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丨劉家禕:演員是一份神聖又專業的工作
2019年08月31日17:42

原標題:專訪丨劉家禕:演員是一份神聖又專業的工作

曆盡了高三一年的質疑、抑鬱、爭吵與矛盾,電視劇《小歡喜》終於以全員的幸福圓滿劃上句點,贏得收視與口碑的雙豐收。

《小歡喜》林磊兒

有趣的是,當劇集後半因為過於寫實地展現了家家戶戶的難而被吐槽“一點也不歡喜”時,劇中“方一凡”“林磊兒”的兩位小演員因為戲外對 “方圓”“童文潔”惟妙惟肖的模仿而登上了熱搜,觀眾哈哈一笑,也對新生代演員的驚豔表現更加期待。

在接拍《小歡喜》之前,18歲的劉家禕已經出演了近20部影視作品,堪稱“小戲骨”。去年他在《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里飾演的少年賀蘭靜霆溫文爾雅,留下驚鴻一瞥,今年上半年更是攜《獨孤皇后》《聽雪樓》《破冰行動》等幾部風格迥異的劇集頻頻刷臉。不過劉家禕坦言,每個新作品播出時自己內心還是很緊張,會忍不住去網上搜搜自己的名字、看看網友發的彈幕:“我希望大家能喜歡我的角色,對我的表演作出好一點的評價。”

《結愛·千歲大人的初戀》少年賀蘭靜霆

《聽雪樓》少年青嵐

內向呆萌的學霸轉學生林磊兒,是劉家禕一看劇本就特別喜歡的角色。相比《破冰行動》里造型打眼、凶狠有殺氣的林小力,林磊兒這種平凡普通又內心細膩的角色其實演起來更具難度。拍攝前,劉家禕認真地觀察了身邊的同學,為角色設計了不少小細節。說起跟演戲有關的種種他滔滔不絕,比如發現學霸在生活中和學習時是處於不同模式的:“他跟老師說話時語速會比較慢,像是‘老——師——這——題——我——會——’,而一做題他就兩眼放光速度特別快。”

“精準”,是劇組工作人員對劉家禕演技極高的評價,林磊兒趴在地上哭著瘋狂尋找手機、與童文潔在暢言會打開心扉抱頭大哭的場景都給觀眾以極強的情感衝擊力。少年寄人籬下隱隱的自卑與小心翼翼,對已逝的母親深藏於心的溫柔與思念,都通過劉家禕渾然天成的演繹展現。隨著劇情的推進,觀眾對他細節豐富又自然流暢的表演讚賞有加,認為他是00後新生代里相當未來可期的一個。

《小歡喜》林磊兒、方一凡

不過,如果觀眾覺得劉家禕本人也是林磊兒這般內斂的性格,那就錯了。生活中的他頗為活潑外向,凡磊表兄弟可謂劇組的開心果。兩人試鏡時就被分到一塊,合作一個很生活化的場景,“我倆一起寫作業,我早就寫完了就盯著他寫,說‘都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沒做完?怎麼還在這頁?”戲里戲外兩人的感情也是極好,總有說不完的話,“他們(劇組工作人員)都說我們倆挺煩人的”。當記者調侃“你跟周奇誰的話更多?”劉家禕急吼吼地表示“我話更多!”可愛的樣子頓時逗笑了眾人。

採訪當天,劉家禕“把頭髮梳成大人模樣,穿上一身帥氣西裝”,乍一看褪去了不少高中生的青澀稚嫩感。不過聊到興起,劉家禕就有點繃不住沉穩範兒了,流露出對一切都很好奇的少年心性。他興奮地告訴記者,自己平時看到汽車、跑車時眼睛會放光,所以看到劇中飾演季楊楊的郭子凡有很多在賽車場的戲份,內心別提有多羨慕,“我覺得那個角色很過癮!”

“可是郭子凡告訴我,他覺得賽車里的機油味道太難聞了,拍完他就完全不想當賽車手了。”記者打趣道。

“啊”少年瞬間傻了眼,面露“居然會這樣”與“賽車什麼的好喜歡”的糾結,眾人又被逗笑了。

劉家禕

【對話】

澎湃新聞:林磊兒是怎樣一個角色?他跟你本人有相似之處嗎?

