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鑫:衝刺時有人拉我的腳 中國公開水域需要我
2019年07月17日15:32

辛鑫
辛鑫

  對於大多數中國泳迷來說,公開水域還是一個比較陌生的項目。但22歲辛鑫在這個項目上所創造的歷史,會讓我們發現這項戶外運動的魅力。

  7月14日,山東女生辛鑫在光州世錦賽公開水域女子10公里比賽中爆冷奪冠,打破了中國乃至亞洲在世錦賽該項目中金牌零的突破。

  從2007年首次派選手參加公開水域項目起,中國游泳經過12年的奮鬥終於登上最高領獎台。在南韓麗水,辛鑫接受了澎湃新聞記者的專訪,對於這個辛苦和意外程度超出想像的項目,每一位選手都是真正的勇士。

選手在起點出發。本文圖片 新華社
選手在起點出發。本文圖片 新華社

  意料之外金牌

  以0.9秒的優勢到邊,22歲的山東女生辛鑫並不敢相信自己的奪冠,她在上岸後一直在問身旁的中國團隊——“我是冠軍嗎?”“我真的是冠軍嗎?”直到得到肯定的答案才安心下來。

  “我對自己的預期的目標其實就是獲得奧運會資格,前三名甚至冠軍我也想過,但是我覺得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我覺得把握並不是很大。”奪冠第二天,辛鑫依然有點“如夢如幻”。

辛鑫在比賽中。
辛鑫在比賽中。

  不僅辛鑫自己感到猝不及防,教練團隊甚至沒給辛鑫準備領獎服。事實上,這是因為比賽前一天她的教練金浩和天津的杜教練打了賭,誰的隊員要是站上領獎台,那麼對方就回酒店去取領獎服。

  “最後他們誰都沒有去,是我的一個隊醫一路小跑給我取來的。”小女生笑著回憶當時的情景,“本來就是打個賭,大家開玩笑說說的,沒想到就真的站上領獎台了。”

  當天晚上,辛鑫因為太過興奮而失眠了,她一晚上都在想著白天發生的事兒。而遠在山東濟南的爸爸更是開心地喝起了酒,他在視頻中告訴女兒:“我今天太高興了,要多喝兩杯。”

辛鑫在終點觸摸計時板。
辛鑫在終點觸摸計時板。

  “最後衝刺時,有人拉了我的腳”

  最終的結果是美好的,但這枚首金的誕生過程卻十分凶險。

  與室內的游泳比賽不同,公開水域項目是在戶外的江河湖海里進行。不僅比賽地周圍和水裡的環境變幻莫測,而且因為沒有劃分賽道,選手之間的“暗中較勁”也十分常見。

  在這次比賽中,辛鑫就遭到了其他選手的“暗算”。當時,她已經遊到了9.75公里的距離正在準備開始衝刺,但在這時,一隻手卻拉住了她的腳並把她向後使勁兒地拽。。。。。。

  “我其實在最後時刻都沒有很堅定地要衝出去,但是不知道誰拉了我的腳,我當時就想:都到了這種時候了竟然還使這種手段。”性格要強的辛鑫說,對手的這一舉動徹底激發了她的鬥志。

  原本,辛鑫“光州行”的目的就是為了遊進前10,拿到東京奧運會資格,但現在情況變了——“你既然這麼想拿冠軍,那我一定不能讓你拿了,然後我就衝出去了……”

  對於公開水域這個項目,水下幅度不大的拉拽動作裁判是看不到的,更何況是一群人擠在一起。不僅如此,在轉漂時與對手的身體接觸會更加嚴重,這對運動員的體力消耗就會很大。

  事實上,辛鑫不止一次被別人拖拽過。她在2013年第一次參加公開水域時就遭了“毒手”,她一臉驚訝地看著後面的選手逐一超越,心裡想著:“這個項目還能這樣做?”

  現在,為了避免其他人的“小動作”,辛鑫每次在比賽時全身都會塗滿凡士林,這樣對手在拖拽時手裡就會打滑。除此之外,凡士林還可以減輕每次劃臂動作的身體摩擦程度。

  後來外教告訴辛鑫,其實她遊到9.5公里左右時還處在三四名的位置。但就是在被拉拽那一下後,她突然加速就衝上去了,他特意用中文告訴辛鑫:“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辛鑫(中)和隊友董馥瑋(右)在賽後等待工作人員移除計時腕帶。
辛鑫(中)和隊友董馥瑋(右)在賽後等待工作人員移除計時腕帶。

  差一點沒能參加世錦賽

  雖然只以0.9秒的微弱優勢奪冠,但這背後的努力可想而知。

  世錦賽前夕,辛鑫和教練團隊一起前往山東萊蕪的雪野湖進行適應場地訓練。當時,她每天都有在湖里遊8000到10000米左右,之後還跟隨外教在陸地上進行跑步和力量等訓練。

  辛鑫說自己當時練得特別辛苦,令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次要做兩組30個俯臥撐和30個水平拉背,“我在做水平拉背時眼淚都要控製不住了,做第二組時直接哭了出來。”

  即便是流著眼淚,辛鑫還是每天堅持做完這些動作,“我覺得這堂課我練到了就是進步,這樣我可能離世錦賽和獲得奧運會資格又進了一步,所以再苦也要練、沒有退路。”

  實際上,辛鑫這次差點沒能來光州。為了備戰世錦賽,教練團隊為她製定了不同的參賽策略,她的成績也因此有所起伏。尤其是在塞舌爾站成績不理想後,她的世錦賽前景也蒙上了一層陰影。

