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的“歐洲夢”會讓鮑里斯成為“聯合王國末代首相”嗎?
2019年08月04日07:08

原標題:蘇格蘭的“歐洲夢”會讓鮑里斯成為“聯合王國末代首相”嗎?

當地時間2019年7月31日,英國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訪問北愛爾蘭。 視覺中國 圖

鮑里斯·約翰遜就任首相後,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前景一時間變得十分現實。

早在競選保守黨黨魁時,約翰遜就發誓將不計代價使英國在10月31日以前脫歐。內閣重組後,新成員們被告知,他們的任務就是在大限之前實現脫歐,約翰遜不想聽見“如果”和“但是”。

在就職後第一次議會演講中,約翰遜則對全國放下豪言,稱要通過如期脫歐將英國人重新團結在一起。他的目標是“為聯合王國注入活力”,以及讓國家“再次偉大”,就算沒有與歐盟的新協議也在所不惜。

然而,“無協議脫歐”的可怕前景、不到一百天的準備時間,這些都讓全國上下一時間風聲鶴唳。蘇格蘭、北愛等地出現了不少擔憂和反對聲音,關於蘇格蘭是否會走向獨立的猜測也成為輿論熱議的話題。出身蘇格蘭的前首相布朗甚至還悲觀地感歎,稱約翰遜有可能是“聯合王國的最後一任首相”。

蘇格蘭曾在2014年9月舉行過一次獨立公投,支持獨立者最終以46%的比例,小幅落敗於主張蘇格蘭留在英國的選民,後者比例達到54%。有觀點認為,獲勝一方的部分選民之所以支持“留英”,是因為希望保持歐盟公民身份,而不用在蘇格蘭獨立後等待重新被歐盟接納。

本週二(7月30日),約翰遜結束了自己就任首相後的第一次蘇格蘭之行,訪問途中,他分別會見了主張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黨魁尼古拉·斯特金,以及保守黨在蘇格蘭地區的領導人露絲·戴維森。為了拉攏蘇格蘭,他宣佈將向蘇格蘭、威爾士和北愛爾蘭投資總計3億英鎊,助推當地社區和企業發展。

“大家都明白這不過是約翰遜的小恩小惠。”蘇格蘭通俗小說作家瑪格麗特·基爾克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我們(獨立派)很清楚,這不是討價還價的問題,而是他(約翰遜)代表了保守、陳舊、迷信自由市場的英格蘭民族主義,這一切與這片土地格格不入。”

約翰遜四面受敵

蘇格蘭一向令約翰遜感到頭疼。愛丁堡之行似乎證明,這種頭疼還將持續下去。

7月29日,剛剛抵達蘇格蘭的新首相就遭遇了當地官員和圍觀者們的冷遇。蘇格蘭民族黨領袖斯特金在其官邸前等待與前來的約翰遜握手,然而,官邸前聚集的人群還未等待兩人照面寒暄,就爆發出一陣陣噓聲。他們顯然不歡迎約翰遜的到訪。

當地時間2019年7月29日,英國蘇格蘭愛丁堡,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與蘇格蘭民族黨領袖斯特金尼古拉·斯特金會晤。官邸前聚集的人群用陣陣噓聲“歡迎”約翰遜的到訪。 視覺中國 圖

即便是約翰遜理論上的“下屬”——保守黨在蘇格蘭地區的領導人露絲·戴維森,也在訪問期間向他發難。戴維德森在會見約翰遜時表達了對“無協議脫歐”的擔憂,她害怕蘇格蘭民族黨會抓住“無協議脫歐”來大做文章,為組織二次獨立公投造勢。

戴維森的反對為約翰遜敲響了警鍾。在脫歐大限逼近的關鍵節點,戴維森並非政治天平上無關緊要的地方角色。因為她的努力,保守黨近年來在蘇格蘭地區實現了難得的複興。黨內的左翼甚至將她看作未來黨魁的潛在人選。另外,她還在保守黨內倡導一種更“包容”的保守主義,並在3年前的脫歐公投中投下了留歐票。

根據保守黨的規則,由於戴維森之前拒絕進入英國議會,堅持擔任蘇格蘭議會議員,她將不可能在近期問鼎保守黨黨魁位置。沒有政治野心的事實給了她在黨內挑戰約翰遜的道義正當性,約翰遜在程序上將不可能在黨內對她採取實質性敵對行動。

“三年前我與脫歐派論戰的時候沒有任何人提到無協議硬脫歐的可能性。(脫歐派)沒有一個人指出英歐之間貿易流動被打斷、替代安排缺位的可怕前景。”戴維森在約翰遜訪問蘇格蘭之前撰文如此寫道。

除了“敵人”斯特金和“下屬”戴維森,目前約翰遜領銜的強硬脫歐派把持內閣的局面還引發了更多人的擔心,就連前首相布朗也不例外。布朗日前談及了一份民調數據,他稱該數據顯示目前保守黨內有近6成成員願意為了脫歐大業放棄英格蘭與北愛爾蘭的聯合,而願意犧牲蘇格蘭的人甚至更多,比例達到了63%。

《經濟學人》雜誌對此評論稱,目前的保守黨只是害怕自己輸給強硬的“脫歐黨”,而不關心英國是否還能維持統一。《紐約時報》7月29日則分析稱,不少批評者擔心約翰遜將難以抗拒英格蘭民族主義的誘惑,以英國脫歐作為壓倒一切的優先事項,因而忽視英格蘭與蘇格蘭、威爾士和北愛的聯繫。

蘇格蘭更像歐洲?

