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Bonitas互懟第四天 波司登開業績會稱對股價有信心
2019年06月27日13:51

  原標題:大戲還沒落幕:波司登開業績會稱對股價有信心 與Bonitas互懟進入第四天

  這周工作日都快結束了,這場波司登和沽空機構Bonitas的大戲還沒“演”完。

  6月27日上午,近日頻頻上頭條的羽絨大戶波司登在香港召開2018/19財年業績發佈會。這也是波司登和沽空機構博力達思(Bonitas Research)對峙進入第四天,至今雙方已經互懟了兩個回合。

  6月26日,波司登如期公佈截至2019年3月31日止年度的年度業績,營收103.83億元同比上升16.9%,毛利率同比上升6.7個百分點至約53.1%,公司權益股東應占溢利約人民幣9.813億元,同比增長59.4%。提議派發末期股息每股0.06港元。

  波司登董事局主席高德康在致辭中重申波司登聚焦主航道和主品牌的戰略方向,並認為在全球經濟增速放緩、資本信心低迷的環境下,波司登取得了理想的經營業績。“2018年波司登轉型重塑邁出了萬里長征第一步,2019年將是發力品牌的關鍵之年。”

  波司登首席財務官朱高峰在會上分析了波司登各業務的財務情況,羽絨服業務中,主品牌波司登在往中高端轉型的同時,與雪中飛、冰潔一起構建高中低的差異化品牌組合。女裝業務上,還在做品牌內部的整合和協同。多元化業務如家居、男裝如期收縮。

  對於近日的沽空風波,波司登回應稱一切以公告為準。上市以來,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高德康從未減持,短期漲跌很正常,對股價十分有信心,“沒有花一分錢做股價維護。”

  第一回合

  6月24日,距離年報披露前兩天,港股上市的內地服裝企業波司登“閃崩”,一小時內直線大跌超24%,市值蒸發超60億港元,後緊急公告停牌。這“意料之外”的一擊來源於Bonitas當日發佈的第一份報告,稱波司登“執行管理層一如既往地腐敗”,直指集團董事局主席兼總裁高德康“和他的同謀從波司登少數股東手中偷走利益”,方式包括虛構純利“波司登自2015年以來捏造了8.07億元的淨利潤,多報了174%”、就多次收購向未披露之內幕人士作出多付款項、在未收到付款之情況下處置資產、過往向波司登內幕人士支付巨額紅利等。

  6月25日早間,波司登發佈澄清公告否認Bonitas報告中的所有指控,“希望邀請Bonitas及其研究主管訪問本公司,以更好地瞭解我們公司的戰略、業務佈局及營運。”同時恢復買賣,複牌高開。

  第二回合

  6月26日,雙方進入第三天對峙,Bonitas再發第二份沽空報告,對於波司登的否認,Bonitas稱“維持我們仍然做空波司登,並認為其股票最終沒有價值的0.00港元。”

  Bonitas稱在此份報告中提供了新的證據,並維持此前的判斷,認為波司登謊稱購買Buoubuou來自獨立第三方,謊稱周先生於1998年創立了傑西,謊稱Jessie收購後的實際收入貢獻等。

  波司登再發公告回懟Bonitas並稱可能訴諸法律:“本公司認為,Bonitas在進一步報告中所謂的‘反駁’,與該報告相類似,包含具有誤導性、偏見性、選擇性、不準確及不完整之陳述以及毫無根據之指控及不負責任之猜測。本公司否認該報告及進一步報告內之所有指控。本公司將酌情於適當時候提供更多信息。鑒於對本公司造成的潛在損害,本公司正採取所有必要行動,包括但不限於對負責該報告及進一步報告的該公司或關聯人士展開法律訴訟。”

  波司登的的進一步澄清包括回應申報財務報表中虛構純利:沽空報告指控其自2015年起虛構純利人民幣807百萬元,多報174%;波司登認為其一部分公司並沒有被沽空報告放入其中,還有不同財務報告期造成的時間差異影響、附屬公司涵蓋範圍不同造成的影響,上述兩個因素合併造成的差異為約人民幣770百萬元, 波司登認為沽空報告中忽略了此一事實。

  對於虛構“傑西”的收購後收入,波司登稱:傑西收入的差異乃主要由於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下收入確認的會計處理差異,因分別就收入以及銷售及分銷開支調增或然租金之金額而對淨溢利並無任何影響。

