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員盟友與球隊噩夢:球壇最具爭議的人是他
2019年08月27日01:48

伊巴謙莫域和拉奧拿
伊巴謙莫域和拉奧拿

  在旁人眼中,拉奧拿看起來是如此令人厭惡,但那些與他相熟的球員、媒體記者,都會覺得拉奧拿是一個有魅力、有風度,將球員利益放在首位的經理人。Bleacher Report記者Tom Williams就還原了這個球壇最具爭議經理人的原貌。

  「你好,我是拉奧拿,不要給我發語音郵件,發短信更好。」

  拉奧拿的語音留言告訴了我們關於這個已經成為世界球壇最具影響力經理人之一的男人的幾件事情:他接了很多電話,他的時間是非常寶貴的,而且他喜歡用開門見山的方式進行交流。

  今夏,拉奧拿的電話估計都要被打爆了。

  他幫助迪列治以7500萬歐元的價格從阿積士轉會祖雲達斯,幫助巴洛迪利回到了自己的家鄉佈雷西亞,幫助莫伊斯-堅尼以2750萬歐元的價格轉會愛華頓,還幫助羅辛奴以4000萬歐元的價格從燕豪芬轉會拿玻里。如果媒體間瘋傳的消息是可信的話,那麼拉奧拿還將有可能在普巴與當拿隆馬的交易中發揮作用。

  拉奧拿成功地完成了一系列足球歷史上規模最大、最賺錢的轉會交易,而這也使得他與自己服務的頂級球員一樣知名。今年7月,當他出現在拖連奴,陪同迪列治參加祖雲達斯的體檢之時,在外等候的他也成為了球迷們關注的焦點,不少球迷纏著他所要簽名,甚至是高呼他的名字。

  51歲的拉奧拿,說起話來份量十足。雖然他在人群中說話之時語速飛快,但他的言語之間處處透露著謹慎。他只會透露自己想要透露的信息。拉奧拿很少會接聽記者的電話。即便接聽了記者的電話,他也只會進行「官方回覆」。

  拉奧拿和家人住在摩納哥,雖然他早在2014年11月就註冊了Twitter,但時至今日,他一共也只發了46條推文。他通常會利用Twitter這個平台來譴責一些關於自己客戶的不實報導,攻擊那些批評自己客戶的權威人士(比如史高斯),並公開反對足球世界里的種族主義。當然,拉奧拿從來就沒有和其他人互動過。

  拉奧拿因為自己的處事風格「樹敵無數」

  他的「魯莽」和「抗爭」風格使得他和不少圈內知名人士產生矛盾。他稱哥迪奧拿是「懦夫」和「狗」,因為哥迪奧拿在執教巴塞之時和伊巴謙莫域有矛盾。他還將高普在利物浦對待巴洛迪利的態度形容為「屎一樣」,並將拿玻里主席羅倫蒂斯比作墨索里尼。費格遜稱拉奧拿是個「蠢貨」,並在2015年出版的自傳中表示:「從我遇見他的那一刻起,我就不信任他。」

  拉奧拿還與球壇管理機構發生過衝突。今年5月,國際足協對拉奧拿實施了為期3個月的禁令。在拉奧拿看來,這項禁令最初是由意大利足協實施的,是有「政治」動機的。

  從拉奧拿的一些公開聲明中,你可以理解到,為何拉奧拿在外人看來是一個如此不討人喜愛的人。但那些與他相處過一段時間的人又經常會認為拉奧拿充滿魅力,很有風度。2016年,英國媒體《金融時報》記者西蒙-古柏曾為了採訪拉奧拿,和這位經理人相處了幾個小時。他表示,自己所遇到的拉奧拿與其他媒體所刻畫的形象並不相同。

  西蒙-古柏說道:「他很可愛。他真的很喜歡與人打交道。他是一名非常外向,合群且活潑的人。他喜歡說話,他非常聰明。」

  1967年11月,拉奧拿出生於意大利薩利奴,但當他還是一個嬰兒之時,就和家人一同搬到了荷蘭的賀拿姆。這家人在賀拿姆的格羅特市場開了一家披薩店。年輕的拉奧拿曾在那裡幫忙洗碗和上菜,並進而幫助父母經營這家披薩店。在拉奧拿看來,這段經歷為他提供了商業技能,讓他有朝一日能夠成為球壇轉會市場上的大鱷。

  「我的家人一直努力工作。」拉奧拿在2014年接受德國雜誌《11FREUNDE》採訪之時說道,「我是長子,我的荷蘭語比父親說得好,所以我成為了他的顧問、買手和經理。談判是我的專長。我的商業技能,都是在披薩店學到的。」

  拉奧拿的商業手段是從小培養出來的

  與顧客交談,培養出了拉奧拿能說會道的本事(據說他能說不少於7種語言)。他專研披薩店的訂單,使得他具備了強大的心算能力。

  前足球記者斯萊傑斯在接受Bleacher Report採訪之時表示:「據我所知,和拉奧拿一起談判的人都覺得他計算速度比用計算器還快。」

  瑞典前鋒伊巴謙莫域曾向斯萊傑斯尋求幫助,希望斯萊傑斯能夠幫助他尋找到一個新的經理人。當時供職於荷蘭足球雜誌《國際足球》的斯萊傑斯為伊巴謙莫域安排了三名潛在經理人進行會面,並陪同當時效力於阿積士的伊巴謙莫域在阿姆斯特丹庫拉酒店的壽司餐廳與拉奧拿見面。

