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政黨"領袖柯文哲 是草包和菜包之外的選擇?
2019年08月23日07:30

  原標題:曾爆“蔡英文身邊的人都貪汙”,柯文哲是草包和菜包之外的選擇?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8月6日,台灣民眾黨在台北舉行創黨成立大會,台北市市長柯文哲任主席。圖/ 中新
8月6日,台灣民眾黨在台北舉行創黨成立大會,台北市市長柯文哲任主席。圖/ 中新

  “白色力量”柯文哲:草包和菜包之外的選擇?

  本刊記者/李靜

  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台北市長柯文哲與國民黨前“立法”機構負責人王金平原定於8月18日舉行三人會面,但最終落了空。

  在這場被很多台灣媒體認為是要共謀2020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的“桃園三結義”會面就要舉行前,王金平和郭台銘先後表示,因為日程安排不會出席。台灣媒體分析稱,此番變故一定程度上是被柯文哲在8月16日所接受的一場媒體訪談給“搞砸了”,因為他“內心話”講得太多。

  這場訪談中,柯文哲透露了很多三人私下溝通的內容,例如郭台銘、王金平都很想參選2020,想找他做副手,但他拒絕了。他還評論郭台銘是頭獅子,比較好搞,“各吼兩聲就成交”;但王金平是狐狸,不太好搞……

  作為曾多年主攻心臟移植的醫生,柯文哲是公認的精英人士,但是他講話卻一向以直白、接地氣著稱,他自己也說自己講話“白目”,而且從來不怕出醜。他曾爆出“蔡英文身邊的人都貪汙”“國民黨大完便就跑掉”“垃圾不分藍綠”等經典語錄。此外,他還作出過在跨年晚會上跑調、開議會時生氣了就捶桌子等非常個性的舉動,這些被製作成表情包,流傳甚廣。

  8月6日,擔任台北市長已達5年的柯文哲正式創立“台灣民眾黨”,他出任黨主席。東森新聞評論稱,這代表柯文哲宣佈參加台灣地區2020領導人選舉已經“箭在弦上”。

  作為區別於台灣傳統藍綠政治陣營的所謂“白色力量”,柯文哲的民調指數一直緊跟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與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有時還超越蔡英文。

  柯文哲多次流露參選意向,但至今未確認。對於仕途規劃,台北市長於他而言並非終點。更早些時候,7月19日,柯文哲在接受採訪中同時對韓國瑜和蔡英文火力全開:“台灣今日只有草包(指韓國瑜)跟菜包(指蔡英文)可以選擇,實在糟糕。”

  名醫柯P

  8月6日召開創黨大會當天,正趕上柯文哲60歲生日。1983年,從台灣大學醫學系畢業後,柯文哲以第一名的成績通過醫師考試,進入台大醫院急診室工作,後到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進修。

  回到台灣後,柯文哲在台灣大學醫學研究所攻讀了博士學位,並在台大建立器官移植小組,主攻心臟移植,是首位將葉克膜(ECMO)技術引進台灣的醫師,成為台灣頂尖的葉克膜專家。之後,他又擔任了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晉陞台大醫學院教授。

  2010年五都選舉期間,連勝文遭到近距離槍擊,子彈貫穿顏面顱骨,當時就是由柯文哲負責指揮外科急救。在醫療團隊的救治下,連勝文複原快速,三日之後就可進食。因此當時外界懷疑連勝文槍傷事件是造假或誇大,柯文哲還出面駁斥。

  以柯文哲的從醫履曆,說他是一名成功的名醫並不為過。在從政後,柯文哲也樂於借由曾經的醫師身份為自己加分,因此台大的學生給他起了一個頗為傳神的綽號“柯P(professor)”,並迅速流傳開來。

  在2013年10月接受採訪時,柯文哲曾經表示,自己的智商測試結果是157,遠超100的平均值。2014年參選台北市長被人質疑沒有管理經驗時,他回應說:“當年在台大我曾身兼數職,做得最差的是將葉克膜做到世界級。我最大的優勢就是聰明,學習快。”

  擔任教授多年,柯文哲非常擅長演講,而且常在演講中暢談他從醫生涯中的觀察和思考,包含很多哲學問題。他2013年的一次題為“生死的智慧”演講,在網絡上一直很受追捧。一些熟悉他的媒體人稱,柯文哲只要站上演講台,自信堪比喬布斯。

  2018年,柯文哲接受《經理人月刊》採訪時曾自信滿滿地表示,書看得比別人多是他的優勢,因為他很喜歡閱讀,也鼓勵別人要多看書。最近,韓國瑜在一次訪談節目上斷言“柯文哲一定會出來選2020”,表示願意與柯文哲進行政策辯論。柯文哲做回應時直接揶揄了一句:“他?哎唷……政策辯論那要讀很多書耶。”

