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缺乏具體財務數據 波司登四大疑點澄而不清
2019年06月26日01:09

  波司登四大疑點澄而不清

  來源:北京商報

  沽空報告發佈一天后,波司登給出了具體回應。6月25日早間,波司登在港交所發佈公告否認Bonitas報告中對公司之所有指控。同時,波司登對報告中的主要指控進行了整理及總結,並一一做出澄清。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如果無法拿出足夠有力的證據,此次的沽空報告仍會給波司登帶來負面影響,此外,澄清公告中缺乏具體財務數據這一點,也容易讓人生疑。

  6月24日,Bonitas Research LLC發佈沽空報告質疑波司登存在財務、負債等方面的問題,認為波司登在財報中偽造了約8億元的利潤,未公開的關聯方交易及以低價收購未公開內幕人士的多付款等問題。Bonita認為,波司登股票的最終價值為零。受此影響,波司登股票下跌明顯,轉而停牌。

  對此,波司登於6月25日發佈公告對所有指控予以否認。公告顯示,公司注意到該報告的個別作者選擇保持匿名,因此,公司董事會謹此強調,公司股東及潛在投資者在閱讀該報告及其指控時應極為謹慎。由於Bonitas及其相關各方可實現的重大收益及該報告背後的個人作者不準備表明其身份事實,公司強烈否認並因公告所載理由而認為該等指控屬虛假及有所誤導。

  目前,波司登股票已於6月25日上午9點恢復交易,恢復交易後,波司登開盤報1.92港元,漲幅超10%。

  紡織服裝管理專家、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偉雄表示,這次做空是沽空機構的問題,但是也給本土品牌敲響一個警鍾,國內品牌已嶄露頭角被國際投資者所關注,所以需要盡快和國際市場準則接軌。

  在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看來,否認指控是企業常見的公關現象,並不代表波司登被指控的方面不存在問題。從目前來看,Bonitas揭示和監督上市公司的財務欺詐等違法違規行為已成慣用手法,但波司登想要洗清自己被做空的指控,仍需用事實說話,甚至可以採取訴訟手段。

  近年來,遭遇海外沽空機構做空的不止波司登一家企業,有些企業損失慘重,如綠諾國際和中國高速頻道已經摘牌退市,也有一些企業如好未來和新東方依然活躍,所以被做空企業的前景還無法一概而論。

  宋清輝認為,波司登的複盤不能說明什麼問題,若後期無法拿出令市場信服的證據,做空事件還會對波司登造成負面影響,此次做空事件對波司登的後續影響現在還無法預測。

  疑點1 虛構純利

  針對Bonitas指控波司登於申報財務報表中虛構純利的質疑,波司登回應稱,該指控屬惡意中傷及毫無根據。在做出此指控時,報告並不是將同類項目相比,而且對中國附屬公司的信用報告提述引起公眾混淆,因為上述信用報告採用會計準則不同。上述報告採用報告期(截至12月31日止年度)與公司年度報告採用的報告期(截至3月31日止年度)不同;及報告涵蓋的附屬公司數量遠低於公司年度報告所涵蓋的附屬公司數量,並未反映集團整體運營情況。

  但在波司登對虛構盈利問題的澄清中,並未列舉出有關的財務數據來否認誇大盈利的問題。同時,對於子公司未披露的應收賬款餘額不合理的指控,波司登只是表明波司登的附屬公司之間的交易不可避免,並未披露子公司的財務數據和子公司交易往來的明細。這也被專業人士懷疑與波司登處在發佈年度財報前的緘默期有關。

  疑點2 多付款項

  對於Bonitas就多次收購向未披露的內幕人士做出多付款項的指控,波司登認為,時尚女裝品牌“傑西”乃由周美和於1998年創立,而非所聲稱由周美和於2008年通過收購成立。 “邦寶”品牌及“柯利亞諾”品牌分別於2004年及1992年創立,並在各自細分市場中積累了大量消費者。時尚女裝品牌三次收購事項代價乃經參考各種因素後確定,其中包括參考業內同行市盈率後測算未來盈利能力,及在收購關鍵時間財務表現,所提供利潤保證以及付款方式,而非僅參考此等目標公司淨資產價值。

  不過,對於波司登的回應,行業專家認為,沽空機構的指控不無道理,波司登將太多時間浪費在不熟悉的四季化品類上,而且多元化之後宣佈聚焦羽絨服主業的波司登,大費周章收購女性時裝品牌的確令人費解。

  疑點3 處置資產

  此外,就Bonitas指控波司登在未收到付款之情況下處置資產,波司登附屬公司山東冰飛服飾有限公司為向高德康出售山東物業的賣方的指控,波司登表示,出售該物業代價約人民幣5400萬元乃由訂約方經考慮江蘇東華土地房地產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一間獨立估值師事務所)於2016年12月31日就該物業市值做出估值後,經公平磋商後確定。公司對收到所有付款均可提供文件支持。

  疑點4 巨額紅利

  最後,針對Bonitas報告中提出的波司登過往向持有波司登發行在外股份65%以上的波司登內幕人士支付巨額紅利的指控,波司登回應稱,自公司在聯交所上市以來,公司幾乎每年按比例向股東派發現金股息。公司認為派發股息慣例為股東提供了穩定及滿意回報,並間接證明公司財務狀況穩健。

  值得一提的是,在回應向內幕人士支付巨額紅利時,波司登用了“幾乎每年按比例向股東派發現金股息” 的說法,“幾乎”一詞引發了關注。多位業內人士發出疑問,波司登是否存在沒有每年按比例派發股息的特殊情況?如果存在,這種特殊情況占比多少?

  對此,波司登相關負責人在回覆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波司登會存在不按比例向股東派息的情況。歡迎股東、投資者及監管機構對公司業務運營及財務業績進行監督。

  雖然對沽空指控一一予以反擊,但波司登的確受到了負面影響。6月25日,波司登市值一小時內蒸發了60億港元。宋清輝認為,正處於聚焦主業、戰略升級期的波司登,6月25日公司股價回升幅度顯示公司澄清公告未能完全打消市場疑慮。或許在新的年報公佈後,波司登後續還會有新的動作。

  北京商報記者 藍朝暉 實習記者 李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