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LPR首次報價微降 下一輪調整看MLF利率風向
2019年08月21日00:59

  原標題:新LPR首次報價微降 下一輪調整看MLF利率風向

  8月20日,新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首次報價,其中,1年期LPR為4.25%,5年期以上LPR為4.85%,1年期LPR相比此前機製下的報價下降了6BP。利率市場化改革進一步落地,實現了貸款利率的“兩軌合一軌,這有利於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也有利於提高貨幣信貸政策傳導效率。這次報價符合市場預期,由於新的報價主要依據MLF利率進行,因此市場目光集中到了下次MLF操作,是否會下調操作利率。

  商業銀行如何對貸款定價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商業銀行人士瞭解到,銀行鼓勵優先簽訂固定貸款利率合同。如果簽訂浮動利率合同,建議優先簽訂按年浮動的貸款合同。此外,由於合同簽訂和放款有時滯等原因,8月20日後的新增業務未必都能全部按照LPR定價。多位銀行人士認為,由於此前市場利率有所下行,新機製將一定程度降低企業貸款利率。但住房按揭貸款由於受到房地產調控的影響,其利率未必會下降。

  8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授權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佈,2019年8月20日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為:1年期LPR為4.25%,5年期以上LPR為4.85%。這也是8月17日央行宣佈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製後,首次公佈新的LPR報價,以上LPR在下一次發佈LPR之前有效。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改革後的一年期LPR報價比改革前降低了6BP,比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低了10BP。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周亮在8月20日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這次LPR的實行肯定會有利於增加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的信貸增長。

  “我們用了很多監管的考核,在防止資金脫實向虛方面加大了力度,包括以前層層嵌套的行為,把層層嵌套的資金規模大幅壓降,而倒逼著這些資金更多投入實體經濟。”周亮表示,“新的機製如果疏通了貨幣傳導機製以後,我相信更加有利於緩解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至於具體的量是多少要看市場行為,還有企業對資金真實有效的需求是多少,要在市場中達成貸款的協議。”

  重在提高貨幣政策傳導效率

  在本次LPR改革之前,銀行信貸利率主要參考貸款基準利率,是在貸款基準利率基礎上根據企業資質來決定下浮和上浮的程度,且有貸款基準利率的一定倍數(如0.9倍)設定隱性下限。在這種情況下,即使央行加大公開市場操作力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甚至降低公開市場操作利率,都難以直接惠及到信貸市場,幫助企業降低融資成本。

  但在本次改革後,央行宣佈各銀行應在新發放的貸款中主要參考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定價,原有的貸款基準利率和市場利率“雙軌製”的問題被打破,並要求銀行不得通過協同行為以任何形式設定貸款利率定價的隱性下限。

  “這次推出新的LPR形成機製,旨在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有利於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製,提高市場配置資源的效率,促進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縮小國家調控政策與實體經濟感受之間的落差。”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表示,“利率市場化改革就像‘修水渠’,目的是讓水流更加暢通,讓水更有效率、更精準地流到田間地頭,但水的大小還是要看閘門。利率市場化改革有利於增強貨幣政策的效果,但不能替代貨幣政策,也不能替代其他政策,人民銀行將會同有關部門,發揮政策合力,綜合採取多種措施,切實降低企業綜合融資成本,緩解小微企業、民營企業融資難問題。”

  另一方面,也有多位金融業分析師都提到要考慮LPR改革對中小銀行的影響。

  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鬆成近日發文表示,公開市場操作對象為一級交易商,主要是國有大行和股份製銀行,當前貨幣市場存在流動性分層現象,中小銀行同業存單發行量收縮、發行利率上行,流動性由大行向中小行傳導受阻。因此,政策利率對中小行貸款利率傳導效果有所減弱,疊加中小行風險偏好下行,或不利於弱勢企業貸款。若一味強調降低小微企業實際貸款利率水平,或將加劇大行與中小行的競爭,增加中小銀行經營風險。

  此外,針對市場關心的新LPR機製是否會增加人民幣的貶值壓力的問題,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表示,這次改革的關鍵詞是貸款利率的市場化,主要針對的是企業融資成本,而通常我們說和彙率直接相關的是市場利率,這次改革並不涉及市場利率的變化,因此對人民幣彙率沒有直接影響,人民幣彙率仍會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的基本穩定。

  市場利率怎麼走?

  與此前的LPR以及貸款基準利率相比,改革後的LPR報價有所下調,但下調幅度並不大。央行公告表示,改革後的LPR報價會在MLF利率基礎上加點而成,加點幅度則主要取決於各行自身資金成本、市場供求、風險溢價等因素。

  西部地區某村鎮銀行行長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在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企業經營性風險上升,我們對企業貸款的風險溢價也需要上升,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商業銀行很難去顯著下調企業信貸利率,只能說適當給優質客戶更多的優惠。“但目前問題是我們沒有那麼多優質客戶,不少地區都面臨資產荒問題,不好的企業我們也不敢貸,需要對儲戶存款負責。”該行長表示。

  “對於信貸而言,優質企業的貸款利率有下降空間,但銀行還是會按照客戶本身資質和銀行自身情況來評估貸款規模和貸款利率,目前我們也在對客戶經理進行培訓,總體來看對銀行信貸影響不大。”珠三角地區某國有銀行支行副行長表示,“對於浮動利率合同來講,主要是參考基準從基準利率變為了LPR,如果此後LPR下行,合同規定的貸款利率也會下行,但浮動利率合同多為長期合同,利率調整一般是一年一次,不會每個月都調整。”

  另一方面,因為LPR利率與MLF利率直接相關,這也意味著如果MLF利率下調,那麼LPR利率以及企業融資利率還有進一步下降的空間。因此,市場也十分關注後續MLF利率走勢和貨幣政策變化。

  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數據顯示,8月24日將有1490億MLF到期,市場推測,這可能會是一個調整MLF利率的時機點。

  華泰證券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表示,如果8月24日有降低MLF利率的操作,會有15BP降息空間,本次降息後的MLF利率將作為下個月20日LPR報價參考,那麼意味著9月20日LPR報價才有可能出現較大幅度的下調,落實利率市場化降息,通過降低政策利率引導LPR下行,進而更大幅度降低實體企業融資成本。

  “建議我國央行於9月19日下調MLF利率15個BP,從而繼續引導9月20日的LPR利率下行,推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鼓勵投資和消費,持續擴大內需,應對外部不確定性的變化,確保經濟保持平穩運行。”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