如果說以約翰遜為首的英格蘭民族主義者正在削弱英格蘭與蘇格蘭之間的團結,那麼蘇格蘭獨立派則時刻不忘強調蘇格蘭與歐洲千絲萬縷的聯繫。實際上,歐洲認同是蘇格蘭民族黨推動二次獨立公投的首要王牌。

在2016年的脫歐公投中,僅有38%的蘇格蘭民眾支持脫歐,希望留歐的比例高達62%。在經濟方面,蘇格蘭與歐盟聯繫密切。根據蘇格蘭地方政府的數據,2018年蘇格蘭對歐出口達到其出口總量的18%,能源方面更加突出,對歐油氣出口甚至達到近40%。有分析指出,在歐陸大國能源需求高漲的當下,蘇格蘭的油氣在歐盟擁有良好的市場前景。

另外,不少蘇格蘭公眾相信,蘇格蘭在社會治理方面的價值取向也與英格蘭不同,反倒與歐盟更加接近。

“在某些方面,蘇格蘭的文化和社會政策取向與北歐更加接近。” 蘇格蘭通俗小說作家瑪格麗特·基爾克說,“不少蘇格蘭人是北歐式民主社會主義的擁躉,相反,經典的盎格魯-撒克遜式的‘撒切爾自由主義’卻在蘇格蘭‘風評’很差。”

不過,“歐洲夢”很難說是蘇格蘭民族黨的終極目標。事實上,在1990年代蘇格蘭民族黨也曾大打“歐洲牌”,以便在面對倫敦政府的時候擁有更多的自主性甚至討價還價的籌碼。1993年,蘇格蘭民族黨接受了馬斯特里赫特條約,獲得了在歐盟地區委員會中的席位,由此大大拓展了在歐盟層面的活動空間。

有批評指出,蘇格蘭民族黨近來不斷鼓吹“歐洲價值觀”,目的還是為了拓寬本黨的行動空間並提高意識形態辨識度,屬於策略選擇。

研究英國政治的學者狄迪爾·雷韋斯特在2016年脫歐辯論高潮時曾撰文分析稱,蘇格蘭民族黨已經意識到,在現代政治多元社會,打傳統的族群民族主義牌(ethnic nationalism)已難以引發民眾共鳴,強行渲染蘇格蘭-英格蘭二元對立反倒可能導致民意反彈。因此有必要把“蘇格蘭價值”與歐洲認同“捆綁”。此外,傳統民族主義難以彌合社會階層間的對立。為了實現蘇格蘭內部的高度團結,強調平等、福利社會等“歐洲價值”以及在自由市場問題上採取較為中間的態度,有助於吸引不同階層選民。

英國脫歐淪為“拖歐”或使蘇格蘭三思

儘管蘇格蘭方面害怕“無協議脫歐”的可怕後果,但當下談論蘇格蘭獨立似乎依然為時尚早。積極推動二次獨立公投的民族黨目前並沒有給出任何時間表。《紐約時報》分析認為,當年投票反對脫歐的蘇格蘭人確實占多數,這些人希望脫離英國並留在歐盟內。不過,英國脫歐拖遝冗長的過程將引發他們對“脫英”陷入類似局面的恐懼。

“的確,脫歐對獨立派來說既是好事又是壞事。”基爾克說,“脫歐,特別是約翰遜可能帶來的‘無協議脫歐’,顯然會提升獨立派的民意支持。但是,真走到了那一步,蘇格蘭老百姓們是否能夠接受像英國脫歐一樣耗時多年、來回拉鋸的獨立進程呢?”

此外,約翰遜也多次以上一次獨立公投已經明確了民意為由,稱“在一代人的時間內”不應進行新的蘇格蘭獨立公投。根據英國並不成文的“彈性憲法”,蘇格蘭組織獨立公投必須徵得英國政府的同意。

“不管蘇格蘭地方政府的聲音多響,以約翰遜為首的英國內閣顯然難以同意立即進行獨立二次公投的倡議。”曾在歐洲議會工作的前英國官員傑弗里·哈里斯告訴澎湃新聞,“其中一個主要反對理由就是這可能造成反複公投的先例。除了蘇格蘭,北愛的一些人也正在奔走呼號,為北愛與愛爾蘭共和國的合併製造輿論。”

目前,關於如何組織二次獨立公投,各方並無定見。2012年簽訂的《愛丁堡協定》是2014年第一次蘇格蘭獨立公投的法律基礎。然而,該協定並沒有約定如果獨立倡議未能通過,獨立派能在多久之後發起二次獨立公投。

“現在沒有人能夠預測蘇格蘭未來幾年甚至幾個月發生的事情,但我還是有一種感覺,這一代獨立派們正在見證蘇格蘭的曆史。”基爾克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