  柯文哲說自己讀書多是有底氣的,不算與醫學同行一起撰寫的醫學書籍,他公開出版的專著已經有四本在手。2014年1月,柯文哲出版了第一本書《白色的力量》,講了很多對於當時社會的批判和從醫多年累積的生死觀。之後,他又相繼出版了《白色的力量2:改變成真》《白色的力量3:柯文哲的SOP跟你想的不一樣》和《光榮城市》。

  按計劃,今年8月底或9月初,柯文哲將出版他的第5本書《生死之間:柯文哲從醫療現場到政治戰場的修煉》。這本書被台灣媒體解讀為“參選2020起手式的其中一環”,正好藉著打書的名義全台“走透透”,測試自己民意的支持程度。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經濟研究所教授丁仁方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柯文哲擔任台北市長五年來,他的支持者主要是兩大塊,大學以上學曆的高教育程度者和年輕人,尤其是20歲至30歲年齡區間的選民。在這些年輕人中,柯文哲獲得的支持率最高。

2018年11月25日,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在四四南村舉行“ 市民覺醒”之夜,現場許多支持者高喊“ 台北的選擇柯文哲”。圖/IC
2018年11月25日,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在四四南村舉行“ 市民覺醒”之夜,現場許多支持者高喊“ 台北的選擇柯文哲”。圖/IC

  怪咖柯神

  棄醫從政,對柯文哲來講是人生低穀時“一轉念”的事情。2011年,台大醫院發生誤植愛滋感染者器官醜聞,而柯文哲是器官小組的負責人,這使他遭到衛生署懲處、“監察院”彈劾,隨後又因涉及挪用“國科會補助款弊案”被約談。他曾對媒體開玩笑說,“失業就去選市長”。2014年1月,他說到做到,正式宣佈參選市長,對手正是當年他全力救治過的“急診患者”連勝文。

  作為“政治素人”,柯文哲當時以無黨籍身份參選,誓言推倒省籍、藍綠矛盾。相較於出身政治世家、說話滴水不漏的連勝文,柯文哲以直言直語、凡事坦白率直的個性,快速席捲了政壇。“白色力量”一時成為熱詞,柯文哲更是憑藉網絡的高人氣甚至被稱為“柯神”。最終,柯文哲以58.2%對41.8%的優勢獲勝,創造了台灣政壇的一次奇蹟。據台灣媒體統計,在20歲到30歲的選民中,其支持率高達80%。

  台北市政府前副發言人柯昱安曾公開表示,柯文哲的成功當選一定程度上歸功於他適時利用了選民對國民黨和民進黨兩大黨的不信任。台灣民眾厭倦了傳統政治人物,他們想看的就是柯文哲最真實的一面。“說起來很簡單,卻是以往政治人物從來沒做過的。”

  出任台北市長後,柯文哲每天搭公交車上班,直到去年8月底因多次遭抗議人士突然襲擊才改乘公務車。他還起用了很多通過海選而來的沒有任何從政經驗的年輕人作幕僚,並以身作則當“勞模”,每天早上7點半進市政府上班,常常晚上10點回家。

  曾與柯文哲幕僚們有過接觸的南京大學台灣研究所所長劉相平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柯文哲非常喜歡用類似微信的軟件line,和幕僚們有類似微信群的群組,他會直接在裡面發通知、提要求,以提高工作效率,減少不必要的會議。劉相平說,柯文哲的思維基本偏理科,遇到什麼事情喜歡直接抓本質,不喜歡在表象上面繞彎子,說話、做事都是這樣。

  但隨著網絡上的熱度散去,沒有施政經驗的柯文哲開始受到質疑。在高票當選市長僅僅兩年後,台媒公佈了全台22位縣市長施政滿意度排行榜,柯文哲倒數第二。此外,兩年間先後請辭獲準的台北市政府一級官員高達15人,超過總數的三分之一。

  台北市議員秦慧珠對媒體說:“柯文哲個性急躁,情緒管理很差,愛罵人,沒有同理心,他根本就是亞斯伯格症(“沒有智能障礙的自閉症”,重要特徵是社交困難)患者,很難與人相處。”

  對於這樣的批評,柯文哲認為他以前當醫生,下決定就是要快,講話也要直接,“多猶豫一秒就會損失搶救病人的機會”。不過,在2013年接受媒體專訪時,柯文哲自爆有醫師跟他說他的言行很接近亞斯伯格症,不懂人情世故,講話常得罪人也不自知,“小時候我就是一個怪咖”。是否真患有此症,柯文哲並沒有就醫診斷過,但他的長子被確診為亞斯伯格症患者。

