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歌手直播剁手指 新京報:汙染了網絡和嘻哈圈
2019年08月06日16:14

  原標題:說唱歌手直播剁手指,這種偏激行為汙染了網絡和嘻哈圈

  據媒體報導,說唱團體紅花會成員貝貝,在8月5日晚的一次直播中,出人意料地剁掉了小指上的一截,看到這個畫面的粉絲和觀眾,有的被嚇哭,有的說想吐。目前直播平台已經下架了相關視頻,但網上仍然能找到當時的錄屏。有網友對此做法給出了四個字的神總結——“說唱割手”。

貝貝在昨晚的直播中,手部已經被打上馬賽克。
貝貝在昨晚的直播中,手部已經被打上馬賽克。

  受《中國有嘻哈》等綜藝節目的影響,一批活躍於地下的嘻哈歌手走到台前,正當人們為這種音樂形式出現於國內而覺得新鮮時,其代表人物PG One就因為在公開平台傳播負麵價值觀、被網友舉報其歌曲教唆青少年吸毒、侮辱女性等,讓國內嘻哈界遭遇重創。

  這次貝貝的割手行為,不但讓他個人成為被批評的焦點人物,也再次指向嘻哈群體的公眾形象,為好不容易走出差評的嘻哈界,再次罩上一層陰影。當嘻哈處於地下狀態時,言行出格或會被當成個性,但當嘻哈歌手擁有明星身份,直面更大的群體時,必然要對自身有所約束,不突破公眾的接受底線。

  據報導,致使貝貝做出割手舉止的,是因為與粉絲發生衝突,遭遇到了“網絡暴力”,因此才在直播時剁手以示清白。其身邊工作人員則回應,“貝貝本身是個甲亢患者,被冤枉被網絡暴力,想求一個公平,想證明自己問心無愧”。坦白說,無論是貝貝的做法還是工作人員的回應,都可以用“幼稚”來形容。

  許多網友在留言中表示,“甲亢患者”並不意味著暴力與極端,以此為藉口,沒法為貝貝開脫。想反抗網絡暴力,法律途徑是最好的選擇,吳亦凡等明星就用打官司的方式贏得了一些名譽權糾紛案勝訴。而剁手指的做法,容易令人聯想到“混社會”的痞子與警匪電影里的情節,也讓人對其情緒管理能力產生懷疑。

紅花會歌手演出現場。圖/視覺中國
紅花會歌手演出現場。圖/視覺中國

  儘管“情緒”作為一種非常私人化的情感流動,每個人都有自由表達的權利,但哪怕是一名普通人,在公眾場合,都要優先考慮旁人的感受,不能太任性。公眾人物更應如此,因為他們的情緒更具感染力,也更有傳播性,不顧影響,不想後果的情緒宣泄,是自私的。

  在網絡空間中,本身就存在一定比例的戾氣,各種言論衝突與價值觀爭論,時常讓人對網絡環境產生躲避心理。網絡空間是一個龐大的公眾場所,任何給這一場所帶來“汙染”的言行,都會被譴責。作為擁有不少粉絲量的歌手,貝貝的剁手無疑也是一種“汙染”行為,不排除有人覺得這種做法“很酷”而學習之,用其他極端的方式來表達情緒。

  本來社會對嘻哈群體就存在一定程度的誤解,嘻哈創作當然可以無視這種誤解,並且用作品來對抗這種誤解,但這隻能限於創作,不能用乖張的行為、出格的做法,對業已形成的規則與秩序進行冒犯。嘻哈創作者保持個性是有必要的,但也必須有分寸,失了分寸,非但不會給自己加分,反而會加快人們把誤解轉化為厭惡。

  為網紅、明星提供直播渠道的平台,也應對各種直播中出現的過激做法有防備預案,比如在技術上可以延時播出幾秒,在發展理念上不鼓勵不提倡用戶採取極端做法來吸引眼球。此前在一些平台上,有些用戶以極限挑戰的名義,在無保護的狀態下進行高空攀爬發生了幾次人命,在輿論的強烈要求下,平台開始不再推薦甚至封殺類似賬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這次輿論對貝貝剁手的批評,其實也是間接地對網絡平台上發生的其他極端言行表達態度,網絡的開放與自由,並不意味著可以無所顧忌,對自己負責的同時,更要對別人負責,如此,屬於網絡空間的那一片烏煙瘴氣才會逐漸消失。

  韓浩月(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