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LPR報價落地首日 央行:房貸利率保持基本穩定
2019年08月21日00:02

  原標題:新LPR報價落地首日央行:房貸利率保持基本穩定

  如市場普遍預期,8月20日,央行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佈的新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首次報價顯示,1年期LPR為4.25%,較貸款基準利率低10BP,較原LPR降6BP;五年期以上LPR為4.85%。這一利率將在下一次(9月20日)發佈LPR之前有效。

  新LPR首次報價出爐後半小時,央行副行長劉國強、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等在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對此次改革做了進一步解讀,明確完善LPR機製不能替代貨幣政策、房貸利率不會隨之下調、堅決杜絕不合理報價等,也解釋了8月17日政策發佈後,市場關注較多的改革是否為變相“降息”、銀行報價是否為真正優惠利率等問題。

  業內人士認為,新機製本身是為引導資金進入實體經濟,對於股市短期反彈有部分提振作用,對債市利好有限,樓市調控原則不變,對人民幣彙率沒有直接影響。

  1 完善LPR是不是“降息”?

  央行稱其不能替代貨幣政策

  在17日央行宣佈完善LPR報價機製後,市場中出現了“降息”的解讀。理論上來看,LPR報價的“錨”從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4.35%,變為了一年期MLF利率的3.3%,看似確實直接下降了逾1個百分點,但不少業內人士也指出,出於業務穩定性和連續性的考慮,銀行更有可能通過“加點”這個規則在MLF利率基礎上上浮。從8月20日的報價結果看也是如此。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表示,將改革完善LPR形成機製解讀成“降息”,本身不夠準確。新LPR是銀行貸款的主要參考和定價基準,新機製本身不存在降息或加息的功能。

  在20日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央行副行長劉國強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都談到,利率市場化改革就像“修水渠”,目的是讓水流更加暢通,讓水更有效率、更精準地流到田間地頭,但水的大小還是要看閘門。因此,利率市場化改革有利於增強貨幣政策的效果,但不能替代貨幣政策,也不能替代其他政策。

  在回答是否會調整準備金率時,孫國峰表示,從法定準備金率的角度來說,過去積累了一定空間,未來有一定的調整空間,但總的來說這個空間並不如大家想像的那麼大。

  2 房貸利率會不會降?

  央行:房貸利率不下降,業內:平穩是主流

  對於房貸利率是否會隨之下降,央行也予以了回應。

  此次LPR定價新機製增加5年期以上的期限品種,央行有關負責人在政策發佈時介紹,這是為銀行發放住房抵押貸款等長期貸款的利率定價提供參考,也便於未來存量長期浮動利率貸款合同定價基準向LPR轉換的平穩過渡。

  被問及個人房貸利率下限的政策會不會做相應調整時,劉國強表示,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房貸利率雖由參考基準利率變為參考LPR,但最後出來的貸款利率水平要保持基本穩定。“有一點是肯定的,房貸的利率不下降。”劉國強稱,過幾天人民銀行將會發佈關於個人住房貸款利率政策的公告。

  聯訊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認為,5年期的LPR實際降幅偏窄,暗含了“房住不炒”,加強調控的政策原則。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表示,全社會貸款成本都有所降低,房地產相對貸款成本上行可能性不大,但因為各種政策約束,預計下調的空間也有限,保持平穩將是主流。

  3 增加人民幣貶值壓力?

  央行稱新機製對人民幣彙率沒有直接影響

  有觀點認為新的LPR機製會增加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對此,在8月20日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孫國峰迴應稱,最近人民幣彙率波動是市場供求決定的結果,這完全是一個市場化的行為。這次改革完善LPR形成機製,關鍵詞是貸款利率的市場化,對人民幣彙率沒有直接影響。

  孫國峰表示,改革完善LPR形成機製,有利於降低貸款利率,主要針對的是企業融資成本。“通常我們說和彙率直接相關的是市場利率,這次改革並不涉及市場利率的變化,這次改革的關鍵詞是貸款利率的市場化。因此對人民幣彙率沒有直接影響。總的來看,應當說當前利差處於舒適區間,我對人民幣彙率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的基本穩定充滿信心。”

  他還表示,從目前情況看,企業、居民、金融機構對人民幣彙率前期破7都能保持一個比較理性客觀的看待,對彙率的正常波動體現出了很強的適應能力。目前人民幣對美元彙率中間價、在岸市場彙率、離岸市場彙率已經“三價合一”,表明市場預期總體平穩,這也印證了我們之前說過的,“7”既不是年齡,也不是堤壩。

  4 對股市、銀行有何影響?