  除了性格問題,也有人對台灣媒體爆料說,他每天從早上7點工作到晚上10點,讓跟著他工作的幕僚壓力相當大。市議員因此質詢柯文哲,“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柯文哲自己也在《白色的力量3》一書中寫道,他對標準操作流程(SOP)相當重視。“例如有一次活動,我人還沒到場,工作人員已經引導民眾預先排隊,等到我一抵達,只要在地上打叉叉的地方站定位,一個晚上就能拍超過一千五百張合照。”他還介紹,這個拍照SOP的誕生源頭就是團隊具有反省能力,能不斷修改SOP,讓流程最優化。否則,也就能拍七百張合照。

  丁仁方說:“柯文哲當市長這幾年,其實沒做什麼大的事情,大家比較常提起的,是他剛剛上任時積極揭弊的五大弊案(遠雄大巨蛋、美河市、雙子星、鬆煙文創、三創園區五大開發弊案),不過後來也不了了之。但他對下屬確實要求很嚴格,按他自己的說法,台北貪腐的情況比以前好很多。”

  台灣競爭力論壇執行長謝明輝對柯文哲的評價是他只是個人的聰明,作為一名醫師,醫術是及格的,但作為一名政治人物,他的施政表現乏善可陳。

  “尤其是他第二任市長的位子,根本是在選務充滿爭議的情況下,以極微票數勝出,名不正,則言不順。況且連任後也無心市政,只為2020大選在做準備。” 謝明輝告訴《中國新聞週刊》。

  2018年12月19日,台北圓山大飯店,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右)歡迎上海市常務副市長週波率領的上海市政府代表團一行。雙方在致辭時均引用“兩岸一 家親”的表述。週波當天致贈柯文哲一幅書法條幅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圖/IC

  “阿北”的顏色

  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柯文哲複製四年前的模式,如海選競選團隊,不斷引領話題,重視新媒體,但是聲勢已不似當年,最後只以3200票的優勢險勝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連任台北市長。柯文哲激動地向支持人高呼:“你們的阿北(閩南語阿伯)又回來了!”而他的對手丁守中則懷疑“中選會”公然放水操作棄保,宣佈不承認選舉結果。

  謝明輝認為,柯文哲連任台北市長,原因在於國民黨和民進黨兩黨都未能推出最強人選,而選舉弊端是更關鍵的因素。這次市長“九合一選舉”,不僅讓選民大排長龍罰站,還創下了“一邊開票、一邊投票”的惡例。其中,就屬台北市市長選舉的問題最大,公平性最受質疑。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當時所做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有超過半數的人認為這次台北市長選舉投票是不公平的,有一半以上的台北市民對柯文哲的連任存疑。

  “超越藍綠的白色力量”,是柯文哲打出來的主要招牌,但這也讓很多人質疑他就是一個典型的政客,沒有中心思想。

  謝明輝認為,柯文哲與蔡英文撕破臉根本無關政治理念,而是為了權力。柯文哲從政以來,始終搖擺,既要綠的票,也要藍的票。“柯P只是借用醫師的白袍,以素人從政自居,所謂白色力量,當然還是有顏色,正是從綠色分出來,白皮綠骨。”

  因為祖父喪命於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柯文哲曾多次表示,自己作為“二二八事件”遇難者家屬,背景是深綠。1994年,陳水扁參選台北市市長時,柯文哲是其醫界後援會幹部。2006年陳水扁陷貪腐醜聞,柯文哲仍堅定“挺扁”,多次強調“我不是淺綠,而是墨綠”。在蔡英文競選台灣地區領導人時,柯文哲也曾為她組織競選後援會,並進行募款。

  但在參選台北市長時,柯文哲並未加入民進黨參選,當選之後,也任用了一些偏藍人士。市長任內,有傳言稱民進黨勸他加入,被他拒絕。

  2015年3月,柯文哲接受新華社等媒體採訪時說,當今世界上,並沒有人認為有“兩個中國”,所以一個中國並不是問題。他還表示,尊重兩岸過去已經簽署的協議和互動的曆史,在既有的政治基礎上,以“互相認識、互相瞭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的原則,秉持“兩岸一家親”的精神,促進交流、增加善意,讓兩岸人民去追求更美好的共同未來。

  兩年後舉行的“上海—台北城市論壇”上,柯文哲再次提出“兩岸一家親”,而且將兩岸關係比喻為更加親密的“床頭吵架床尾和”“建構兩岸命運共同體”。這樣的表述,遭到很多綠營人士質疑。

  2018年5月,距離市長選舉還有半年時間,柯文哲接受一家“深綠”電台的專訪時“變卦”,對自己“兩岸一家親”的說法解釋稱,“我那時的想法就是,可以過關就好了,有時候說話快了一點,大家聽了不爽,這也只能跟大家說抱歉。”至於“床頭吵床尾和”說法,柯文哲聲稱,這句話是脫稿演出,是失言。

