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大都會展出的達芬奇“未完成”作品,揭示其創作過程
2019年07月19日09:12

原標題:紐約大都會展出的達芬奇“未完成”作品,揭示其創作過程

對於完美主義者而言,正在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下簡稱Met)955房間展出的達芬奇《聖·傑羅姆在荒野中祈禱》是一件未完成的作品。不單是“未完成”,且尚未完成第一層著色。畫面大部分地方顯露出勾稿描形的線條,由此卻揭示了達·芬奇的作畫過程。而與達芬奇同時代的瓦薩里和當代研究者均認為,未完成的原因是達芬奇“努力為完美增添卓越”。

借展自梵蒂岡博物館的《聖·傑羅姆在荒野中祈禱》是達芬奇未完成的15件作品之一。

萊昂納多·達芬奇去世500週年,今年秋天巴黎盧浮宮將迎來史上規模最大的達芬奇作品以回顧他的一生。而在7月15日,一件僅有一幅達芬奇作品的“單件作品展”,在Met亮相,這張作品被認為是達芬奇作品中最具有原始情感的一件。

在達芬奇生活的時代,他就是一位“風雲人物”,按16世紀的藝術史學家瓦薩里(Giorgio Vasari)的說法,他同時代人發現他極具吸引力,在《名人傳》中十多次將“神聖”一詞冠以達芬奇。在作為藝術家、建築師、科學家和發明家的漫長職業生涯中,因為優雅和才華的結合,使1452年出生於意大利鄉村的達芬奇,在米蘭、在羅馬,甚至在法國備受推崇,直至1519年去世。

在達芬奇做任何一件工作前,他會思考自己所要面對的一切,比如,油漆和清漆是如何製造的,人體內部結構如何,以及創造藝術在宇宙中的意義。

瓦薩里指出,要做到這些需要研究、試驗、大量談話以及長時間的沉默和重新思考。 在《名人傳》的描述中,達芬奇曾經說,“當最偉大的天才工作較少時,他們實際上會做得更多。”

弗朗切斯科·梅爾齊,《萊昂納多·達·芬奇》,約1515-1518年 (正在倫敦女王畫廊展出)

目前正在Met展出的“聖·傑羅姆在荒野中祈禱”來自於梵蒂岡博物館,這是一件可能開始於1483年的達芬奇未完成的畫作。

雖然這件作品未完成,但不完整卻是其力量的一部分,它如同三幕歌劇般富有,它的中心充滿了灼熱而痛苦的詠歎調。

更重要的是,“未完成”狀態可以讓後世看到達芬奇是如何經營畫面,以及繪畫的方法和過程。

達芬奇《聖·傑羅姆在荒野中祈禱》(局部,右上有教堂小草圖)

這幅作品描繪了早期的基督聖徒傑羅姆(公元前347-420),他以沙漠苦行者的姿態自我懲罰後,在羅馬定居多年,並將注意力集中在將希伯來語和希臘語翻譯成拉丁語。許多文藝複興時期的傑羅姆畫作中,將它描繪為沉浸在學術中,並通常伴隨著打瞌睡的獅子作為一種情感支持伴侶,以營造一種舒適而平緩的氛圍。

但達芬奇卻沒有按常理出牌,在他的繪畫中,聖人和獅子都具有野性。 沙漠中年邁傑羅姆,幾乎沒有牙齒,讓人感覺陰雲密佈。他右手握著的一塊石頭,似乎要向他的胸部施加一次懺悔。 在他的腳下是獅子,圓滑、警覺,尾巴捲曲,嘴巴咆哮著張開。

當下的觀眾對達芬奇緣何這樣創作一無所知。Met策展人卡門·班巴赫(Carmen C. Bambach)認為這件作品在達芬奇從佛羅倫斯搬到米蘭後不久就開始創作,“雖然它反映了達芬奇佛羅倫斯時期的風格(並且畫面右上角有一個可能是托斯卡納教堂的小草圖),但畫框以核桃木支撐,這種木材在米蘭習以為常,但在佛羅倫斯卻很少見。”

傑羅姆未完成的手臂

研究者也找到了相關證據,證明這件作品不止一次被擱下、又提筆創作。而在某些地方,深入的部分卻未超越最初提筆的階段。 比如獅子黃褐色的內部細節、傑羅姆的未完成的手臂。但從傑羅姆肩膀下方開始,肌肉突然立體,這種深入的刻畫也延伸到臉上。

能看到底稿的黃褐色獅子

然而,即使是達芬奇解剖式的臨床精確度,卻也讓某些特徵在畫面中顯得拘束。 乍看之下,聖人似乎是垂頭喪氣。 事實上,隨著聖人的眼光,可以看到快速勾畫的十字架的圖像。

傑羅姆的面部刻畫

然而,就在聖人身後,出現了一片迷人的風景。藝術家清新的天藍色、鶯綠色帶到了一種半夢半影般的場景中。如果說在傑羅姆臉和軀幹的精確描繪中,觀者可以看到達芬奇是一位解剖學家;而在風景的描繪中,達芬奇則是自然主義者、植物學家、天氣觀察者,博物愛好者。 而且細心的觀眾還可以在風景部分中看到藝術家指紋的痕跡,或許當時為了營造柔和的氛圍,達芬奇用手輕輕塗抹油彩。

傑羅姆身後的迷人風景

不過,這幅畫的焦點是傑羅姆的痛苦面孔,由此傳遞出激烈的精神悲傷。

這件未完成的作品也一直伴隨著達芬奇直至去世。但達芬奇去世後,這件作品似乎被曆史接管。直至18世紀末(或19世紀初)當時居住在羅馬的瑞士畫家安吉莉卡·考夫曼(Angelica Kaufmann,1741-1839)獲得了它。 可能是出於出售的想法,她修復了這件作品,聖人的頭部周圍的修復線就是當時留下的。

為什麼達芬奇最終沒有完成這件作品,當下已無從知曉。策展人班巴赫也是達芬奇的重要研究者,她將出版的四卷本《達·芬奇傳》(Leonardo da Vinci Rediscovered,一部超過100萬字和擁有1500幅圖片龐大書籍),她的研究認為,這或者出於達芬奇的好奇心。她還用當下點擊互聯網的方式做比喻,“每次搜索他所發現的信息後,他又會轉向其他鏈接,這是他無法抗拒的。”

在這一點上,班巴赫與瓦薩里達成了一致,後者寫道:“達芬奇雄心勃勃的頭腦,深刻而敏銳,以至於這本身就是一個障礙; 他失敗的原因是因為他努力為完美增添卓越。 正如我們的彼特拉克(Francesco Petrarca,1304-1374年),所說,慾望超過了表現。”

達·芬奇,《氾濫》,約1517-1518年(正在倫敦女王畫廊展出)

曆史學家似乎都認為,“未完成”本身就是一種藝術,無論是有意識還是其他方面的原因。或許“完成”本不是達芬奇所追求的舒適區。這件作品中,達芬奇將一種表達的熱情和情緒燃燒。

此件作品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將展出至10月6日,本文編譯自《紐約時報》,作者為Holland Cotter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