  對於傑西的創辦人,沽空報告指稱周美和先生並非“傑西”的創辦人。波司登稱該指稱與事實不符:女士時裝品牌“傑西”由深圳美寶和服裝有限公司(周先生創辦的公司)於1998年推出,有關業務其後由深圳傑西進行。周先生直至2008年並未持有深圳傑西任何股權的原因是,當深圳傑西於2001年成立時,倘若周先生作為香港居民成為深圳傑西的股東,則深圳傑西不能享有僅提供予內資企業的稅務豁免。故此,當成立深圳傑西時,周先生兩名親戚張林海先生(周先生的妹夫)及賴雄亮先生(周先生的外甥)代表周先生作為深圳傑西名義上的股東,而自從深圳傑西成立以來,周先生一直是其法定代表人,這可以從深圳傑西的註冊成立文件可見,而周先生亦一直是深圳傑西的最終實際控製人。

  對於“邦寶”交易的賣方,沽空報告指稱,涉及邦寶交易的賣方均非獨立第三方。波司登回應:於2013年乃自兆寧環球實業有限公司(一間由屬於本公司獨立第三方即‘邦寶’品牌之創始人- 陳先生(台灣人),最終控製的公司)收購‘邦寶’品牌的控股公司30%權益,而非所指稱從周先生控製的公司收購。關於2016年7月從其中包括勁豐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誠如孔博士及彼控製實體備案的權益披露表格所披露,該公司為孔博士最終控製的公司)等收購邦寶國際控股有限公司的70%權益。孔博士於關鍵時間已不再是本公司的關連人士,因為彼已自2014年5月15日起辭任本公司執行董事。

  轉型大考

  被質疑的資本運作之外,這家老牌服裝企業能不能扛住此輪打擊,似乎也是對波司登近年來“不斷試錯”的轉型的成果考核。

  從選擇發展多品牌矩陣“碰壁”到回歸羽絨服“主航道”,“這是頭部企業成長的焦慮。當年在各自細分領域相對領先的企業,比如早年的李寧、美特斯邦威、百麗,都遇到過這個問題。”6月25日,服裝行業分析師馬崗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指出,企業遇到成長的天花板,需要不斷尋求突破去轉型、去占有更大的市場規模,“但在此過程中可能會被天花板打回來,就像用老的地圖永遠找不到新大陸,最基本的業務如果做得不夠紮實,只能再回來、再去找、再成長。”

  2007年在香港上市之後,波司登為了擴大市場份額,尋求增長,從一家做羽絨服起家的企業逐漸走向“四季”化多品牌的路子,但也埋下了轉型的伏筆。2013年之後,波司登業務開始出現下滑,據波司登自己的說法,“在傳統服裝業整體‘萎靡’的2012至2015年間,公司也受到產能過剩、過度擴張、品牌形象老化、產品差異化不足和電商衝擊等因素影響,出現庫存積壓、營收下滑,業績表現一度‘疲軟’。”

  於是,在第一次多品牌矩陣轉型碰壁天花板之後,波司登選擇回歸老本行羽絨服業務。也就是高德康重申的“未來,集團將繼續聚焦羽絨服核心主業,以品牌建設為核心,升級產品及渠道。”

  國內服裝企業在經過20年的發展後,進入了低迷期。除了遭到做空,國產服裝業已經經曆了多年的艱難轉型,有專注產品的改良、風格的變化、渠道的建設,亦有選擇在資本領域長袖善舞另謀出路的。

  安踏的收購之路、美特斯邦威的頻頻轉型以及李寧轉向“國潮”化,都是這些昔日服裝企業龍頭們成長焦慮的縮影。

  當某一品牌在細分主營業務上難以往上增長,就容易轉向其他品類做規模轉型,比如收購、開始做多品牌矩陣,“但是多品類擴充都很不成功,只好再收縮回來,又轉向銷售上的創新。”馬崗說,“一是近年來品牌又開始增加重點區域的渠道掌控力度,比如在大城市增加直營店的比例,這是渠道的改革。如果大的渠道品牌掌握不了,永遠會被渠道牽著走,可以同甘不能共苦,這是不能掌握強渠道的弊端。自己建設渠道同樣痛苦,但支持力和掌控力會更強,雖然比較緩慢,但是長期能夠取得不錯的成效。”馬崗認為,第二個維度是產品的轉型,“這些品牌其實都有共同標籤,在經曆了20年的成長,他們的內部管理團隊、設計師、經銷商等,審美結構和固有的思維模式,都老化了、跟不上市場節奏。所以這兩年他們都熱衷於吸收新的元素、找新的設計點,去吸引更多年輕消費群體對其產品的關注度。”

  這周工作日都快結束了,這場波司登和沽空機構Bonitas的大戲還沒“演”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