  但今年6月6日,上海與台北的雙城論壇前夕,柯文哲在接受中評社專訪時又提“兩岸一家親”,並且清楚說明“兩岸事務不是外交關係,不是國際關係,而是一個有專屬定位的兩岸關係”。6月12日,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對柯文哲的表態表示讚賞。

  7月5日,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在雙城論壇期間與柯文哲舉行會面。柯文哲再次表示,台灣與大陸同文同種,應秉持“兩岸一家親”理念,加強交流合作,共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造福兩岸民眾。

  南京大學台研所所長劉相平說,柯文哲當選市長不久就成立了“大陸工作小組”,在這個小組中泛藍的幕僚、學者比較多,對他的理念會有影響。另一方面是台北市政發展的需要,以大陸目前的經濟、科技的發展,使務實的柯文哲認為如果跟大陸搞不好關係,對台北是不利的。再加上他本身對民進黨有很多不滿,讓柯文哲覺得兩岸交流的趨勢不可阻擋,也算從善如流。

  對於外界批評他“善變”,柯文哲回應說,作為一個外科醫生,本來最大特色就是務實,最重要的中心思想是台灣的整體利益、人民的最大福祉。

7月6日,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參訪河堤社區福氣教會長照社團,與長輩們一起跳起海草舞。圖/IC
7月6日,台北市市長柯文哲參訪河堤社區福氣教會長照社團,與長輩們一起跳起海草舞。圖/IC

  “三國演義”

  看上去搖擺不定的“阿北”柯文哲,目前也被看作是2020台灣地區領導人的有力競爭者。不過,“超越藍綠”以贏得中間選民的優勢,在參選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時,卻會顯得尷尬。

  台灣成功大學教授丁仁方向《中國新聞週刊》解釋說,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以及政黨的定位,現在就是以統獨議題為主軸,就是兩大理念的對決。這種情況勢必壓迫中間選民做一個選擇,中間選民的空間就會壓縮。

  6月26日,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在中常會上直白定調,民進黨2020大選主軸為“抗中保台”。

  台灣競爭力論壇執行長謝明輝認為,柯文哲的優勢是他沒有兩大黨派的包袱,可以盡情發揮,一下批評藍,一下抨擊綠,試圖瓜分不滿藍綠兩大黨的選票。但要真正參與2020大選,對於兩岸關係的定位不容他取巧,他勢必要有更清楚的論述。“一旦閃躲,或經不起檢驗,必使選票回流藍綠,民眾黨有可能曇花一現。”

  繼郭台銘、柯文哲、王金平原定的“桃園三結義”會面取消後,柯文哲8月19日表示,與郭台銘、王金平合作一事順其自然,若社會有需要,就會出現;再者,組合是否符合社會需求,也要持續討論與修正。郭台銘的幕僚也積極回應說,郭柯王會面並未破局,近期內三方幕僚還會再約時間溝通安排。王金平表示,應該不會放棄合作。

  對於三人的合作,民進黨方面稱,三人結盟一旦成形,柯文哲將是最大的獲利者,因此結盟可能性很低。柯文哲對此的直白回應是,壞人常常不瞭解好人為何要做好事。他強調,人生到一種境界,有人是商界大老闆,有人在政壇打拚多年,他自己則是看破生死的人,綠營看三人會談甚至是結盟,想到的都是權力分贓,但人生走到他說的境界時,個人已經不再是首先考慮的因素。

  對於三人可能會如何合作,丁仁方表示,王金平適合在幕後整合,問題在於郭柯配中誰當“頭”出來參選。在他看來,郭台銘不可能樂意當副手,那等於背負叛黨的罪名去給別人搭舞台。如果是郭台銘出來參選,那麼柯文哲又要扮演什麼角色才能讓原本支持柯文哲的年輕人繼續支持他們的組合,守住年輕人的選票?如果不能產生一種合作模式讓郭台銘和柯文哲兩個人都“加分”,那麼這種合作就是“泡影”,現在雙方的幕僚需要把所有的數據、以往選票的流動情況,放在一起精確計算。

  根據台灣多家主流媒體目前公佈的民調數據,韓國瑜主力支持者多數為40歲至59歲的壯年族群,柯文哲的支持者一直以年輕人居多。

  丁仁方分析稱,如果柯文哲不參選,那麼原本支持柯文哲的選票大概率會流向蔡英文。目前柯文哲參選的作用,能夠牽動選票的流動。“三國演義”各自出牌博弈,會增加不確定性,比兩方博弈局面複雜好幾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