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瘋狂簽人實為止損良策?紐約人只能這樣做
2019年07月06日06:36

紐約人老闆多蘭
紐約人老闆多蘭

  對紐約人來說,他們在休賽期的處境似乎本不該如此。

  紐約人在上賽季的淒風慘雨中仍保留著希望,他們殷切期盼著休賽期的到來,手握巨額薪金空間的他們想等來一場巨變。

  但事態的發展並不盡如人意。

  各路進入自由球員市場的大牌球員紛紛找到下家,而手裡揮舞著大把鈔票的紐約人卻無人問津,擁有巨額薪金空間又如何,紐約人終究還是徒勞一場。而對紐約人來說更加糟糕的是,另一支紐約球隊網隊如願引進奇雲-杜蘭特和凱里-艾榮,迅速躋身東岸豪強隊列。

  在被失望和沮喪淹沒過後,紐約人沒有花費過多時間哀悼他們在引援操作上的失敗,他們迅速切換策略,在20個小時內連續出手廣納新援,砸下9200萬美元保障薪金把埃爾弗里德-佩頓、維恩-埃靈頓、列治-布洛克、朱利葉斯-蘭杜、鮑比-波蒂斯和泰-吉遜招致麾下。

  那紐約人在錯失大牌自由球員後的一連串引援操作是否可謂為止損良策呢?

  一、

  紐約人一直在傳達著相同的訊息,他們將傾盡全力追逐頂級球員,而一旦計劃落空,他們也將儘可能避免向更低層級的球員提供長期合同。

  這是紐約人從近些年的混亂操作中得到的啟示,紐約人在2016年向祖金-諾阿提供了一份4年7200萬美元的合同,在2017年又向小蒂姆-哈達威提供了一份4年7100萬美元,而此後紐約人為了擺脫這些溢價的長期合同吃盡了苦頭。因此,在自由球員市場開啟後,紐約人決定不再重蹈覆轍。

  當紐約人意識到他們已先後錯失各路大牌球員後,球隊總經理史葛-佩里迅速敲定止損策略,轉頭飛往洛杉磯與包括蘭杜以及布洛克在內的自由球員進行會面。

  也正是因此,紐約人在自由球員市場開啟尚不到24小時的時間里就已基本敲定下賽季的陣容名單,並且確保每個位置上都至少有兩名球員可供輪換。在紐約人的陣容名單里還出現了多名老將,包括埃靈頓和吉遜等球員,顯而易見的,這將能夠幫助新科探花秀RJ-巴雷特、奇雲-諾克斯和米曹-羅賓遜等年輕球員更好地成長。

  更加關鍵的是,紐約人只向一眾新援開出了兩年合同,唯一手握三年合同的蘭杜在第三年還是球隊選項,這能充分保證紐約人在未來擁有薪金空間的靈活性。

  儘管紐約人引進的都不是全明星級別的球員,但他們也都是正值當打之年的悍將,他們的加盟將能幫助紐約人在東岸恢復一定的競爭力。無論如何,紐約人的處境都不可能更加窘迫了——他們在上賽季僅獲17勝排名聯盟倒數第一。紐約人盼能觸底反彈,而一眾新援以及年輕球員們也有動力幫助球隊擺脫泥潭,既是為了球隊,也是為了自己。

  紐約人知道,漫長的黑暗過後會是嶄新的白晝,但紐約人也知道,緩慢度夜的過程是掙扎且痛苦的。

  同城球隊網隊的崛起對紐約人來說是一個無比尷尬的沉重打擊,但與此同時,網隊的翻身或許能在一定程度上為紐約人提供激勵。在三年的時間里,網隊從一支沒有年輕球員、沒有選秀權、沒有希望的球隊搖身變成了一支季後賽球隊,並且還如願引進杜蘭特和艾榮一舉成為聯盟新貴。

  從無到有,絕處逢生,網隊不可思議地做到了。

  紐約人下賽季能成為季後賽球隊嗎?可能性微乎其微。對紐約人來說,最切合實際的做法還是爭取高順位選秀權,積累天賦加強陣容。可即便如此,他們仍然可以開始朝著正確的方向邁進。

  在籃球聖地麥基迪遜廣場花園為底蘊深厚的紐約人打球,這一條件已無法吸引大牌自由球員加盟。紐約人現在需要證明的是他們是否擁有能力出眾的管理層和迅速累加的陣容天賦,而且他們還需要讓自由球員相信這支球隊能夠贏球。

