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瑩穎案:辯方律師把被告家人全都請來為其說好話
2019年07月16日19:42

  原標題:章瑩穎案被告一家人齊上陣為他求情

  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的。

  當地時間7月15日是章瑩穎案量刑階段的第六天,被告克里斯滕森告訴法官他不會進行自辯。福克斯的現場記者說,自辯是克里斯滕森唯一一個可以道歉並祈求寬大處理的機會。而放棄這個機會彷彿是在昭告天下:我克里斯滕森絲毫沒有悔意,不打算道歉,也不打算供出把章瑩穎藏在了哪裡。

  但辯方律師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請求寬大量刑的機會,他把克里斯滕森的家人全都請來為他說好話。

截圖 via foxillinois
截圖 via foxillinois

  The defense called his mom, stepfather and sister to the witness stand during Monday’s proceedings at the Federal Courthouse in Peoria。

  週一,在伊利諾伊州皮奧里亞聯邦法院的審判中,辯方傳喚被告的母親、繼父和妹妹出庭作證。

  Christensen wiped away tears as his mother, Ellen Williams, was sworn in before the court。

  當母親艾倫·威廉姆斯在法庭上進行作證宣誓時,克里斯滕森抹了把眼淚。

  Home videos played while Williams told the jury about happier times, describing her youngest son as a passionate, well-mannered boy who was “easy to raise”。

  威廉姆斯給陪審團放了一些家庭錄像,展示一家人曾經的歡樂時光,說她兒子小時候是個熱情、懂禮貌、“很好帶”的小男孩。

  ▲ Christensen‘s family testifies (via foxillinois)

  伊利諾斯大學官網的新聞稿里還補充了一些細節。威廉姆斯說兒子小時候喜歡體育運動,在學校表現很好。然而他總是會在夜裡驚醒,還患有偏頭痛。有次從屋頂摔下來之後,他還被診斷出了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

  辯方律師心裡很清楚,熱情、有禮貌顯然是不足以證明克里斯滕森罪不至死的。於是,他把話題往導致克里斯滕森精神障礙的原因處引導。

截圖 via foxillinois
截圖 via foxillinois

  他問起威廉姆斯她的抑鬱症和酗酒最近好些了沒,因為之前他一直主張因為被告從小是受到父母的不良影響才患上了精神障礙。前幾天被告父親作證時也提說自己酗酒的毛病對兒子影響甚大。

  “I was pretty sad, lonely, helpless” she said。 Williams said she’s been sober for nearly two years and actively participates in recovery programs。

  只聽她說:“那時的我又難過孤獨,又無助。”不過她已經戒酒近兩年了,而且在積極參加康複活動。

  While on the stand, Williams also told the jury that mental illness runs in her family, including her grandfather who committed suicide。

  站在證人席上,威廉姆斯還告訴陪審團,她家族有精神病史,她爺爺甚至因此自殺身亡。

  ▲ Christensen‘s family testifies (via foxillinois)

  接下來作證的是克里斯滕森24歲的妹妹安德里亞·克里斯滕森。她向陪審團描述了她跟哥哥的童年生活。當然,重點部分還是在強調父母給他們造成的不良影響。

  Andrea gave the jury a slightly darker look into their childhood, describing their mom as a “sloppy drunk” and detailing the tension leading up to their parent‘s divorce。

  安德里亞向陪審團描述了他們黑暗的童年生活,說那時候的母親是個“邋遢的酒鬼”,還詳細說明了父母離婚前家裡的低氣壓。

  Andrea spoke sweetly about Christensen, describing him as a very gentle person whose “always there for me as my big brother。”

  談起哥哥,安德里亞都是讚美之詞。她說克里斯滕森是個非常溫文爾雅的人,“總是能讓我依賴的大哥哥。”

  ▲ Christensen‘s family testifies (via foxillinois)

  當辯方律師問她們得知克里斯滕森殺人後對他什麼看法,兩人都回答說,不管他做了什麼都依然愛他。

  Through tears, the defendant’s mom and sister expressed their unconditional love for Brendt, saying his execution would be devastating。

  被告的母親和妹妹都流下眼淚,說她們對克里斯滕森的愛是無條件的。如果他真的被判死刑,對她們來說會是致命的打擊。

  Christensen’s mom also expressed sadness for the victim’s family。 “I think about them at least five times a day and how horrible it must be for them,” Williams said。

  克里斯滕森的母親還表達了對受害者家人的哀悼。她說:“我每天至少會想起他們五次,對他們來說這件事多麼可怕。”

  ▲ Christensen‘s family testifies (via foxillinois)

  根據伊利諾伊州大學新聞報導,週一早些時候,辯方還提交了一份獄警的證詞,證明克里斯滕森在牢里安分守己。

截圖 via foxillinois
截圖 via foxillinois

  他於2017年9月被收監至利文斯頓縣監獄,直到今年5月。在那裡,他和7個囚犯共處一室,可以看電視、洗澡、用電腦,甚至可以使用視頻通話。

  The Livingston County Jail’s superintendent and three correctional officers testified that Christensen would stay up late nights reading and writing。 They say he generally followed the rules, except for one incident, in which he tried to conceal another inmate’s use of a “stinger”, an illegal homemade device for heating water or food。

  利文斯頓縣監獄的監獄長和三名獄警作證說,克里斯滕森會熬夜閱讀和寫作。他們說,有次他試圖包庇另一名囚犯使用一種名為“毒刺”的非法加熱水或食物的自製裝置。除此之外,他都很遵規守紀。

  ▲ Christensen’s Mother, Sister & Jailers Testify In His Defense (via will.illinois.edu)

  然而這段證詞卻被福克斯現場記者打臉,“克里斯滕森怎麼可能會不好好表現呢,違規的話,他看電視、用電腦的權利都會被取消啊。”

  至於家人的證詞,網友依然異口同聲地表示:

  如果他能用精神錯亂的藉口不被處死,那就太可怕了。他執行計劃的方式絕對是惡意的,但絕不是精神問題。他只是個病態無情的怪物。

  養個好兒子吧,做不到就別插手。

  我都差點忘了這種邪惡怪物居然也有媽媽。

  我想知道受害者家人是否感到“崩潰”?他們甚至不知道她的遺體在哪裡,都是因為這個傢伙拒絕透露信息,想要獲取較輕的判決。他母親的那些證詞還不如不說。

  預計檢方將在當地時間16日提交反駁證人,並在17日進行結案陳詞。在陪審團一致同意的情況下,克里斯滕森會被判處死刑,如有一人不同意,迎接他的則將會是終身監禁。

  希望章瑩穎一家迎來的是久等的正義。

  文:A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