劉家禕:我覺得他是很單純很乾淨的一個男孩,然後也挺呆萌可愛。劇中他是高三生,而我是準高三,還是有點相似的,拍這個戲的時候我算是提前體驗了一下高三的生活。

澎湃新聞:扮演他對你來說有難度嗎?體現在哪兒?

劉家禕:有,因為我其實不是學霸,而他可是學神,考730多分呢(笑),所以他的一些眼神、肢體上的細節,都是我需要從學霸的角度來揣摩設計的,比如說他會無意識地推眼鏡、咬嘴唇,這些會讓人感覺學霸在生活上不是那麼自然的小處理。再比如這個角色他是有兩種狀態,一個是生活中很呆萌,一個是做題時就會進入學霸模式,腦袋飛速運轉眼睛放光的那種感覺。

劉家禕哭戲了得

澎湃新聞:在劇中你有不少哭戲,拍攝這種考驗內心戲、戲劇張力的地方,會怎麼準備?

劉家禕:我覺得在拍這些情節之前,你肯定要先進入角色,那麼作出表演時這些都是真情流露。劇中有一場戲是林磊兒的手機被砸壞了,裡面有他去世的媽媽留給他的語音,他趴在地上哭著找手機。這是我演得情感波動很激烈的一場哭戲,拍完之後我久久不能平靜,還有一場是在暢言會時我和小姨童文潔說真心話,我拍完也覺得很難出戲。

《小歡喜》方家一家人

澎湃新聞:在這部劇中你跟黃磊、海清等前輩相有很多對手戲,有哪些收穫嗎?

劉家禕:像是黃磊老師、海清老師都是細節控,他們在拍戲時設計的細節很多都是我想不到的,有種名師線下親自授課的感覺。看完他們的表演我不得不佩服,他們的表演真的很精緻,而我們的還是比較粗糙。另外我覺得拍《小歡喜》的收穫也不只是在專業上的,在做人上我也感覺學到了很多,老師們為人都很低調謙和,對我們也特別好,真的把我們當自己的孩子一樣。

我們在戲外會比較歡樂一點,我叫海清老師時就直接叫她小姨。我記得和她拍完暢言會抱頭哭那場戲後,她對我說“磊磊你太棒了!”能得到老師們的誇獎和鼓勵,我特別開心。

澎湃新聞:你的很多角色都離你的生活還挺遠的,這份自如的消化不同角色、不同情緒的能力從何而來?

劉家禕:主要是通過積累,我平時還挺喜歡觀察身邊的人,看各種各樣的人有哪些不同的轉態,然後再融合到自己。我覺得拍戲的前妻工作做好了,進入角色就不會太難,不會演得很跳脫。

比如《小歡喜》,我把劇本看完之後,知道磊兒是從農村來的一超級學霸,我就觀察了一下我們班同學。有一個同學平時語速比較慢,但是他一做題的時候就不一樣了,速度特別快,下筆如有神。於是我就借鑒了對我同學的觀察,讓林磊兒在學習時和生活中的狀態區分開來。

《破冰行動》林小力

而在《破冰行動》里我演的是一個壞孩子林小力,從造型上就顯得很社會。有一場戲時我要帶著小弟去要錢,我在網上看了很多視頻,同樣也借鑒了很多老師的表演,腦海裡面才有了我要怎麼演的概念。其實《破冰行動》最後呈現的林小力的戲份不是很多,但我很喜歡這個戲和這個角色,有種冥冥之中要跟他相遇的感覺。

澎湃新聞:你入行拍戲的契機是什麼?

劉家禕:很機緣巧合,我的第一場戲就是哭戲。在我八九歲時,有部戲剛好缺一個八九歲的小朋友,我就很偶然地被拽過去了。執行導演跟我說“要哭,你行嗎?”我說“那我試試”。他就跟我講了下這個角色要跟自己最好的朋友分開了,要哭出什麼樣的效果,剛一轉頭在跟攝像說要準備眼藥水,我的眼淚就留下來了,攝像趕緊抓拍下了這個鏡頭。其實我沒覺得自己有很多天賦,只是在別人跟我講了戲之後,我能感受到他說的那些情緒,大概因為我是個比較感性的人吧。

澎湃新聞: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上了表演?