  業內:持續性反彈仍需明確政策信號及經濟企穩預期

  新LPR首次報價當天,對政策信號較為敏感的資本市場沒有出現非理性波動。

  方正研究策略首席分析師胡國鵬分析認為,LPR政策對於市場短期反彈有部分提振作用,但是持續性的反彈仍需要明確的政策信號以及經濟企穩的預期。

  他提及4月份市場的下跌,稱流動性並不是影響市場的核心矛盾,影響估值的因素更多是政策預期的變化以及貿易摩擦的影響,貨幣市場利率和票據直貼利率已經低於或者接近2008年的低點,信貸梗阻股票市場關注相對較小,而且此次政策調整市場預期已經較為充分,後續市場上漲需要明確的政策信號,比如MLF利率的下降以及地方政府專項債新增等。

  “LPR改革短期不利於銀行股,體現為銀行業績預期以及盈利能力變化的影響,由於銀行的信貸投向主要是大中型企業,大部分屬於優質企業,包括央企和國企,會導致銀行利差收窄。”胡國鵬表示。8月20日,銀行股板塊整體下跌0.61%。

  孫國峰表示,短期內貸款利率下降可能會對銀行的息差、盈利有一定的影響。從中長期來看,銀行貸款自主定價能力提升有利於銀行可持續健康發展,對銀行是有利的。

  8月20日,債市也表現較為平穩。其中,10年期國債期貨T1909小幅下跌0.01%,5年期國債期貨TF1909小幅上漲0.02%。

  李奇霖認為,若想進一步降低實體融資成本,要麼是強行壓降貸款利率,但會導致融資需求進一步萎靡,供需關係失衡;要麼是央行調降1年期MLF利率,或者通過貨幣適度寬鬆引導綜合負債成本下行。兩條路徑對債市均為利好,但僅第二條路徑對股票市場有利好作用。

  光大證券固收分析師張旭分析稱,新LPR定價機製對於債券市場的利好作用較為有限。

  ■ 延展

  LPR改革下一步看什麼?

  業內:關注LPR錨定基準和MLF利率調整

  此前市場普遍預測四季度是“利率並軌”和政策利率下調窗口期,而今央行在8月即宣佈LPR報價機製完善,推動市場利率和貸款基準利率“兩軌合一軌”。

  央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鬆成提出,應關注MLF作為LPR錨定基準,是短期權衡還是長期選擇。

  他表示,MLF作為LPR錨定基準利率,短期能引導貸款利率下行,但作為定價基準,MLF自身仍存在一些問題,這或只是短期權衡而非長期選擇。第一,MLF本身存在機製扭曲,我國法定存款準備金利率為1.62%,而銀行獲取MLF利率為3.3%,間接提高了銀行經營成本。未來長期趨勢,仍然要通過降準置換MLF,降低銀行融資成本,進而降低實體企業融資成本。第二,MLF的交易對手方主要是國有大行和股份製銀行,不在名單的中小銀行很難參考MLF利率,為定價帶來難度,未來是否需要進一步擴大交易商範圍值得探討。第三,當前MLF最長期限只有1年,即使TMLF也僅三年,與5年期LPR存在一定期限錯配,如何定價還需繼續考量。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預測9月18日美聯儲降息後,我國央行於9月19日下調MLF利率15個BP,從而繼續引導9月20日的LPR利率下行,推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鼓勵投資和消費,持續擴大內需,應對外部不確定性的變化,確保經濟保持平穩運行。

  在胡國鵬看來,LPR改革有沒有作用,首先需要評估有沒有可能降低融資成本,由於市場利率已經大幅下調,預計LPR報價將有小幅下調,但是更應該關注的是傳導機製以及信用風險溢價,只有信用環境不斷修復,傳導機製通順,才會實質性降低資金成本。其次,要評估LPR調整對於經濟穩定的意義,他提到,當前的LPR改革屬於增量的改革,147萬億的存量信貸餘額幾乎沒有影響;實際利率下降和傳導依賴於風險溢價變化,需要持續修復信用環境。

  新京報記者 程維妙 侯潤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