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電氣財務羅生門
2019年08月19日00:38

  原標題:通用電氣財務羅生門

  來源:北京商報

  從暴跌11%,到大漲10%,通用電氣度過了驚心動魄的兩個交易日。雖然有華爾街諸多金融大鱷的力挺,但175頁的指控報告,多少會讓外界生疑,這家曾被巴菲特稱為“美國商業象徵”的百年企業到底經曆了什麼?金融危機後,臃腫的通用電氣被紅利之後的負擔壓得喘不過氣,一步一步走下神壇。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如今,通用電氣或許走到了轉折點上。

  飛出“黑天鵝”

  16日,通用電氣找回了自信。截至當天美股收盤,其股價大幅回升,最終收漲9.74%。此前一天,會計專家馬科波洛斯發佈了一份長達175頁的報告,指責通用電氣財務欺詐,涉嫌欺詐金額達380億美元。受此影響,其股價週四收跌11.3%,創11年單日最大跌幅。

  馬科波洛斯的身份在華爾街人盡皆知。他曾手撕金融巨騙麥道夫,即美國曆史上最大的金融騙局之一——“麥道夫欺詐案”,並因此一戰成名。“這是我的團隊在過去九年中第九起保險欺詐案,也是過去九年中最大的一個案件。”在報告中,馬科波洛斯言之鑿鑿,並放言稱,“這可能會讓這家公司申請破產。世界通信公司和安然公司在醜聞曝光後僅持續了大約4個月就破產了,讓我們靜觀其變通用電氣之後的表現。”

  175頁的報告非常詳細,馬科波洛斯借此曆數了通用電氣的幾宗罪:公司會計違規行為涉及金額高達380億美元,相當於最新市值的54%以上;存在185億美元保險準備金缺口;隱瞞了巨額損失率;真實的現金狀況遠比該公司披露的要糟糕;每2-4年更改一次報告格式,以防止分析師能夠跨時間範圍進行比較等等。

  事實上,早在去年,通用電氣就曾被曝光了多項重大會計問題,包括該公司保險和電力業務的數十億美元衝銷,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也對其如何確認電廠維修和飛機發動機維護等長期服務合同的收入進行了調查。

  之後,為通用電氣提供審計服務長達110年的畢馬威也受到了指責。去年12月,通用電氣宣稱正考慮取消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作為其審計師,不過,畢馬威至少在2019年之前仍將是其審計機構。

  “這份報告完全是在操控市場。”通用電氣CEO拉里·卡爾普辯駁道,並指責馬科波洛斯意在製造股價波動,從中做空牟利。馬科波洛斯倒是沒有否認,CNBC報導,一家美國中型對衝基金向馬科波洛斯支付了費用,調查通用電氣的財務情況。報告發佈前該基金的客戶就獲得了報告,並且押注股價下跌。

  多空對決

  通用電氣的人緣還不錯,多家金融機構都不約而同地發聲力挺通用電氣。威廉·布萊爾金融服務公司也詳細說明了支持通用電氣的原因,其全球工業基礎設施聯席主管尼·海曼表示,股票暴跌完全沒有依據,這就是所有內部人士都在買進的原因。

  對於馬科波洛斯指控的185億美元保險準備金缺口,海曼稱,(馬科波洛斯)指控的兩項非現金支出目前應該反映在通用電氣的資產負債表上了,根據公認會計準則,這兩項支出總計182億美元,其指控並不準確。該公司已經在配合美國司法部和美國證交會對其會計行為的調查。

  但這並不能完全抵消華爾街的擔憂。巴克萊董事總經理兼資深保險股研究分析師傑伊·蓋爾布就表示,他目前無法判斷馬科波洛斯對通用電氣缺乏準備金的預估是否合理,“儘管這確實令人擔憂”。

  通用電氣是否會發佈具體財務資料來反駁及財務調查進展如何,北京商報記者聯繫了通用電氣中國媒體聯絡中心負責人,但截至發稿還未收到具體回覆。

  “具體還是取決於通用電氣本身有沒有問題。”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表示,股價的短期影響肯定會很明顯,但長期還是要看公司的價值。安然被做空之前也屬於白馬股,做空後短期內股價並沒有大跌,但之後財務造假的問題還是被曝光了,導致破產。並非每次做空都很成功,通用電氣被做空可能是該公司的確有一些跡象,但根本還是要看公司到底存不存在這些問題。

  消失的神壇

  1892年誕生之後,通用電氣頂著發明家愛迪生的光環,一路擴張,在其百年曆史上,通用電氣用實力證明著現代公司資本主義的力量和效能,也因此成為了巴菲特口中“美國商業的象徵”。

  與此同時,作為道·瓊斯指數的原始成員,通用電氣自1907年以來一直是道·瓊斯指數的連續成員,在資本市場上風光無限,股價曾一度突破6000億美元,2012年的頂峰市值達到8293億美元。

  關於馬科波洛斯報告的真實性,華爾街還在認真研究,但通用電氣已經被這份報告推到了性命攸關的轉折點。同為被指控財務造假的巨頭,在2001年宣告破產之前,安然擁有約2.1萬名僱員,是世界上最大的電力、天然氣及電訊公司之一,2000年的營業額達1010億美元,連續六年被《財富》雜誌評選為“美國最具創新精神的公司”。

  與安然不同,在馬科波洛斯的指控之前,通用電氣已經陷入了泥潭。今年6月,通用電氣110年來首次從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中退市,神話成了泡沫。跌跌不休的股價已經預示了通用電氣的宿命。去年,道·瓊斯指數上漲了近25%,但通用電氣的股價卻累計下跌了約58%。

  在7月31日發佈2019年二季度財報後,通用電氣的營收和每股盈利好於預期,盤前一度漲逾4%。不過,其當季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淨虧損為2.91億美元,再加上短期利好並不足以支撐股價的長期走勢,股價漲勢無法持續。

  摩根大通的分析師斯蒂芬·圖薩在一份致客戶的報告中,建議投資者遠離通用電氣股票,即使其二季度業績超過預期,“去年四季度,儘管通用電氣的自由現金流超出預期,但對未來FCF的指引削減了30%。我們認為現在會看到同樣的情景。”

  船大難掉頭。圖薩認為,通用電氣的管理層幾乎從未先於市場變化而行動,甚至特別容易在市場中遲到。在當前火熱的科技趨勢行業,通用電氣並沒有顯著發展。在科技競爭中失去先機是其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