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報:“逼死”受害者的犯罪者應遭受法律嚴懲
2019年08月23日19:14

  原標題:“逼死”受害者的犯罪者,理應遭受法律嚴懲 | 中青融評

  最近幾天,兩起曾經引發輿論高度關注的刑事案件,分別於8月21日與8月23日,先後在廣東廣州與河南周口的法院開庭審理。這兩起案件,分別是發生於去年12月的廣州十三行男子墜亡案,以及發生在去年7月的河南女大學生遭性侵後墜樓毀屍案。

  這兩起案件,不僅社會影響力相仿、開庭時間相近,在案情上也有一個明顯的共同點,那就是在這兩起案件之中,都存在犯罪嫌疑人並未直接殺傷受害者,卻因其犯罪行為間接導致了受害者死亡的情節。法院將會如何看待這樣的情節,這些情節在審判與量刑中又會起到怎樣的作用,是輿論對這兩期案件關注的焦點。回顧案情,在廣州十三行一案當中,受害者黃某是在遭受六名犯罪嫌疑人非法拘禁的情況下,試圖逃亡時不幸墜樓身亡的。而在河南這起墜樓毀屍案中,受害女孩也是在遭遇性侵之後反抗未果,進而墜樓身亡。在有關部門的調查之中,沒有證據能夠證明兩人的墜樓系犯罪嫌疑人直接造成,也正因如此,檢方才並未以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的罪名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但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在於:在兩起案件當中,若無犯罪嫌疑人對受害者的侵害在先,兩人墜樓的事情都絕對不會發生。

  犯罪嫌疑人固然沒有親手殺死受害者,但在普通人看來,他們確確實實地“逼死”了受害者,對悲劇的發生負有不容推卸的責任。因此,輿論場上出現了大量盼望法律能夠對兩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從重嚴懲的聲音,而在河南這起案件當中,死者家屬更是願意以放棄民事賠償為條件,力求判處案件主犯死刑。我國的司法體系,在學理上與大陸法系較為接近,以成文法為判案準則,是其基本特徵。因此,無論案情多麼複雜,輿論聲音偏向哪方,嚴格依照現行法律判案,都是法院的天職。從這個角度上看,僅僅因為案情特殊,期待法院對犯罪嫌疑人“破格嚴懲”,顯然與法治精神並不相符。然而,在司法實踐當中,哪怕是再怎麼依賴成文法的國家,法官在定罪量刑時,都會擁有一定空間內的自由裁量權。在這個允許法官自由裁量的空間內,法官的義務,乃是在符合自由心證的前提之下,儘可能使判決符合社會正義的需求。

  要對正義做出準確的定義或許很難,但對絕大多數普通人而言,司法判決當中最大的正義,就是賞善罰惡,令作惡者“惡有惡報”。因此,法官在判案時,除去法條之外,也應充分考慮具體案情,對法律術語背後的案情本質有整體把握。普通人能夠看出案件當中嫌疑人“逼死”受害者的情節,法官必然同樣能看得出來。只要有了這個基礎判斷,法官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之內,儘可能作出符合公眾心目中正義期待的判決並不困難。目前,兩起案件尚未塵埃落定。在這種情況下,公眾不必太過激憤,基於對法治的信任,公眾理應相信負責審理此案的法官,必定能夠做出對正義負責的判決。與此同時,案件的審理者,也應隨時審視自己心中的正義天平,如此方能不辜負公眾的信任與期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