劉家禕:應該是拍《軍師聯盟》,雖然是小角色,但也是真正的獨立角色了。當我在片場跟老師們一塊走戲的時候,圍讀劇本、推敲細節的時候,我會覺得當演員沒那麼簡單,這個一份神聖又專業的工作。

《軍師聯盟》司馬倫

澎湃新聞:對於當演員這樣一條在大多數家長眼中不太正統的路,家人有阻攔嗎?

劉家禕:沒有,我爸媽都很支持我,但是他們會要求我以學業為重,之前拍戲可以當成業餘愛好,當然也我覺得我首先是學生,後來才是演員。包括現在挑劇本時,他們也會幫著一起看,一起討論。

澎湃新聞:你的父母平時對你嚴格嗎?

劉家禕:其實我媽還挺像劇里我的小姨童文潔的,有的時候也會對我很嚴格。我覺得現在很多家庭的父母和孩子溝通都比較少,拍完《小歡喜》後我也能更多地理解父母,願意和他們多溝通了。

澎湃新聞:目前有什麼類型還是你沒有嚐試過的,你很未來想要去挑戰的?

劉家禕:都會想要去接觸和嚐試。我現在正在拍的,就是一直都很想挑戰的溫情的喜劇片,接下來還想挑戰警匪片和懸疑片。之前我都是被挑選的,現在來接觸我的作品也變多了,遇到我喜歡的劇本和角色我也會努力去爭取。

澎湃新聞:沒有劇本的話,你覺得自己能夠在警匪片懸疑片里活多久呢?

劉家禕:如果是林磊兒的智商,那應該能活到大結局。如果是我自己,那還得看其他人是不是豬隊友,能不能carry我(笑)。

《小歡喜》少年團

澎湃新聞:劇組有佔據你生活的大多數時間嗎?你的校園生活會比較缺失嗎?

劉家禕:嗯,我待在學校的時間肯定是比同齡人少,但是我和老師同學們關係也都特別好。我每次回到班級大家都特別開心,就會跟我說“你回來了?這次又拍什麼戲了?跟我們講講遇見哪個明星了?”,他們會挺好奇的。其實劇組也挺像一個學校,像這次拍《小歡喜》時有很多同齡的朋友,彼此能交流學習到很多。

澎湃新聞:你知道之前很多觀眾是通過“少年某某”認識你的?

劉家禕:其實少年某某,他也是某一個階段的獨立角色,每個年齡段都有他存在的合理和獨立性。比如我們現在拍的是17、18歲時的林磊兒,如果以後要拍一個電視劇,講這幫孩子長大之後進入社會了,他可能就不是我現在演的年齡的感覺了。我覺得能把我作為演員的每個階段都記錄下來,這挺好的。而且每個階段我對戲的理解會不一樣的,我現在再回頭去看之前的戲,覺得有什麼不足之處,我都會記下來。包括現在受到年齡的限製,在感情戲這塊都是點到為止,未來我也希望能在這方面有一些深入的體驗和演繹。

澎湃新聞:拍現代戲、民國戲、古裝戲,會有哪些不同的體驗?

劉家禕:拍古裝戲挑戰挺大的,年代離現在太遠了,需要對曆史有一定的認識,有時還會需要禮儀老師。

澎湃新聞:今年你的戲連著上了好幾部,感覺自己有變更紅了一點嗎?

劉家禕:我覺得還好,並沒有特別誇張。你看我現在出門都不同戴口罩,走在路上大家也不會突然認出我的。

澎湃新聞:這次你也算提前體驗了高考,那麼你對自己的高考是有怎樣的想法?會選擇藝考還是其他的形式?

劉家禕:的確馬上要高三了,我會減少拍戲,回歸校園,全力以赴。高考可以說是人生的轉折點、新的起點,未來什麼路我覺得都可以試試看,不要辜負自己的努力就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