  “塞舌爾比完之後,我在國內排名第三,如果我濟南拿不了冠軍,我就參加不了十公里這個項目了。”回想當初,辛鑫仍然心有餘悸,“所以當時的處境是非常非常的艱難。”

  孤注一擲的辛鑫終於“小宇宙”爆發。在5月進行的全國馬拉松游泳冠軍賽上,辛鑫在10公里項目摘得金牌,順利拿到了世錦賽的參賽資格,“當時全靠意誌品質,現在想想一切都值了。”

  而為了幫助辛鑫成績更好地提升,金浩和教練團隊近一年一直在為她尋找合適的參賽策略。而辛鑫就在當天的比賽開始之前,教練組才臨時和她一起製定了比賽方案。

  “其實教練這次給了我很大的自由,他讓我自己去想該如何製定計劃,之後再在我的想法上給出自己的建議。”辛鑫頓了頓,然後堅定地說,“他一直很相信我,覺得我有這個能力(奪冠)。”

  生活的辛鑫是一個愛玩遊戲的女生,她在空閑時間總會拉著教練一起玩遊戲,最近她又迷上了一款手遊。不過為了比賽,金浩還是會在晚上準時沒收她的手機,等到第二天再給她。

  “我覺得如果把比賽想太重的話,可能在大賽發揮時就會太緊張,我之前有幾次就是這樣,所以這次世錦賽心態就非常的放鬆,一位心理醫生告訴我:‘你要非常自信地原諒你的錯誤’。”

辛鑫在奪冠後慶祝。
辛鑫在奪冠後慶祝。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辛鑫的姑爺爺是山東濟南市有名的游泳教練,他們一家子幾乎都練過游泳,但最終只有辛鑫一個人堅持到了最後。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可能我比較能吃苦。”

  “能吃苦”也是金浩在辛鑫身上發現的可貴品質,他也因此將這個小女生招入麾下,“我當時比現在更能吃苦,不管是強度還是量都很大,我年紀小身體恢復得也很好,而且訓練水平也很高。”

  在練公開水域之前,辛鑫在中長距離項目的成績已經很出色。她曾在2013年全運會上打破過800米自亞洲紀錄,也曾在2015年的全國冠軍賽獲得1500米自冠軍,之後一年還在冠軍賽獲得過400米自冠軍。。。。。。

  在辛鑫看來,中長距離的更新換代特別快,李冰潔、王簡嘉禾這些小將都在迅速成長。而她也無法同時兼顧中長距離和公開水域兩個項目,教練認為她在後一個項目上也許更能出成績。

  轉項後的訓練遠比想像中更加艱難,她每天訓練要在水裡來迴游幾十圈,無聊時就會想想自己遊完吃點什麼,第二天去幹點什麼。

  但一到比賽中,這個堅毅的山東女生就會全情投入比賽。有一次,她在國外比賽中身邊出現了幾頭海豚,賽後教練問她:“你看到海豚了嗎?離你很近。”辛鑫驚訝道:“哪有?沒看到啊。”

  公開水域的環境同樣也是險象環生,裡面經常會有水母、海草、暗流等等。在備戰2016年里約奧運會時,辛鑫前往山東煙台進行適應性訓練,但沒想到就遭到了水母的“襲擊”。

  “當時那個水母多到什麼程度,我都沒法給你形容,就是密密麻麻的船開著都衝不散,但我們還是要在那個環境裡邊去遊,夜裡兩三點都沒法睡覺,因為身上被咬得很癢很疼。”

  而運動員在比完這個項目後,身體也需要兩到三天的恢復。在奪冠後的第二天,辛鑫還說自己渾身上下依然痠疼,但即便如此,她還在當天早晨下水進行了5000米的正常訓練。。。。。。

  “不過,雖然吃了那麼多苦,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辛鑫在頒獎儀式上。
辛鑫在頒獎儀式上。

  “這個項目其實很需要我”

  的確,曾經吃的那些苦都在辛鑫身上有了回報。

  從中長距離轉到公開水域,辛鑫這5年在這個項目上的成績穩步提高。2013年的廣東汕頭10公里馬拉松游泳世界盃,第一次參賽的她就獲得了第7名,這也讓教練金浩看到了徒弟的潛力。

  2016年馬拉松游泳世界系列賽上,辛鑫以2小時5分55秒80獲得中國淳安站女子十公里的冠軍。同一年,她還在里約奧運會獲得了第四名的成績,創造了中國游泳的歷史。

  去年,辛鑫再次在淳安站收穫冠軍,之後又在加拿大梅干提克湖站上以2小時6分22秒60拿下系列賽外國站賽事的第一冠。而在上賽季的國際公開水域總積分上,她最終位列第六位。

  “我來了之後才發現,這個項目其實很需要我,對不對?”辛鑫笑著說,言語里是對自己的那份自信。

  公開水域這個項目在我國目前還處在剛剛起步的階段。在中國公開水域領隊張偉看來,這個項目長期被歐美選手所壟斷,亞洲整體水平一直不高。

  “目前,我國公開水域的選手大概有130多位。但我相信辛鑫的這塊金牌對我們國家開展這個項目是一個積極的推動,可能會有更多的運動員和教練關注到。”

  而上一屆里約奧運會,辛鑫就差一點登上領獎台,她坦言自己確實感到有些遺憾。但好在22歲的山東女生還很年輕,更何況一年之後的東京,她的心態和身體條件都將更加成熟和穩定。

  “走下領獎台,一切從零開始。”一談起東京奧運會,性格爽朗的山東女生立刻收起笑容,她認真而又堅定地說,“我對我自己還是充滿信心的,一直都是如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