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錫進:有強大的國家機器 為何治不了香港暴徒?
2019年07月26日13:07

  原標題:我們有這麼強大的國家機器,為何治不了一小撮香港暴徒?

  香港發生的事,尤其是暴徒衝擊中聯辦,公然汙損國徽,很讓國人氣憤。很多人想不通,中國內地這麼多人,這麼多媒體,還有包括駐港部隊在內的強大國家機器,怎麼就收拾不了那一小撮暴徒?怎麼就樹不起香港的正氣?還是我們力量下得不夠唄。

  老胡想對大家說:這就是一國兩製。它像一堵牆把高度自治的香港圈了起來,中國內地的大部分聲音和大部分意見被這堵牆極大地過濾了,滲過去的少部分都被折射了,失去了我們希望能夠影響噹地的大部分力量。

圖片來源:IC photo
圖片來源:IC photo

  有人說,那這是一國兩製錯了,應該取消這一製度,改為一國一製。

  老胡認為,我們需要洞悉一國兩製製度安排背後的曆史因緣和國家理由,這會幫助我們大家進一步瞭解香港事態的複雜性,在愛國的同時保持冷靜。

  當年確定一國兩製,總的來看是實事求是的選擇。香港上世紀80年代很繁榮,把內地落下一大截。我們沒有直接管理香港的政治和經濟資源,如果把它內地化,導致香港的資本紛紛外逃,既不符合國家利益和現代化需要,也讓港人難以接受。所以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施行一國兩製,應當說是唯一選擇。鄧小平當時強調實事求是,我想就是這個道理。

  老胡非法律專家,但從政治角度看,我認為基本法有兩大考慮。

  一是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這最符合包括香港市民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利益。

  二是確保港人治港與國家利益保持大的協調,防止出現一個與中央政府對抗的香港政府和立法會,防止香港成為顛覆國家的基地。

  大家知道,有一幫人街頭鬧事是一回事,如果特首和整個立法會帶頭反中央政府,完全是另一回事。這兩點合在一起,就是一國兩製原則。香港反對派要絕對意義上的雙普選,最終指向的就是香港地方政府率領民眾對抗國家的憲製危機,那是必須要從根本上杜絕的。

  占中那一輪交手,反對派就是要把一國兩製中的“一國”最小化,但他們與中央對抗,那不是雞蛋往石頭上撞嗎?所以他們失敗的毫無懸念。

  這一次暴徒和極端反對派幹的勾當是癱瘓特區政府和警察力量,把香港搞成無政府主義。他們現在的五個要求中,最後一個要求是“雙普選”,但他們很清楚這條要求掛在那,就像放了個屁一樣。

  他們現在真正鬧的還是癱瘓特區的權力機構,讓他們在街頭的行動成為香港實際政治權力的來源,形成一種由外國操控、本土派把持的“影子管治權”。但這樣的香港變成臭港將是確定無疑的。

  香港變得越來越暴力了,尤其是對講普通話的內地人來說。一個媒體老總昨天對我說,他很擔心自己記者的安全。我說可不是嗎,我也很擔心環球時報在那裡記者的安全,一個勁兒的囑咐他們。我怎麼有一種他們是在當年動盪中的薩拉熱窩和開羅的感覺。

  內地遊客還在往香港去嗎?我真得對他們說一聲,要去一定要小心點,少往熱鬧的地方亂跑。

  不過我仍然認為香港如今的亂,絕大部分仍是特區政府和警察機構應該管的事。它們癱瘓了,不作為了,或者作為也不管用,暴徒們必然會無法無天。但我要指出,香港這種亂法亂不到內地,極端反對派休想用這種亂要挾中央。他們讓亞洲其他國家和地區看盡熱鬧,但最後亂的是香港社會自己。

  設想一下,香港如果從此就這麼無政府主義下去,用不了幾年,香港就會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旅遊也會癱瘓,法治權威蕩然無存,營商環境一落千丈,所有核心競爭力與優勢成為泡影。中國的面子會不好看,但不好看就不好看吧,哪個國家的面子能永遠好看?到了重要關頭,政治選擇的永遠是裡子,而不是面子。

  香港社會自己必須承擔起高度自治的第一個責任,那就是維護該社會的基本穩定。法治是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政治穩定則是它的核心利益,如果這兩條香港都不要了,那是它要自殺。

  如果我們不出手,香港會接著亂一陣;我們出手,要受“破壞一國兩製”的指責,而且邁出了這第一步,將有第二步第三步很難跟上的困境。兩難相權,我作為內地的一個媒體人,主張寧願選第一個。因為香港繼續亂一陣,早晚會喚醒它的大部分人,他們會最終明白,無政府主義亂的是他們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家園,那些搞亂香港的人都是他們的敵人。只要大部分人支持,特區政府和警察就會立即強起來

  所以說,根本不是國家沒有做到位,也不是當年的政治安排搞錯了。香港一些人覺得,兩製得還不夠,只有“爭民主”是他們需要做的,維護香港秩序不是他們的責任,他們大錯特錯了。真正的一國兩製和真正的高度自治就在他們身邊,而且真正得已經到了國家有無數手段可以製止香港騷亂但卻很難使用它們的地步。

  如果香港社會作為整體就是想不明白這一點,就是要在一個高度自治的社會里癱瘓政府和警察力量,就是聽不進去內地的善意相勸,並且認為與他們血濃於水的內地社會最對不起他們,最想讓他們壞,而那些巴不得香港亂、希望以此牽製北京的西方政府跟他們最親,要一條道走到黑,那真的就是他們的命了。

  我認為我們應該做的是,1,繼續勸他們。2,心疼地看著香港社會變亂變窮。3,耐心等待他們跌大跤後覺醒。

  來源:胡錫進觀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