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反擊!波司登稱財報差異因報告期不同 開盤股價微漲
2019年06月27日10:43

原標題:三次反擊!波司登稱財報差異因報告期不同 開盤股價微漲

  新京報訊(記者 張澤炎)針對沽空機構Bonitas第二份沽空報告,6月27日早上,波司登(03998)第三次發佈澄清公告,對沽空機構的指責進行回應。6月27日開盤後,波司登高開1.48%,報2.06港元/股,但隨後下跌,截至10:00,波司登漲0.49%,報2.04港元/股。

  6月24日,沽空機構Bonitas發佈沽空報告,指責波司登淨利潤虛增8億、管理層腐敗、未披露關聯方交易等,並表示波司登最終股價為0。該報告發佈後波司登盤中暴跌近25%停牌。公司對沽空報告回應稱報告內容均不實。

  6月26日,Bonitas發佈了第二份做空報告,在報告中對波司登於6月25日發佈的澄清聲明進行反駁,指責波司登在女裝收購項目上說謊,並表示對於波司登對虛構淨利潤的回應並不信服。該沽空機構表示,波司登發佈的澄清聲明沒有任何的具體事實支撐,並對波司登提出三點質疑。(詳情>>>第二份沽空報告出爐 波司登否認,稱應該會再發公告)

  6月27日,波司登迅速進行反擊。針對申報財務報表中虛構純利8.07億,虛增174%,波司登表示,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不同財務報告期造成的時間差異影響。第一份所用的工商年報報告日期為12月31日,而波司登年報所用的報告日期為3月31日。上述報告日期所產生的三年淨溢利差異為約人民幣2億元。

  波司登表示,第二個原因為附屬公司涵蓋範圍不同造成的影響,並列舉部分之前從未披露經營數據的公司進行佐證。波司登稱,沽空機構所用數據僅涵蓋19家公司,而財務報表綜合範圍還額外包括約20家境外公司及40家境內中國公司,並未包括於沽空報告的數據概要中。

  例如,於2015年4月至2018年3月期間,高郵波司登服飾有限公司錄得純利約人民幣1.80億元、江蘇波司登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錄得純利約人民幣1.20億元、上海波司登瑞琦時裝有限公司錄得純利約人民幣4000萬元,及波司登其他未在該等沽空報告中提及的當地中國附屬公司錄得彙總純利約人民幣2.30億元。上述兩個因素合併造成的差異為約人民幣7.70億元,而該等沽空報告中忽略了此一事實。

  在沽空報告中,Bonitas拿出波司登旗下品牌傑西的《小型微型企業申請表》,指責波司登虛構傑西在收購後的收入。對此,波司登表示,除聯合年檢報告書和2011/12財年年報所採用的報告期不一致外,收入的差異是主要由於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下收入確認的會計處理差異。淨溢利的差異主要由於分配至綜合範圍內的境外公司及香港美滿有限公司的商標使用權及設計費用約人民幣1900萬元。有關費用於深圳傑西財務報表報告中反映為開支,但在2011/12財年年報中合併時與朗輝與香港美滿的收入進行內部抵消。

  在沽空報告中,機構拿出股權轉讓協議稱,周美和並非傑西的創辦人。波司登對此表示否認,稱該指稱與事實不符。波司登稱,傑西由周美和創立的公司深圳美寶和服裝有限公司於1998年推出,有關業務其後由深圳傑西進行。周先生直至2008年並未持有深圳傑西任何股權的原因是,當深圳傑西於2001年成立時,如果周先生作為香港居民成為深圳傑西的股東,則深圳傑西不能享有僅提供予內資企業的稅務豁免。

  所以,當成立深圳傑西時,周美和兩名親戚妹夫張林海先生及外甥賴雄亮代表周美和作為深圳傑西名義上的股東,而自從深圳傑西成立以來,周美和一直是其法定代表人,這可以從深圳傑西的註冊成立文件可見,而周美和亦一直是深圳傑西的最終實際控製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沽空報告中,做空機構還指責波司登進行關聯交易,但卻披露出是獨立第三方。對此,波司登表示,關於2016年7月從其中包括孔聖元實控的勁豐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等收購邦寶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的70%權益,由於2014年5月15日已辭任公司股東,孔聖元於關鍵時間已不再是波司登的關聯人士。

  在波司登遭到海外機構沽空後,已有多家券商對波司登進行聲援。國金證券、東吳證券多家券商也對做空波司登一事發表了觀點。例如,國元國際表示,波司登針對此次做空的指控給出的解釋還是比較中肯和客觀的,做空機構的指控缺乏對於公司業務的理解和深入研究,有待商榷。我們認為公司基本面正在轉好,羽絨服業務上升潛力仍大,建議積極關注。”

  中信證券、東吳證券、國金證券也對波司登給予“買入”評級。

  新京報記者 張澤炎 編輯 劉曉陽 校對 李世輝

  記者郵箱:zhangzeyan@xjb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