  從紐約人休賽期的操作來看,他們充分保證了球隊未來薪金空間的靈活性,同時也引進老將為年輕球員們提供經驗指導,這套陣容在大衛-菲茲戴爾麾下能夠有何表現值得期待。

  當然了,這些都只是紐約人的止損之舉,沒能先網隊一步同時引進杜蘭特和艾榮對紐約人來說仍是慘痛失利。

  但這起碼也為紐約人提供了前行的路線圖,他們將逐漸爬出看似漫無邊際的永夜深淵。

  二、

  讓我們把時間調回到今年三月份,當時的紐約人老闆占士-多蘭對於夏天球隊的前景還是信心滿滿。

  “要知道,紐約是籃球界的麥加聖地,”多蘭在接受採訪時自信地說到,“我們一直在聽到各種希望加盟紐約人的消息,無論是從球員還是經紀人口中說出的,但因為NBA規則限制我們無法做出回應。然而是這並不會阻止他們告訴我們希望加盟的意向。可以透露給你的是,僅僅從我們得到的消息來看,當自由球員市場開放之後我們將會得到一個非常成功的休賽期。”

  在這短短四句話,已經把過去兩年紐約人遭遇的每一件事都揭示給整個世界看。

  在這一年的大部分時間里,紐約人一直都讓球隊的未來充滿期待。上賽季他們以聯盟最差戰績收尾,讓三州地區的球迷整個賽季都在看杜克大學的比賽,並且夢想著能夠在選秀大會摘下錫安-威廉姆森。

  而老闆多蘭並不是唯一一個在銷售這種想法的人。

  “這更像是整支球隊的想法,”紐約人教練菲茲戴爾在12月9日的球隊訓練後如是說,“我們與史提芬-米爾斯(總裁)、史葛、多蘭先生以及所有員工一同完成的,就是改變了一直以來運作的方式和對待彼此的看法,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然而,紐約人並沒有在抽籤中取勝,由於2017年的樂透抽籤改革,他們僅擁有14%的機率得到狀元簽。然後在隨後的自由球員市場上沒有簽下一位球星,甚至毫不接近。於是他們在上週日晚發佈了一則聲明:

  “儘管我們能夠理解有些紐約人球迷可能對今晚的新聞感到失望,但我們仍然對重建計劃以及未來爭冠保持樂觀和信心,我們將通過選秀、有針對性的自由球員簽約和圍繞年輕球員繼續進行構建。”

  這與幾個月之前多蘭的言論大相逕庭。

  儘管紐約人在失去他們的首要目標之後格外謹慎,但並不會因此得到原諒。他們本能夠更加小心,也可以強調不太可能有一隻超級球隊即將到來。相反,他們的傲慢和盲目自大讓自己吃到了苦果。

  與此同時,由這周發生的事情還要想到二月份將樸辛基斯交易到達拉斯獨行俠的決定。從那之後,紐約人就一直在強調此舉並不是為了清理這個夏天的薪資空間,而是想把資產投資給那些希望留在紐約的球員,但樸辛基斯並不是。對於這位拉脫維亞球員的傷病史,包括之前的十字韌帶撕裂和過去一個賽季的恢復情況,他們仍然有所顧慮。

  他們也得到了足夠的回報——兩個首輪簽以及丹尼斯-史密夫,放棄多個薪資總額高、年限長的合同,正如這周他們做的事情一樣,在球隊處於真空期時被證明是正確的決定。

  但麥基迪遜花園廣場從來沒有真空期。

  要知道:自從25年前的查理-沃德之後,還沒有一個紐約人的首輪秀能夠在這裏得到第二份多年合同。這一事實表明,紐約人在鑒別、培養和留住選秀中人才的能力是多麼糟糕。儘管在未來四年選秀中已經囤積了6個首輪選秀權,但他們仍然需要儘可能得到更多資產。更多的首輪簽意味著更多的籌碼,更多能夠在潛在交易中的報價。例如最近的洛杉磯快艇和孟菲斯灰熊,他們都在交易中收穫了首輪選秀權,同城球隊網隊就用類似的方式累積了不少資產,包括他們在選秀中得到了核心輪換卡里斯-勒韋爾和賈萊特-阿倫。

  爬回NBA頂端並不容易,為了重建,紐約人必須竭盡所能。

  本文來自:NBA官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