  伊巴謙莫域在2011年出版的自傳《我是茲拉坦》中描述了這次會面,他回憶了自己對拉奧拿邋遢的外表感到震驚,並將他比作「黑道家族中的一員」。

  斯萊傑斯說道:「拉奧拿不是那種穿著華而不實,或者時尚西裝的人。拉奧拿對伊巴謙莫域說,‘你戴的手錶很貴,對吧?’他說,‘是啊,是啊,非常貴。’拉奧拿問了第二問題,‘你進了多少球?’當時大約是2月份的時候,伊巴謙莫域在阿積士的日子過得很艱難,他說,‘我已經進了6球。’拉奧拿說,‘只攻入6球,你卻戴著這樣的表?你配不上這塊表。’」

  10分鐘之後,拉奧拿接了一個電話,然後就離開了餐廳 。伊巴謙莫域對我說:「你可以給另外兩個人打電話,和他們說對不起了。(拉奧拿)他就是我想要的人,這就是我需要的人。」

  伊巴謙莫域自傳出版的兩週內,便有15名球員聯繫了斯萊傑斯,他們都希望能夠認識拉奧拿。在一球員經常被「應聲蟲」包圍的環境下,像拉奧拿這樣直言不諱的人真的很少見。

  「他不會說球員想聽的話。他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我認為這對於球員的職業生涯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他知道如何讓球員醍醐灌頂,如何釋放他們的野心。拉奧拿是為了他的客戶而戰。」

  拉奧拿是一個敢對球員說真話的經理人

  拉奧拿曾是賀拿姆的青訓球員,並且還擔任過青訓教練,隨後他開始涉獵球員經紀,開始參與到足球經紀公司的轉會運作之中。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他先後參與到了拜仁-羅伊、維姆-容克、伯金和馬西亞諾-溫克的轉會交易之中。

  另外一名前足球記者塔科-範登華迪第一次遇見拉奧拿之時,他的職業生涯還處於上升期。他還記得這位操著濃重阿姆斯特丹口音,頗為大膽的年輕荷蘭裔意大利人在荷甲豪門球隊的辦公室內受挫。

  「我想很多人都在猶豫,不知道應該如何對待拉奧拿。」範登華迪告訴Bleacher Report的記者,「我記得他還參加了烏甸尼斯和格拉夫夏普在荷蘭的合作。當時,這其實是不被接受的。為什麼像格拉夫夏普這樣的球隊需要意大利教練和球員?但如果你現在回頭看,我覺得拉奧拿走在了他那個時代的最前沿。」

  在接連受挫之後,拉奧拿在1996年完成了自己經理人生涯的一次重大突破,當時他幫助捷克球星尼維特從布拉格斯巴達轉會去到了拉素。5年之後,尼維特又從拉素轉會去到了祖雲達斯,並在2003年奪得了金球獎。

  成功運作尼維特的轉會,讓拉奧拿的足球經理人生涯步入一個全新的階段,同時這位金髮中場對技術的不懈追求也改變了拉奧拿對於足球的看法。尼維特身體素質過硬,紀律嚴明,他讓拉奧拿明白了頂級球隊的用人標準,也讓他有信心去幫助伊巴謙莫域這樣的球員提高自己的比賽水平。

  「尼維特塑造了拉奧拿關於一名優秀球員的看法,已經他想從他的客戶那裡得到什麼。」西蒙-古柏說道,「他用尼維特的承諾和努力去衡量一名優秀球員,他總能夠發現他們不夠好,然後他會說:‘這就是你應該做的。’」

  尼維特塑造了拉奧拿的頂級球員價值觀

  拉奧拿表示自己相信20歲的迪列治有足夠的能力成為一名類似尼維特那樣的球員,他相信迪列治在工作效率和精神態度方面能夠接近,甚至是超越尼維特。

  拉奧拿身材矮胖,戴著眼鏡,總穿著寬鬆的T恤和牛仔褲(或者是短褲),看起來並沒有什麼迷人的地方。但他總能通過與他的球員(他將其描述為家人)建立起緊密的個人聯繫,並竭盡全力從他們效力過的球隊挖掘新客戶——他因此積累了一個又一個客戶,並且成為了現代足球轉會市場上的巨鱷之一。

  「他的成功有幾個原因。」範登華迪說道,「最重要的是,他工作很努力。儘管他賺了那麼多錢,他仍舊有足夠的動力為他的球員們做到最好。他很聰明,瞭解市場。他的球員賺了很多錢,而這讓其他球員趨之若鶩。」

  「許多經理人在與球隊談判之時都害怕為球員而戰,原因很簡單,他們害怕自己在球隊那裡失寵,將來無法與球隊繼續做生意。但拉奧拿並不在乎,他永遠將自己的球員放在第一位。「

  拉奧拿正是用這種不妥協的態度為他的客戶(以及他自己)賺錢,即使這意味著他們會完成一些複雜而不受歡迎的轉會,也使得拉奧拿走上了一條「與全世界為敵」的道路。

  這就是為什麼拉奧拿成為費格遜和哥迪奧拿等人眼中的死敵。

  這也就是為什麼對於普巴、巴洛迪利和迪列治這樣的球員來說,拉奧拿會是他們最值得信賴的盟友。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