暴風集團又新增一條裁判文書,即暴風集團與北京品眾互動的網絡服務合同糾紛。

  裁定結果為“查封、扣押、凍結被告暴風集團的財產,限額人民幣38萬元。凍結銀行存款的期限為一年,查封動產的期限為兩年,查封不動產、凍結其他財產權的期限為3年。”

  不久前,暴風集團還收到了歌斐資產要求被上市公司受讓其所持有的暴風雲帆(天津)互聯網投資中心(有限合夥)100%財產份額,並履行支付轉讓價款義務的仲裁文件,涉及資金高達4.68億元。

  不過,歌斐資產和品眾互動相關人士都拒絕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採訪,表示現在不方便透露進展。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