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購一年後,快手改變A站了嗎?
2019年06月24日15:41

  在被快手收購一年中,A站與快手一起沉默著。

  從外界來看,A站這一年幾乎沒有變化,在B站上市、擴張越來越浩大的聲勢中,生存空間被越發擠壓。

  但從快手來看,這靜默的一年,可以被理解為快手正在幫助A站紮實底層技術、瞭解用戶需求,“修煉內功”的過程。畢竟從A站誕生之初起,由個人搭建的底層架構、不穩定的服務器都使得#今天A站今天掛了嗎?#成了A站的每日一問。而在快手收購A站時,也曾經承諾在資金和技術上給予A站支持。

  據刺蝟公社報導顯示:在過去的一年中,快手投入了四五十名有十餘年相關工作經驗的技術人員幫助A站從底層架構、產品結構到接入快手中台、人工智能算法重新打了一遍修正檔。而這層層修正檔在蘋果商店依舊有跡可循,A站IOS端更新頻率從原本的兩月一修變成了一月兩修,在一年時間內31個更新讓A站IOS版本5.1.0跳到了 5.18.2。

  當然這靜默的一年,也可以被理解為快手正在努力思考,A站的正確定位到底是什麼?在二次元這條相對垂直的賽道中是否還有奔跑的空間?所謂的“土味”和“二次元”結合能夠帶來何種可能性?

  直至三天前,這份沉默被徹底打破:6月18日下午,快手創始人宿華、程一笑發出內部信:年底衝刺3億DAU。而與這則“告別佛系”的消息一起發出的,還有快手對於A站的任命函——“空降兵”文旻成為了A站的新掌門人。

  據相關資料顯示,文旻曾任職網易文學漫畫事業部副總經理、網易LOFTER部門總經理、網易戰略研究用戶研究總監。快手方面對此表示,文旻在互聯網行業,特別是動漫社區領域有多年積累,在產品、運營和內容上技能全面。

  這位來自網易的第八任掌門人能帶領宅男們的“猴山”奔向新的征程嗎?

  依然沉寂的A站

  在過去一年中,A站少有能在網絡上激起水花的時候。

  為數不多的兩次談論中,一次是因為番劇《佐賀偶像是傳奇》。這部講述七位殭屍少女成為偶像組合的故事,成為了日本業界2018年的年度黑馬,在NICONICO和多家媒體聯合舉辦的動畫總選舉2018秋季評選中一路披荊斬棘,分別奪得了男性榜單、女性榜單和總單的第一名。

  拿下《佐賀偶像是傳奇》獨播權的A站,總播放量達2491.5萬,幾乎是A站全站其餘番劇播放量的總和。

  而與這次依靠選品眼光取勝不同,A站的另一次出圈則顯得沙雕許多。

  去年11月29日,A站推出了一個名為“老婆總選”的線上活動:由用戶在評論區留言提名自己心目中的“三次元老婆”,並通過投票的方式,最終選出2018年度的“A站老婆”。

  然而最終這場本該相當選拔宅男人氣女神的活動,卻在神奇的A站用戶的一通操作下徹底歪向不可知的賽道——先是在候選人中出現了韓紅、老乾媽、容嬤嬤、賈玲這樣很少會被網友戲稱為“老婆”的女性,隨後更是徹底無視了提名範圍中“古今中外任何三次元女明星”的現實,曾經自願或是被迫“女裝”的大佬們也被推上了榜單。

  最終,前電競選手、現遊戲主播孫一峰被眾多ACer大喊著“不能讓大哥再輸一次女人”推上了榜首,以4萬票的優勢力壓新垣結衣拿下了冠軍。“不能讓大哥再輸一次女人”這個梗來源於孫一峰的電競生涯,孫一峰在STX2010中韓大師賽上,以1:2的比分輸給了韓國《StarCraft》女子職業選手Tossgirl,並由此拉開了“三敗女人”的序幕。

  而乍聞這個結果的二次元愛好者們,先是一通“哈哈哈哈哈”大笑,笑完卻又只覺這就是A站——儘管在多年間幾易其主,A站的氣質似乎這麼多年從未改變:小眾、硬核、鬼畜與沙雕齊頭並進、充滿反叛精神。

  伴隨著二次元文化而生的A站,從誕生之初就充斥著亞文化的氣質:“ACFun”取意自“Anime Comic Fun”,以及“天下漫友是一家”,一小群屢遭誤解、排擠的二次元文化愛好者聚攏在一起,用小圈層的自娛自樂反叛而不羈地解構主流文化,再形成一套穿行其中的話語體系。將“認真你就輸了。”作為slogan高高掛起的“禦宅族”們滿不在乎地用自己方式向世界證明著他們的存在感。

  也許,當B站走向更廣闊的用戶群體,曾經的小眾文化衍變為更大眾化的泛二次元內容後,A站有望謀求成為小眾二次元的聚集地,以保持小圈層內的純粹、自由和優越感——這樣的故事也正在晉江與長佩之間上演。

  猴山和它的新主人

而作為CEO,文旻進入A站正處於一個相對舒適的時刻。
而作為CEO,文旻進入A站正處於一個相對舒適的時刻。

  快手在技術層面肅清了A站底層架構的種種問題,讓A站能夠跟上網絡在線視頻時代的腳步;又在資本層面,擺脫了A站曾經的CEO們所經曆的,在各大股東中被反複拉扯,最終無法將戰略貫徹到底、黯淡離場。

  下一步A站需要解決的問題是:一個已經搭好的舞台,該唱何種戲?而這唱戲的手藝,又能否吸引來觀眾?

  如果繼續以核心二次元圈層作為主要服務對象,那在內容層面該進行何種改進?而一個核心向的小眾社區如何帶來更大的商業價值?A站能否通過差異化戰略體現自身獨特的價值,走出一條與B站文化外延之外不同的道路,還是在用戶屬性上有所區別,但最終與B站的商業模式殊途同歸?

(據易觀千帆數據,2017年10月,A站的男性用戶占比一度達到76.97%。)
(據易觀千帆數據,2017年10月,A站的男性用戶占比一度達到76.97%。)

  今年4月23日,快手在自己的平台上做了一次關於虛擬形象的直播,由一禪小和尚擔任主播。在總共49分鍾的直播時間中,觀看用戶超過25萬名。這也側面映證了快手用戶在二次元基因上的可行性和二次元在商業模式的另一種可能性。

  而從快手為A站挑選的CEO文旻的履曆中,我們似乎也能夠感受到快手對於A站在二次元領域依舊沒有放棄的野心。

  文旻先前負責LOFTER、後經曆網易漫畫,儘管這兩款產品形態與A站有很大不同,但在二次元核心圈層中,LOFTER在同人領域的成就十分之亮眼,而網易漫畫被B站收購前,也曾有經曆飛速的上升期。

  根據易觀千帆的數據,在2017年10月時,A站的男性用戶占比高達76.97%。儘管兩年時間過去了,但A站的主要用戶群體並沒有發生結構性改變。

  而文旻此前負責的網易LOFTER從攝影、文青的產品定位最終一路變成了腐女和同人的聚集地。這一產品經曆似乎與宅男聚集地的A站多少有些八字不合,城頭變幻大王旗後,A站的未來又會走向何方?

  來源:數娛夢工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